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85章 轮转

第185章 轮转

作品:《大医凌然

    接连几日,凌然都没有再做手术。

    显微外科手术确实是一项很耗费心力的手术,即使有精力药剂,也只是填补了凌然体力和精神上的损耗,对于专注力等方面的消耗,是无从补充的。

    一待休息下来,凌然也是不免疲惫。

    吕文斌等人自然是高兴透了,连忙将前些天欠下来的病历等等尽可能的补全,再加加班,也能有时间写点论文之类的。

    凌然也将自己的《tang法缝合的关键点——368例tang法手术探索》发给了《中华手外科杂志》,这次是拜托了王海洋教授给予关注,想必能够尽快得到消息。

    《颈椎推拿的关键点——450例理筋理筋整骨推拿探索》则被凌然送去了核心的《按摩与康复医学杂志》,论影响力是大大逊色于中华牌的手外科,未来会否有引用都很难说,令人略显失望。

    而在此之外,苏嘉福的论文也在余媛的帮助下发表了出去,第一作者是苏嘉福和凌然,第二作者是余媛。

    凌然可以说是因为重心稍稍有些偏移了,干脆就在急诊科的处置室和抢救室里呆了一段时间,跟着周医生做了几次抢救,大部分成功,不免遇到失败。

    对凌然来说,抢救的技能都不需要系统给予技能了,至少基本的抢救技能是不难的,像是插插喉管什么的,做过两次以后,就相对熟练了。

    最重要的是,急诊室的技术并不像是手术室里的那般求全责备。在救命的过程中,许多人都不能保证技能是准确精密的,至于普通的小伤,就更加轻松了。

    凌然如今有了大量的手术操作的经验,面对外科急诊,不能说是游刃有余,错漏可以说是极少的。内科的病症偶尔撞到他的手里,凌然也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吃药打针送回去,或者……叫人来。

    凌然就在如此轻松的气氛中,迎来了新一期的实习生科室轮转。

    当天早上,一排12名实习生,就来到了急诊科的大厅内,并在不温柔的护士小姐姐的安排下,工作了起来。

    等不用轮转的凌然来上班的时候,新来的实习生已经有人开始打扫卫生了。

    其中最积极的,莫过于王壮勇了。

    不像是刚刚开始实习时的学生,已经轮转了两个科室的王壮勇,现在有些明白医院的生存之道了。

    作为最底层的生产资料,王壮勇渐渐知道了埋头苦干的重要性。

    当然,知道归知道,怎么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王壮勇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技术,与大部分实习生一样,只是读书读了4年的医学生,他知道的,科室的年轻医生都知道,高级医生知道的更详细,牛人可能是参与了教材的编写。

    这种情况下,王壮勇为了表现自己埋头苦干的性格,就只好采用了最庸俗的套路:搞卫生。

    在检验科,王壮勇还不太懂得这个道理,只看着有两位同学格外勤劳,早出晚归又受到医生们的青睐,额外学了不少的东西。

    到了轮转的第二间神经内科以后,王壮勇就发现有4名同学开始早出晚归的干活了——病房的卫生是有护工们来做的,办公室的地板等等,也都是有专人来打扫。同学们能够触及的环境,主要就是医生们的休息室,以及桌面、资料室和会议室等等。

    地方小,任务少,想做的人又多,自然就会引起竞争。

    王壮勇在神经内科每天都要尽可能的早起,以得到更多一点的打扫机会。

    然而,少少的工作由多多的人来分,再没有人能重复第一波实习时的好运了。

    进入急诊科以后,王壮勇的态度更加积极。

    虽然本轮总计有6名同学加入到了卫生保卫战中来,但急诊科的面积大,规模大,王壮勇自觉还是有些机会的。

    “实习生吗?”一名医生看中了努力干活的王壮勇。

    王壮勇熟悉这种语气。

    在他的感觉里,实习生们就像是在劳务市场上做短工的打工者,医生护士就像是包工头。做短工的要卖弄力气露出肌肉来证明自己,争取得到包工头的点名。

    所不同的是,医院里的包工头剥削短工都是不给钱的,最多只管一顿饭。

    “我是实习生。”王壮勇依旧是积极的回答。

    “来给我帮个忙。”医生抓到了壮丁,转身就走。

    王壮勇连忙跟上。

    “把白大褂穿好,跟我查个房,再做别的。”医生停顿了一下,道:“我叫吕文斌,你叫我吕医生就行了。”

    “好的,吕医生。”王壮勇一对一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婉转。

    吕文斌挑眉皱了皱,没有吭声。

    将近30号人的查房,花费了大半个钟头。吕文斌对大部分熟悉的病号只是问上一句两句,重点病号才会得到体格检查之类的待遇。

    塞满了病房的患者大都住院一两周以上了,病情基本稳固,若是别的科室,保不齐都要开始赶人了。但在断指再植的项目上,两周时间只能说是脱离了危险,距离病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壮勇倒是挺高兴的。

    对于实习生来说,能跟着查房就很不错了,毕竟是真实的见到了病人,总比课堂上的理论有意思的多。

    吕文斌看着新来的实习生吃了饵料还很开心,自己亦是开心一笑,道:“走,查房就到这里了,跟我去洗点东西。”

    说着,他就将王壮勇带到了一间房内,指着桌面上的一盆猪蹄道:“你把他们都给洗一遍,毛给拔了,另外还有半盆鸡爪,你洗了以后给剪个指甲。”

    王壮勇看着这份扑面而来的厨房食材,不解的问:“猪蹄是做什么用的。”

    “猪蹄能是做什么用的?”吕文斌没好气的笑一笑。

    “实验材料?”王壮勇尝试的问了一句。

    吕文斌眼前一亮,含混的“恩”了一声。

    “不过,鸡爪又是做什么的?”王壮勇再次挠头。

    “等你再呆一段时间就知道了。对了,猪蹄可以用显微镜拔毛。”吕文斌不忍心欺骗傻孩子,胡诌了两句,再布置了一个艰难的任务,就借故离开。

    等了三个多小时,吕文斌再回来,就见最主要的猪蹄都清洗干净了,不由心情大好,连声称赞王壮勇。

    王壮勇此时已是头晕脑胀了,可还是坚持给每个鸡爪都剪个圆弧形的指甲,且用询问的语气,道:“吕医生,你认识凌然吗?也是我们学校的实习生。”

    吕文斌的眼皮呼啦啦的跳:“你认识他吗?”

    “何止认识,学校里,我们住一个宿舍的。”王壮勇捏着兰花指用指甲剪刀先个,倍感疲惫。

    吕文斌却是浑身都僵直了。

    “那个……鸡爪子剪刀这里就可以了,可以了……”吕文斌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只觉得冷汗都要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