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82章 求仁得仁

第182章 求仁得仁

作品:《大医凌然

    云医急诊科的层高有8米,接诊大厅的面积比得上高端酒店的大堂,人来人往也不拥挤。

    在领导们来参观的时候,云医急诊科向来都是参观的项目之一。

    毕竟,领导们并不一定理解内科的难度或外科的专业,但一定知道急诊科的重要性。

    敞开的8扇玻璃门,此时全部向里打开,迎接着一批又一批的急诊病人,其中既有救护车送来的急诊,也有自行上门的急诊,少不了还有自以为很急的急诊。

    住院医、规培医和护士们忙忙碌碌的处理着病人,尚且游刃有余。

    不出事的早晨就是艳阳天,只是开药打点滴之类的病症,对云医这样的医院都不算是疾病。

    一名右下腹疼痛的病人过了周医生的手,又被送给了其他组。

    一名左下腹疼痛的病人被周医生检查了一番,还是得到了失望的摇头。

    病人家属当时就愣住了,呆呆的问周医生:“怎么送到医院就不行了?在家还好好的……”

    “谁给你说不行了?”周医生一边反问,一边快速的招手呼唤住院医前来接手。身为一名资深咸鱼,他早就过了与病人家属打嘴仗的年龄。

    其实到了资深主治或者副主任的年纪,认真打嘴仗的话,一般都是不会输的,病人们的问题在过去十几年来就没什么变化,只是换了不同的人提出罢了,应对方案可以说都是现成的,如果有耐心的话——因为高阶医生通常都没什么耐心,所以大家还是躲着嘴仗流的。

    住院医赶紧将病人给接走了,病人家属瞪了眼周医生,也没多纠结。

    “不用解释吗?”凌然是很少接触病人家属的,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手术室里了,医患问题,只被霍主任教授过一番而已。

    “解释不清的。”周医生呵呵的笑两声,道:“你知道咱们医院有的医生的门诊,是有黄牛炒票的吧?”

    “知道。”

    “你可能没有注意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买黄牛票看病的病人,都特别听话,不吵不闹乖乖的,你知道为什么?”

    普丑悄然凑了过来,插话道:“因为有钱?”

    “再有钱的人,看阵子病也要看穷了。”周医生撇撇嘴,道:“这其实是诉求不同,知道吗?需求不一样。”

    凌然问:“什么需求?”

    “花200块或者300块买黄牛票的人,他们的诉求是看好病,而挂号费能炒到这个价格的专家,就算看不好病,也能解决一些问题,所以矛盾少。但是,来咱们急诊的,或者挂专家号的病人,很多得的都是小病,有的甚至不一定有病,所以,他们的诉求是医疗服务,懂吗?是要你察言观色,说好听的,态度更要好,而咱们的专家呢,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这就产生了矛盾了。”周医生得意洋洋的总结着自己得出的经验。

    普丑听的超认真:“所以咱们以后是要被训练了吧?”

    周医生登时变脸:“你是傻的吧。”

    “又来一个。”凌然指指接车通道送过来的病人,改变了两人的注意力。

    “腹痛的很严重的样子。”周医生兴致勃勃的起身,前去接车了。

    原本负责的住院医见到周医生来了,立即乖乖的让位。急腹症在急诊科里算是较大的病症了,住院医们还不敢抢着做。

    “最近有做过手术吗?”周医生按压了两下,就询问了起来。

    跟随而来的家属连忙道:“我妈上周来做的急性阑尾炎,就在咱们云医……”

    “排便了吗?”

    “刚开始有,后来又没了,我们也没注意,我妈以前就有点便秘……”

    “呕吐吗?”

    “没有。”家属说完又转头问:“妈,你吐过吗?”

    老太太艰难的摇头说:“没有。”

    “肠鸣音很弱啊,做个CT吧。再加个平片,B超也做了先拿过来。”周医生表面上是询问,实际上都把单子扯过来了。

    看着他填写,家属着急的问:“具体是个什么病,咱们能不能先别让人这么疼了……”

    “怀疑是肠梗阻。”周医生开好了单子,道:“肠梗阻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先送病人去检查。”

    等老太太送走了,周医生接着询问既往史,同时给病人家属手术通知书等,瞬间将之打入眩晕状态。

    “怎么就这么严重了……”家属捏着手术通知书,有些不相信似的。

    周医生不管这些,将后续交给一只住院医,让他带着病人家属离开了,再回头对凌然道:“这个是老年肠梗阻,估计不是很好处理,一会看看需不需要手术,如果需要的话,你做助手吧。”

    凌然听着是肠道的问题,立即想到了余媛,道:“那我再喊个人。”

    周医生自无所谓,手术台上只要能站的下,多几个医生并无所谓。如果不需要手术,那就更无所谓了。

    余媛飞快的跑下楼来,脸上带着奔跑后的红润:“哪个肠梗阻了?”

    周医生认出了余媛,对凌然翘起了个大拇指:“好主意,我以前怎么没想到……你这个想法很有潜力啊。”

    凌然解释道:“我考虑余媛对肛肠专业有所了解的话,可以让她也旁观一下……”

    “没说的,如果需要手术,我尽量给她机会上手。”周医生语气笃定。

    凌然怀疑的看向周医生,问:“你见过余媛做手术吗?”

    周医生反问:“你见过肠梗阻手术吗?”

    凌然很快就见到了。

    在CT显示是狭窄性肠梗阻之后,老太太第一时间被推入了手术室。这是肠梗阻中最危险的类型了。

    周医生一手递给凌然两个口罩,语带悲怆:“都戴上吧。”

    凌然迟疑的戴上了口罩。

    余媛雀跃着戴上了,问:“我是二助吗?”

    “开刀以后再决定吧。”周医生语态郑重的走入了手术室。

    手术室内,护士和麻醉医生均已到场,个个表情严肃。

    “肠梗阻啊。绞窄性的。”周医生停顿了一下,再看看凌然,才道:“病人好几天没排便了,据说吃的蛮不少的,64岁的老太太,一顿能吃两大碗,家属是很自豪的,咱们打开了再看啊。”

    众人皆露出不忍的表情。

    凌然也终于醒悟过来了,脑海中不由的升腾出一个念头:

    我在干什么?

    我只是会一点内翻缝合法和张力缝合法而已。

    我为什么要对腹腔手术产生好奇?

    周医生默默的开腹……

    气势宏伟……

    气流升腾……

    气味悠长……

    层流手术室什么的,屁用都没有。

    周医生望着凌然的脸,露出了笑容:“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听哪个?”

    “好消息!”余媛令人意外的积极配合,黑色圆眼镜下,闪着好奇的光。

    周医生道:“好消息是不严重,应该还是比较好处理的。”

    “坏消息呢?”余媛又问。

    周医生啧啧道:“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乖的?坏消息啊……坏消息是没道理找普外科会诊了,咱们得自己处理了。”

    “自己做,为什么叫坏消息?”余媛不解。

    周医生坏笑两声,道:“你稍等,我一会给你讲。”

    周医生于是接着做肠管检查,将前置工作处理完成以后,扬起脖子活动了一下,笑道:“余媛,你知道接下来的步骤是什么吗?”

    余媛一直盯着手术看,毫不迟疑的道:“现在应该是要排空近端的粪便。”

    周医生哈哈大笑起来:“没错,一周的积蓄,指不定还有多少以前的老粪便啊,开心不?”

    “开心。”余媛使劲的点点头,黑框眼镜后的圆眼镜都在闪着光。

    不止是周医生,包括凌然在内的众人都齐齐看向了余媛。

    “我们现在要掏粪了。”周医生面对余媛,一字一句的说了一遍。

    “我知道了,对了,我有看一篇文献,专门讲这个的。”余媛险些手舞足蹈起来,道:“取粪的时候不是经常会污染腹腔和切口吗?我们可以腹腔镜手术套光缆线的塑料袋,一端扎死,再将肠管里插根塑料袋放到前面的塑料袋里,这样就可以把肠子里的东西排入塑料袋了,如果太多再换塑料袋……”

    “你来操作吧。”周医生默默的让出了主刀位置。

    “我……来操作?”余媛瞬间呆住了。

    “是,给你操作。”周医生只觉得这台手术已经失去了唯一的吸引力了。

    余媛却是幸福的手都颤了,她接替周医生站上了主刀位,才注意到凌然,又连忙谦让:“凌医生,要不还是你来吧……”

    “不用,你来吧。”凌然的语气很谦虚。

    “谢谢凌医生。”余媛劫后余生似的深吸一口气,脸色稍黑,但并不以为意。

    片刻后。

    余媛就照她适才说的,准备好了塑料袋,接着,顺着肠道,一点点的掏出塞在肠道里的粪便。

    巴掌长,巴掌宽的塑料袋里,很快就装了两只手机的容量……

    巡回护士忍不住了,问:“还有多少?”

    “还早呢,这些是消化了的部分,老奶奶喜欢吃米啊。”余媛笑笑,又道:“先把下面的处理了,我一会再顺着肠管上方往下撸,应该能清理干净。这样可以吗?周医生。”

    “可以。”周医生的脸,是僵硬的脸。

    余媛于是换了一个塑料袋,继续掏粪。

    装满了的粪袋,被放入铝合金的盆子里,淅沥沥的流出部分饱和溶液,气味扑鼻。

    “这一袋里面还有没消化的笋,老奶奶才做完手术就吃这个,不太合适啊。”余媛又装了半袋子,停下来观赏了几秒钟,自问自答的道:“可能是她便秘了,想吃笋子来解决吧,这样不对吧?周医生。”

    “是的。”周医生并不想说话,他的眼睛是直的。

    余媛保持着微笑:“好了,又一袋。”

    那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欢快感。

    “快一点吧。”周医生毕竟不是专业的普外科医生。

    他现在无比的后悔没有去喊普外科的人来会诊,或者干脆转诊,如果是普外科的医生的话,他们应该更能适应眼前的场景。

    “好的。我现在装第三袋。”余媛从善如流,乖巧无比。

    “这里积液比较严重啊。”余媛一边工作一边报告。

    “竟然还吃这么大的肉,很难消化的。”

    “哎呦,有气喷出来哦。”

    “我装第四袋了!”

    手术室里,只剩下余媛元气满满的声音,大大的铝合金盆,也满满的堆积满了。

    凌然表情严肃、威严、稳重、镇定的站在手术台前,屏息凝视,目视前方……

    护士们神情萎靡,面带绝望,只能盯着凌然看,才能勉强找到坚持下来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