首页大医凌然 第188章 费用

第188章 费用

作品:《大医凌然

    坐在高铁商务座上,王海洋轻松的舒展着腰,很肆意的模样。

    医生开飞刀,虽说是路途奔波,但由于是对方承担费用,且是商务座或公务舱向上,旅途劳顿并不突出。

    相反,能够像是一名成功人士那样,坐在售价三倍于二等座的商务舱内,对于月入万元的主任级医生们来说,是难得的心灵慰藉。

    应该说,整个飞刀的过程,都是一次难得的心灵慰藉。

    “咱们在医院里做一场手术,主刀拿四五百,但这并不是说,咱们的头脑、技能和经验,就值四五百块。”王海洋身在院外,整个人都要比在医院里放松,加上车厢内只有两人,说话也稍稍大声一些,道:“你比如说是陆军总院吧,他们搞的是1:3,手术费分到科室的就只有咱们的一半,主刀一场下来就拿200多块,咱们也不能说人家的主任医生,做一场手术就值200多块,对吧。”

    凌然点头。

    “飞刀啊……飞刀才是医生的实价。为什么有的人飞刀一次能拿五万十万的,有的拿一万两万,有的就拿五千八千的……”王海洋身为一次飞刀1万元的“飞刀中产阶级”,稍稍有些得意,忍不住吹嘘着道:“医生的价值啊,咱们说是不能量化,但其实啊,飞刀的价格,就是外界对你的评价。”

    凌然乖乖的听着,没有动静。

    王海洋续道:“有的医生,说个你熟悉的,省立的齐,你记得吧?”

    “齐振海?”

    “对。”王海洋呵呵的笑两声,道:“他烧伤的权威嘛,论文也发了不少,天天装着特牛的样子,但你知道他开飞刀的价格是多少吗?”

    “烧伤科也可以飞刀?”

    “他搞植皮的。”王海洋说了一句,又道:“齐振海对外的报价是一万五,然后友情价6000块,哈哈哈哈……”

    凌然莫名其妙的看向王海洋,完全不知道他的笑点在哪里。

    王海洋笑了一阵,也看出来了,不觉有些郁闷。

    这时候,王海洋突然有点怀念会捧哏的助手了。

    其实一般的医生都会捧哏,不会捧哏的医生在手术室里是没法混的,主刀医生一边割着肉体一边讲笑话,结果做一助的医生连捧哏都跟不上,这样的一助要来做什么?

    一名医生,从实习到规培,从二助到一助,住在手术室里的时间就是在听相声和学捧哏的时间,等捧哏学好了,差不多也就到了做主刀做逗哏的阶段了。

    然而,凌然并没有经过这一茬。

    沉默寡言的性格都没有转过来,他就有资格做主刀了。

    王海洋看着凌然,不由失笑:“我的意思啊,齐振海每次飞刀收的都是友情价,他又不是江湖人,所以,他的飞刀价格就是6000块,一万五是吹出来的。”

    凌然点点头。

    “飞刀能过一万的医生可不多。”王海洋停顿了一下,笑道:“其实能出来飞刀的医生就很少了,你想啊,咱们出来的旅费是对方医院掏的,你要是没点拿得出手的东西,人家凭什么给你开销这个?另外,对方医院还要给配助手,安排护士,做好所有的术前检查,术后诊疗……在咱们显微外科,做飞刀的要求就更高了。”

    凌然对此是有兴趣的,于是配合的问:“为什么?”

    “要说这个,我得先说一句,开飞刀呢,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王海洋就像是一名医生说手术风险似的,道:“做飞刀最大的风险,就是手术失败,病人再闹起来,就可以说咱们是非法行医,闹到后面,咱们是有理也变成没理了。然后呢,断指再植的成功率放在那里,免不了会有失败的,这时候怎么办?”

    “做好术前评估?”凌然尽可能的思考。

    王海洋笑出了声:“术前评估要是有用,就不用谈成功率了,不过,术前评估是要做的,咱们这个专业,更是要做。像是你之前遇到的吸烟的病人,但凡是有吸烟史的病人,一定不能飞刀。”

    “哦。”

    “所以最关键的还是对方的医院的医生要熟悉,得有担当。”王海洋淡淡一笑,道:“做熟不做生,说穿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范围基本涵盖亲戚朋友,超过圈子的,一概不做。”

    “对方医院的医生的亲戚朋友?那没有多少人吧。”凌然有些愕然,断指再植基本都是意外,可不一定会在本地手术的。

    王海洋叹口气:“所以咱们手外出去飞刀的机会也不多。等你以后认识的医生多了就知道了,医生认识的多了,飞刀的机会也就多了……”

    对于50多岁的王海洋来说,省内有点水平的医院,他都有认识的医生。局限于手外科的话更不用说,早些年手外科刚兴盛的时候,圈内人加起来都没有多少,王海洋说是全认识都不为过。

    从王海洋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他能做飞刀的门槛了。

    面对年轻的凌然,王海洋主任医师不其然间,却是想要建立一点点心理优势。

    凌然对此毫无所觉。

    他既不在乎飞刀的收入,也不在乎飞刀的风险。

    5000块的收入对普通医生来说是很不少,但对银行卡里有超过10万元花不出去的凌然来说,没有丁点的吸引力。

    飞刀的风险也只是概率性的,中国的天空中,每时每刻都有成百上千的医生在飞来飞去的做飞刀。有资格做飞刀的医生都是各个医院的骨干,很多人跳槽都要给医院赔上百万元。如果有哪个医院以飞刀的名义将人开除,就和自己烧钱差不多。

    王海洋主任亦是同样的想法。

    云医给他开着开着万元薪水,万元奖金,再加上其他收入,每个月勉强能到四五万的程度,少是不少的,但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上,王海洋都不愿意放弃每场万元的飞刀手术。

    更进一步的讲,制定医院政策的就是他们这些高阶医生。别说云华,昌西省内都没听说过一个因为飞刀而被惩处的高级医生。

    王海洋有时候甚至想,就算是被吊销了执照的,也可以两年后再考,甚至说,干脆就进入各种医生集团做其他事也好。

    距离退休没几年的王海洋,现在更加珍惜有人邀请的商务座的机会。

    ……

    益源县医院。

    骨二科的主任孔向明认真的准备好了手术室,特别检查了新买来的显微外科仪器,又给小医生们重新叮嘱了手术时间,才去见了病人家属,重新确认了费用等问题。

    请王海洋主任医师到益源县来的车马费,是骨二科的账目里支出的,但王海洋的“专家费”是需要病人开支的。

    从医生的角度来看,这是很划算的费用。病人不用舟车劳顿的前往几个小时外的云华医院就诊,还不用担心落入某个不知名的主治手里,而是指明得到了昌西省内都排得上号的手外科主任医师王海洋的治疗。除此以外,病人在益源县住院的四五十天时间,也能省去家属大笔的住宿开支。

    事实上,现在的医疗行业的行内人,若有家属确实生了大病,第一选择就是请知名医师来做飞刀。寻找飞刀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同行的介绍,另一种就是查书。找一本相关疾病的教科书,照着编审的名字找过去,每一个都是大牛,随便一张门诊黄牛票都要几百上千元,但飞刀的费用通常都不超过五万元,大部分还达不到这个数字。

    不过,行内人的观点往往不能代表大众观点。

    所以,孔向明才会几次向病人家属确认费用问题。他见过太多病急乱投医的患者了,生病的时候着急,病好了以后肉疼,就容易酿出事端来。

    一旦发现这样的问题,孔向明是宁可停止飞刀,将病人转院,也不愿意得罪特意请来的专家的。

    孔向明今年以来积极的邀请专家,其实也是因为他想开展显微外科手术,尤其是断指再植手术。

    而在益源县骨二科,孔向明本人已经52岁了,有点水平的主治和副主任都是三十多岁四十岁往上了。这个年纪再去云医手外科之类的地方进修,且不说寒碜与否,也不是很适应伏低做小的生活了。

    取真经不如请真经下乡。

    这是各级医院最近些年的经验了。

    骨二科上下也非常认同孔向明的做法,今天全都不排手术,就等着专家到位。

    也就是护士小姐姐们稍微懒散一些,直到……

    她们看到凌然下车:

    “这是云医的专家?”

    “是跟着专家的小医生吧。”

    “不可能吧,医生天天熬夜的,脸还能这么光?”

    “以前听人说云医多帅多帅我不信,现在我知道了,云医是真的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