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88章 飞刀

第188章 飞刀

作品:《大医凌然

    王壮勇不能在处置室里呆了,抢救室自然更没有他的份。

    凌然于是带着王壮勇每日里奔行病房。

    因为来的次数远远超过了此前,竟然还得到了两名“顽固”的病人给予了“衷心感谢”。

    “我不会以后只能查房了吧。”王壮勇又是无奈又是担心,道:“这样实在是缺乏医院的气氛啊。”

    “你想要什么气氛?”凌然反问王壮勇。

    王壮勇不知该如何作答,继续自怨自艾的道:“你要说擦破了皮的伤口,我从小都见过的,怎么一看到肌肉和肌腱,我就不行了?”

    凌然纠正道:“你是看到活人的肌肉和肌腱才吐的吧。是因为会动?”

    王壮勇浑身一个激灵,似是想到了什么画面,连连摇头:“你别说,说着我都恶心了。”

    “要么你专练缝合,以后找个医美科之类的,缝缝美容针什么的?”凌然想着自己大师级的对接缝合,指导王壮勇练习一段时间的话,应该也是能有不错的成果的。

    对于刚毕业的医学生来说,缝合是最容易体现能力的技能了,他本人也是这样过来的。

    “我也有练。”王壮勇动动嘴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现在没什么缝皮的机会了。”

    他在处置室里的练习,算是彻底惹火了护士们,而在医院,一名小医生惹火了一群护士的话,日子是相当难过的。

    凌然又想了想,问:“推拿呢?你想学推拿吗?”

    “不学。”王壮勇毫不迟疑的摇头。

    “那就没办法了。”凌然掌握的术式是在各种技能的基础之上的,并不是教人一个tang法的顺序,就可以让人顺顺利利的操作下去了。

    王壮勇不由的叹口气:“我也知道,外科医生看不得肌肉肌腱的,确实不像话。实在不行,我就转做内科吧。”

    “做内科也好。”

    “可惜了急诊科的轮转机会了,我看你在急诊科混的还挺开的……”王壮勇说着笑了起来,过去几天,他除了在处置室里练吐水,就是跟着凌然查房了,并没有再见到凌然主刀手术。即使如此,他对于凌然能被称作凌医生,他已是深表佩服了。

    “急诊科里也不是都是血呼啦扎的,处置室你进不去的话……”凌然思忖片刻,道:“这样吧,我介绍一位余医生给你。”

    王壮勇再次涌起希望,问:“做哪方面的?”

    “她的主项目还是急诊外科方面的,单就特长来说,余医生比较擅长写论文。”凌然停顿了一下,又道:“其他方面也有涉猎吧,你跟她一段时间,总比什么都学不到好。”

    王壮勇赞同的点头:“学什么都好,总比什么都学不到好。”

    ……

    凌然将王壮勇交给余媛,说明一二,就自去忙了。

    急诊科新装修出了一间4人的病房,一口气推进去了七张床,算是腾出了一些病房的余量。

    凌然没舍得一次性做完,每天都精挑细选着,只要多指离断的病人。

    毕竟,单指离断的病人要用一张床,十指离断的病人也只要用一张床,而它们在手术室里呆的时间就差远了。

    当然,凌然至今都没有机会碰到一名十指离断的病人。在断指再植领域,十指离断是很稀罕的,每次出现,至少都能发表一篇病例论文。

    任何一所专业的手外科医院,若是遇到十指离断的病人,都会倾尽全力的将其抢过来,然后调集精兵强将来刷一波的。

    从外科学的角度上来说,十指离断的治疗和恢复,也都是不同于九指,八指的,那是要高至少一个水平线的。

    但是,就算是霍从军,也没有办法无中生有的找到这样稀罕的类型。

    凌然的日常手术,也就只能做三望四而已。

    只有在实在遇不到多指的日子里,凌然才会选择两指来做。

    就算是这样,七张病床也没坚持到一个星期。好在终于有病人开始出院了,才让凌然没有再次断档。

    当然,这是从凌然的角度来看。

    在手外科众人的眼里,凌然平均每日一个多指再植,可谓是恐怖。云医上下,每天做一个单指的医生是不少见的,但特意寻着三指四指日日去做的就没有了。

    如此几日,手外科的王海洋主任医师,就在复健室里堵住了凌然。

    王海洋是与凌然配合过的,也是注意凌然许久了,开口就用调侃的语气道:“你们急诊的留观室,都快被你用光了吧。”

    凌然一听,惊喜的问:“霍主任又找你做交易了?”

    “美的他。”王海洋呸呸两声,道:“我是有个提议,看你有没有兴趣。”

    “哦?”

    王海洋神秘的笑笑,拉着凌然的胳膊,走到僻静一点的角落,道:“你知道开飞刀是什么意思吧。”

    “坐飞机去别的医院做手术?”

    “差不多。”王海洋点点头,开门见山的问:“你想不想做?”

    凌然有些迟疑的看向王海洋。

    能做飞刀的,都得是业界大拿了,最起码,得是一个地区的大佬。

    所谓大拿或大佬,不光光是要有技术,而且是要有一定的声望的。

    凌然的技术必然是足够的,但声望却谈不上。

    从根子上说,医院花钱请飞刀,只有两个理由,要么是医院自己想要学技术,要么是病人的情况太复杂,医院或病人请外援。

    不管是哪个理由,都不能说是单纯的技术。若是前者,医院需要飞刀的医生有一定的名气,这样才有学习的动力,或者建立长期关系的必要。若是后者,病人也需要看到“某某主任”或“某某委员”的头衔,才能放心的将自己交给对方。

    作为一个全国性的竞争市场,凌然在昌西省内都只能说是崭露头角,要与北上广的大佬们比较,是没有丝毫优势的。

    王海洋看出了凌然的顾忌,反而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不怕事情难做,就怕配合的医生不懂事。

    见凌然知道深浅,王海洋反而放心下来,道:“对方其实是来请我的,我考虑着,带你一起过去。手术也不复杂,两指离断,飞刀的费用是1万块,票已经买好了,咱们一人一半,如何?”

    凌然问:“既然手术不复杂,为什么要请人?”

    “对方刚送到益源县医院,开车过来要5个小时,咱们坐高铁去,不到两小时。”

    “5个小时也赶得过来……”凌然自己就有见过益源县的病人。

    王海洋呵呵一笑:“对方有钱,又认识人。咱们现在过去,路上看资料,到了就做手术,晚饭前后就回云医了,一人5000块不是也挺好的?”

    在地级市里,飞刀的价码通常在五千到万五间浮动,少数有开到两万的,都是颅脑或心外之类的复杂手术,往往需要的不止一名主刀医生。

    当然,如果请北上广的医生来飞刀,价格就要美丽的多了。往返的机票和住宿成本也要更高一些。

    “怎么样?咱们飞刀去做手术,病人也轻松,可以在本地医院修养,你也不用担心病床不够了……”王海洋催促着凌然。

    不知道是哪句话打动了凌然,就见凌然点点头:“好吧,我下午也没有手术,不过,我现在是没有执业医师证的……”

    “放心吧,我也没有。”王海洋咧嘴笑笑。按照规定,非多点执业的执业医师证,离开了就职的医院就等于没有了。

    可以说,全国每天都有成百上千名的高端医生在非法行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