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87章 我要做手术

第187章 我要做手术

作品:《大医凌然

    王壮勇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搞卫生的机会。

    而且是垄断性的。

    就算是再想证明自己的实习生,也不想通过收集其他实习生的呕吐物,来达到成就。

    好在医院里常有呕吐物,一应器械俱全,还有消毒抹布这样的高级装备,帮助王壮勇将小隔间清洗的干干净净。

    “你是晕血吗?”吕文斌逮住机会问王壮勇:“你如果晕血的话,外科是做不了的。”

    “我不晕血,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就见过许多了。”王壮勇连连摇头,怎么能不做外科呢,外科最帅了好吧。

    吕文斌琢磨着:“那你是怎么个感觉?”

    “我就是觉得恶心。我血见不少了,我刚进医院就在检验科,还帮忙抽血了,一点感觉都没有。”王壮勇有些说不清楚。学校解剖课他上的很开心来着,当年偷骨头的时候,他也是参与过的,没想到新鲜的人类组织看起来那般的……令人不适。

    吕文斌宽慰道:“说不定是偶然事件,昨天没休息好之类的。休息一下,明天再来试试。”吕文斌继续劝慰着王壮勇。

    “好……”王壮勇迟疑了几秒钟,又向四周看看,问:“凌然今天来上班了吗?他在急诊科里已经开始做手术了吧。”

    “是。他有做手术了。”吕文斌觉得自己说的太虚弱了,于是道:“做了还不少。”

    “我看到了,上了报纸。”王壮勇接着有些兴奋了,问:“凌然现在是跟着主任做手术吗?”

    吕文斌含混了两句没有多说。

    大厅里不光有医护人员,还有不知所属的病人和病人家属。在此与王壮勇谈论凌然,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到实习之类的词语,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王壮勇也安静了下来。

    他今天至少是见到了清创缝合,不能说是非常满足,也稍稍有些开心了。

    除此以外,就是心有余悸了。

    王壮勇一边在处置室里打杂,一边思考着,直到他看见凌然从手术区走出来。

    “你小子……”王壮勇气势汹汹的冲上去,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轻轻的撞了一下凌然的肩头:“我四处找你都找不到,电话也打不通。”

    “做了台手术。”凌然带着马砚麟做了两台tang法,算是暖手级的操作。

    王壮勇登时羡慕的不要不要的:“你现在真的能做手术了,可怜我轮转了两个科室,别说做手术了,进手术看看都得靠蹭。”

    他原本是想要说一下自己清创的经历的,再看看周围的人,却是给忍住了。

    凌然面带笑容:“我之前还想你们什么时候轮转到急诊科,对了,陈万豪最近也回家住了?”

    “他妈给他在医院跟前买了房嘛,自然是搬过去了。”王壮勇一说又羡慕的不得了,道:“我要是能在云华买得起房了,我也无所谓做不做手术了。”

    凌然笑起:“那你现在要不要做手术?”

    “我倒是想做。”王壮勇撇撇嘴。

    “马医生,今天是不是还有tang法的病人?问他们要一个回来。”凌然回头就说了一句。

    他今天总共就安排了两台tang法,对于其他转诊的病人就送去了手外科,此时要一个回来也就是打打电话的事。云医手外科的病人多的要命,很少发生争抢的情况。

    马砚麟愣了片刻,才意识到“马医生”说的是自己,他连忙回应道:“我现在就去问。”

    凌然再转头问王壮勇:“你要不要吃点东西?还是现在就进手术室。”

    王壮勇毫不犹豫的道:“现在能进,当然是现在去。”

    说完,王壮勇取出一张湿巾来,细细的抹了嘴角。

    凌然稍等了几分钟,待马砚麟回来,就带着王壮勇重返手术室。

    凌然是常年在手术室里进进出出的。

    守着手术室的护士大姐姐视若无睹,给了他一套合身的洗手服,就让凌然自己去里面换衣服了,再问了王壮勇的号码,给了他一套稍小些的。

    王壮勇那叫一个激动。

    他刚到急诊科的愿望,也不过就是亲手做一次清创缝合,再看一两例内科什么的就满足了。

    救死扶伤这种事,医学生到医院两个月以后就知道,根本轮不到自己。

    最典型的心肺复苏,到了急诊室以后,普通小医生都只能听指挥上阵,实习生和规培生都很难得到机会的。

    进手术室更是一个突破。

    正常的一个大学班级,三四十号学生,到实习结束的时候,能有机会进手术室的寥寥无几。

    王壮勇贪婪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他其实来过手术室不止一次,但多是观看手术,或者就是来手术室给帮忙干活。

    以医生的身份进入手术室,还是第一次。

    “你来拉钩。”凌然迅速的分配好了任务。

    拉钩是将皮肤、肌肉组织等等拉开,以尽可能的暴露多一点的视野。

    除了需要一把力气之外,拉钩并不需要多少智商或技术,别犯傻就可以了。

    而在tang法缝合的过程中,手部的皮肤钩甚至连力气都不需要多少。

    王壮勇管不了那么多了,能拉钩也是上了手术台了。

    他振奋的点点头,就要站到助手的位置上去。

    马砚麟默默的看着他,道:“主刀说话,你得说话回答,点头算什么?主刀是看你呢,还是看操作面?”

    “哦,是。”王壮勇的机灵稍微回来了一点,再回到二助的位置上,就冲着凌然傻笑。

    “别干扰主刀。”马砚麟又是一句。

    王壮勇又赶紧应是。

    “麻翻了我就开始了。”凌然看了眼监视器,确信指标正常,又多问了负责麻醉的苏嘉福一句。

    苏嘉福的一只腿搭在多余的圆凳上摇啊摇的,道:“麻翻了,没问题了。”

    凌然一刀就划了下去。

    王壮勇赶紧要了皮肤钩,兰花指拿了两秒钟,再赶紧换回正确的抓法。

    马砚麟指导着王壮勇放入正确的位置,再拉开肌肉皮肤等组织,以暴露出下方的肌腱。

    当白生生的肌腱暴露在王壮勇的面前的时候,他的喉头竟是忍不住的耸动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马砚麟……一把推开了王壮勇。

    呕!

    王壮勇吐的栖栖遑遑,半条命都要去掉的样子。

    “我们继续,喊人来清理一下。”凌然只看了一眼,就继续干活了。

    巡回护士呆了呆,登时暴怒起来:“你是疯了吧?晕血你自己不知道吗?你是来找骂的吗?”

    手术室内诸人神色如常,不挨骂的医生只有长的帅才有可能。有背景有关系的医二代官二代在手术室里犯浑也是一样要被护士骂的,最多也就是骂的轻一点,少骂两句罢了。

    王壮勇竭尽所能的抬起头,眼泪与鼻涕齐飞,艰难的道:“我不晕血……”

    “我管你晕什么,抱着垃圾桶给我滚出去,快点,动作麻利点,吐软了吗?”巡回护士追着王壮勇出去,再喊了人过来帮忙清理。

    凌然和马砚麟继续做着手术,陪同的器械护士王佳饶有兴趣的探讨道:“好奇怪哦,真的不是晕血吗?”

    “晕血应该是晕倒了,他这个就是单纯的恶心吧。”马砚麟的判断倒是很有逻辑性。

    王佳点点头:“一般来说,医生看多了就不会晕了吧。”

    “有可能。”马砚麟回答的很随意,就像是主任们不在乎住院医和规培医的去留一样,医院编制内的小医生们,对于实习生的来来往往也早都习惯了。

    倒是抱着桶在门口吐的头皮发麻的王壮勇听进去了,默默决定,要像攻克大体老师那样,攻克手术室。

    三天后。

    抱着垃圾桶的王壮勇,被从急诊科处置室里永远的驱逐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