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77章 各展其能

第177章 各展其能

作品:《大医凌然

    趁着前一组的人做清创,凌然一个人双手抱胸,两手撇着,站在屏幕前读图。

    吕文斌做着给病人脚趾消毒之类的工作,余媛陪着凌然,给他当人形遥控器。

    凌然看着磁共振的片子,余媛也在悄悄的。

    她曾经认真学过影像学,磁共振的水平并不弱,此时不免跃跃欲试的想要提出一点建议。

    余媛注意着凌然的表情,猜测着他的看法,然后轻轻吁了一口气,就待开口……

    “好了,关掉吧。”凌然看完了片子,回到了手术位。

    余媛愣了愣,也是无可奈何的关掉了大屏幕,再将遥控器放回原处,自己走到凌然的身侧。

    “去洗手。”凌然的语气不温不火的,却是吓的余媛险些摔倒。

    手术室里的几名医生都奇怪的看看余媛。

    就今天的手术来说,资深住院医侯康能进来,都算是运气好,大家都想不到还会有人需要被提醒洗手。

    余媛羞红脸的出了手术室去洗手了。碰过遥控器的手肯定是要重新清洗的,她开始的时候还记得,之后却是给忘记了。

    等凌然都划好了线,都拿起手术刀了,余媛才匆匆忙忙的返回。

    “凌医生人真好。这样的手术都愿意带学生来见世面。”护士悄声的聊天,声音大的满手术室都能听得到。

    余媛越发的不好意思起来。

    她也不是不懂这些,她的硕士毕业论文甚至就是说院内感染的,还发了一区的SCI。

    但是,她的实操经验是真的少,到了医院以后,也没有得到多少机会,说起来,还比不上其他入院三年,全呆在一个组的住院医……

    “纱布。”凌然的命令从耳边传来,惊醒了二助余媛。

    “止血。”

    “再给我一块纱布。”

    “抽吸了。”

    凌然的命令接连不断。截肢是超级弱化版的断指再植,虽然不需要再做最麻烦的血管吻合术与神经吻合术了,但也得将血管理出来,神经理出来,并一一处理好。

    对于此时的凌然来说,截肢可谓是轻松,吕文斌已经可以做到游刃有余的配合,对余媛的要求就更低了。

    余媛低头做事,慢慢的又重新积攒了些微的信心。

    “有什么想法?”凌然做手术的过程中,瞅了余媛一眼。

    余媛只想了几秒钟,脱口道:“病人的第一足趾已经有畸变了,从磁共振来看,截骨后进行一定的关节松解比较好。”

    这个话,她是从看核磁共振的片子的时候,就憋在心里的。

    此时冒险说出来,顿时觉得一阵轻松。

    吕文斌讶然的看向余媛,心道:胆子还挺大的。

    余媛所说的关节松解,是一个单独的步骤,等于对术式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增加了术式的复杂程度,也就变相的增加了手术的风险,最重要的是,手术步骤是王海洋主任已经拟定好的,贸然增加,等于是挑战权威了。

    遇到家长威权重的医生,就这么一句话,小小的住院医就可能被打入另册。

    当然,王海洋并不是本科室的主任医师,余媛的行为也就是大胆而已。

    凌然“恩”了一声,并没有赞同或反对。

    核磁共振显示的信息,他也是到了,从这一点上来说,余媛确实是有阅片能力的,可以说是难能可贵。

    不过,凌然已经是熟练的外科医生了,他现在遇到这种有一定手术指征,但不完全的病例,却不再只根据影像资料做判断了。他首先会像是一名外科医生那样思考:乖,我打开看看哈。

    于是,凌然一路先将截肢完成,再观察暴露在视野下的骨节,确认核磁共振的阅片无误,才道:“王主任,我要做第一足趾周围软组织广泛松解。”

    “好。”王海洋头都不抬的忙着找血管,一口应了下来,对凌然的信任可以说是极高了。

    凌然于是顺着截肢开来的伤口,顺势进行关节松解术。

    比起系统直接送出的术式,如tang法和断指再植,凌然并没有直接获得关节松解术。不过,关节松解书只是骨科的一级手术,无论是难度还是复杂程度都是最低的,凌然只是依照最普通的书本上的术式说明,再加上3000次的解剖经验,就可以玩的轻轻松松。

    外科医生就是这样,不断的进行某一个术式是常态,但是,当一名外科医生不经意间遇到了没经验的局面的时候,曾经的经验就开始发挥作用,从大学开始学习的无数的理论经验,也瞬间迸发了出来,开始提供细致又无可名言的信息。

    换一名没有上过手术台的实习生,第一次做关节松解术的话,或许要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出无数的虚汗。

    但对凌然来说,他却有太多的资源可供参考了。

    区区关节松解术,除了步骤位置不同,所用到的每一个动作他都是有做过的。

    稍微熟练一番,就可以做的轻轻松松。

    “王主任,我这边完成了。”凌然缝合了截肢部位,最后检查了两边,就撤出了手术位。

    吕文斌按照惯例,也上上下下的补充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渗血之类的问题,才开始进行包扎。

    王海洋抬头看了下时间,暗自叹了口气,再道:“凌然累不累,不累就来帮我吧。”

    “好。”凌然对此兴趣盎然。

    脱掉手套换了一副,就站到了一助的位置上,将侯康给挤到了二助的位置上。

    侯康再资深也是一只住院医,他今天能来参加手术,也就是王海洋不想找太强势的主治来。因此,看到凌然入列,侯康就得乖乖的让位。

    等他站到二助的位置上,转过头来,就见器械护士一脸笑眯眯的将镊子重重的拍入凌然的手里,手指还似有似无的擦了一下。

    “可以接驳血管了。”凌然在双人显微镜下一通操作,明显加快了速度。

    王海洋莫名的有点习惯这样的状态,感觉被凌然推着走,似乎也蛮舒服的。

    将手指的动脉与脚趾的对应动脉接起来,再接上一应静脉和神经,约莫一个小时左右,病人的35码右脚大脚趾,就被接在了右手的位置上。

    手掌粗糙,脚趾多皱,比例更不协调。

    第一次参加此类手术的器械护士伸着脑袋看了一眼,忍不住评价道:“乍看还好,仔细看有点膈应。”

    王海洋淡淡的道:“觉得不好看,可以再找整容科的人去做,调整调整,可以相对好看些。我们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去整容,还得花不少钱吧。”护士啧啧两声:“我想去做个假睫毛都觉得贵。”

    王海洋嗤笑一声:“既然没钱,就别先管好看不好看了,接上拇指,就还是劳动力,拇指接不上,难道就能好看了?”

    小护士无言以对,嘟嘟嘴道:“不好看就不好看,主任就可以指鹿为马啊。”

    年龄小长的漂亮的护士,就算是无理反驳,也被认为是撒娇。

    王海洋哈哈一笑,反而骄傲了起来:“今天的手术做的爽,就到这里吧,小侯你扫尾,凌然给我加个微信,我发几张照片给你。”

    “哦,好。”凌然拖了手套和手术服,掏出手机来,问:“什么照片?”

    “我们新买的C臂机,蛮好用的,发给你看看。”王海洋一边说,一边积极的打开相册,一股脑的发了十几张照片过去。

    再将凌然一路送到电梯,王海洋主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吕文斌跟着凌然,与有荣焉,余媛更是惊讶万分。

    在云医的几年间,余媛跟过的三个组,领头的都是主任医师和副主任医师,与王海洋的地位相当,她却从来没有被如此和颜悦色的对待过。

    想到此处,余媛不禁有身心疲惫之感。

    “休息十分钟……休息一刻钟吧,我问问看下个病人啥时候进手术室。”凌然快到急诊科的时候,就开始安排接下来的手术了,表情亦是一副振奋的样子。

    比起配合王主任,他还是更喜欢自己主刀。

    “凌医生……”余媛小声喊了一声:“下场手术我能不能不参加?”

    “恩?”

    “我……我觉得我可以把刚才的手术过程整理出来,写一篇病历报告。”余媛说完赶紧道:“手术是你和王主任做的,第一作者肯定是你和王主任,我排第三。”

    病例报告是论文的一种,也是医学论文中最常见的一种,包括《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内的医学类杂志,很多都有病例报告的栏目。比较著名的病例报告,如艾滋病和军团病,就是通过病例报告发现的。

    当然,一般医生撰写的病例报告,并没有那么多的新鲜疾病来报告,所以,最多见到的病例报告是已知疾病的特殊临床表现,或者是影像学和检验学的新发现,还有特殊的经验教训等等。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篇幅短小的病例报告往往还要求生动形象的描述,多角度的研究和深入阐述,实际上并不好写。

    凌然沉吟了几秒钟,问:“你想发表去哪里?”

    “至少是核心期刊。”余媛与苏嘉福聊过天,有点摸得到凌然的脉。

    “好吧。”凌然确实无法拒绝一篇核心期刊的加持,转头对吕文斌道:“喊马砚麟起床,下一场手术让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