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80章 讨人嫌的凌然

第180章 讨人嫌的凌然

作品:《大医凌然

    晚上8点钟,吕文斌醒转过来,看看手机,又扫了一遍微信,发现没有凌然和医院的消息,安心的又睡了过去。

    最近两周,他每天的睡眠时间都只有五六个小时,补觉的需求强烈。

    不过,医院就是这样,结束规培的医生,普遍会遇到一周值两天或三天夜班的情况,如果是业务繁忙的三甲医院,值夜班就意味着通宵工作,白班照旧要上,再加上第二天早上的查房等工作,一口气工作24到30个小时每个月都得来一两次,日常十多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更常见。

    设置了住院总医师的医院里,想要晋升主治的医生就更惨了。住院总医师号称是医生的魔鬼训练,通常为期10个月左右,期间基本都是24小时在医院,困了就找地方眯一会,等着被电话炸起来,吃点胃药继续干就行了。其工作频率和工作强度,比凌然也不遑多让。

    至于人性不人性,医院自己肯定是装作看不到的,人民群众又暂时将医生视为阶级敌人,能够自救的就只有医生自己——于是制造了更大的医界贫富差距。

    在目前的体制下,积累了相当技术水平的资深主治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的。做了几百上千例手术的医生,在任何一个医院都是稀罕物,不至于被捧着,总归还是过得去,一旦成为二线的话,工作强度就不会比建筑工程师高了。

    主治以上的副教授和主任更要舒服一些,收入也相对可观,最重要的是有了一定的地位,尤其是好医院的好科室,可以称得上惬意。

    吕文斌只有今天睡到了自然醒,才感觉到一丝的惬意。

    惬意大约持续了10秒钟左右,吕文斌又猛的一惊。

    几点钟了?

    他连忙去找手机,再翻开来,就见时间赫然到了凌晨5点,自己竟是睡了12个小时还多。

    再看手机里的未接电话和信息,并没有凌然。

    吕文斌松了一口气,重新仰躺在床上,接着是一阵的疑惑。

    昨天可是放了一整天的假了,凌然难道不要安排新的手术了?

    吕文斌一边想一边看手机,看着看着,忍不住呼呼的笑了起来。

    ……

    凌然也是在家睡了一个好觉,然后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只要提前一天通知,将上门的断指病人直接转诊到手外科,凌然的治疗组就可以暂停下来休息了。

    急诊科目前积累的断指病人已经超过了70名,他们距离出院的标准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在新的病房装修完成之前,凌然做手术或不做手术,都很自由。

    家里的诊所,也没有凌然必须做的事。

    早上起来,凌然干脆就坐在自己的躺椅上,仰望天空,听着周围老病号的絮絮叨叨,玩会儿手机,再看看四周的绿植花卉。

    陶萍睡了个懒觉下楼,就见凌然一副慵懒的模样,不由开心起来,拉着老公凌结粥,道:“你看凌然,还和读大学以前一样。他从小就喜欢躺院子里……唉,这么想想,凌然要是不读大学,就回家里帮忙,也挺好的……”

    凌结粥睡到日上三竿的闷头闷脑都给吓飞了,连忙道:“看你说的,男孩子窝家里面是什么事,你不要不高兴嘛……是你说的,如果有伤春悲秋的,就让我打醒你的。”

    “那你打啊。”陶萍扬起脖子。

    凌结粥嘿嘿嘿嘿的笑三声:“我就这么一说,其实你看,小然读大学都是在云华,工作也是在云华,周末还回家,够近的了。”

    这么劝着倒是有用,陶萍点点头,转身又叹了一口气:“我想起凌然读小学和中学的时候了。”

    凌结粥赶紧配合:“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怎么了?”

    “那时候家里多热闹啊,你还记得吗?每周都有借故来咱们家里玩的女孩子,有的男孩子也会摆出一副愤慨的样子来咱们医院。这么想的话,凌然小学的时候最有意思了,还有男生比胆量,让你扎针的,你记得吗?”

    凌结粥不由的露出怀念的笑容:“怎么不记得,你当时拿了个抽血的针头出来,好家伙,那几个小子跑的可快啊。”

    “还有外校的女孩子,也来咱们家里找凌然玩……”陶萍说到这里,感慨道:“咱们当时帮儿子搞的,像不像周末party?”

    “对哦,还好有学生家长知道送礼物来,要不然,咱们得让凌然的女同学给吃穷了。”

    陶萍和凌结粥说的相视一笑。

    凌然抓着手机,觉得脖子后一阵阵的凉风,却顾不上回头去看。

    他浑身僵硬的挺了几分钟时间,才猛然一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儿子,你今天看店哦。”身后忽然传来凌结粥的声音。

    凌然猛然回头:“我看店是什么意思?”

    “我和你妈去外面吃个晚餐,回来的晚一点。”凌结粥穿着正装,手上戴了结婚时买的浪琴,很骚包的样子。

    陶萍更是夸张的穿了小礼服,戴了珍珠项链,美美哒的往外走,顺便向凌然摆摆手,道:“小然你看看冰箱里的剩菜,能吃的就吃掉,不能吃的就倒掉啊。”

    不等凌然回答,凌结粥和陶萍就出了大门,一会儿,就见甲壳虫圆弧形的外表,飘然而去。

    凌然再举起手机,莫名的有些索然无味。

    “苗医生,我帮你缝个病人?”凌然来到鱼泡眼的苗医生跟前,准备熟悉熟悉器具,做点增进自信的工作。

    苗坦生外表沧桑,声音嘶哑的道:“病人还没有送来呢。”

    “我知道,就说一会来的时候……”

    “我缝的完。”苗坦生果断的拒绝了。

    苗坦生的美容针法不错,基本能够满足意外创伤的各种需求,每天都会从金鹿公司承接三车以上的单子,去掉成本以后四六分,诊所和他都赚的很不错。

    因此,他是不想让病人给凌然的。

    凌然只好退出诊疗室,又挪到了熊医生跟前,问:“今天有没有要推拿的街坊?”

    “你前两天不是刚给推拿过?你爸说了,你这个招牌啊,得做的金贵一点,不定期的少量做一点就好了,真搞成敞开门做生意,有几个街坊能天天花20块,40块的。”熊医生笑呵呵的将凌然给推了出去,道:“你要不去给娟子姐帮帮忙?”

    娟子这会儿没什么事,就蹲坐在门前的小马扎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手机看的嘿嘿笑,听见叫自己名了,就摆摆手,道:“给我倒杯水。”

    凌然默默的去倒了杯水给娟子姐,重新回到躺椅上,顿时觉得游戏好玩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