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76章 大小

第176章 大小

作品:《大医凌然

    手外科的手术室内,资深住院医侯康给凌然一行人小声的介绍情况:“病人是流水线技术工人,在检修设备时,右手的大拇指被绞碎。病人原本是被送到了当地的县医院,转到我院以后,科内会诊认为,拇指再造是最适合该病人的情况,也得到了病人和家属的认可。”

    侯康介绍到此处,再看看凌然,见他并没有意见的样子,再继续道:“比较认为,右脚第一趾最适合拇指再造手术,现在手术室里正在给病人清创,凌医生,你的任务是截取右脚第一趾……”

    凌然点点头,这样的大手术,往往都要动用两组或三组人,分配他清创或截肢都很正常。

    对于从未做过拇指再造手术的凌然来说,只要能进手术台就很满足了。

    王海洋的心思却有些令人猜不透。

    要说的话想,拇指再造手术对云华手外科来说,也是蛮稀罕的,有可能几个月才遇到一次,理应有很多医生愿意上台来。

    不过,医院的事情向来复杂,远香近臭也是常有的。

    等王海洋进了手术室以后,更是命令道:“凌然,你检查一下手术室,看看有什么遗漏的,或者你想要的仪器器械的,让他们抓紧补齐。”

    这个认可度就比较高了,几名手外科的医生都看了过来。

    凌然却是毫不在意,先问道:“一般做拇指再造,以截取第二足趾为多吧,这个病人呢?”

    “脚小。”站在手术室里等铺巾的王海洋,回答的异常简单而实在。

    凌然于是特地的站了半分钟,等护士们铺巾完成,暴露出手术面的时候,果然看到了患者一双小脚。可能还不到37号,也许36号都不到的样子。

    再比较他的手,却是一双常见的粗糙的蓝领工人的大手。

    同样是第一次做此手术的吕文斌,借着小字辈的优势,果断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和患者的脚拇指比了比,再比比第二足趾,接着比了病人的手,不由:“小脚大手,挺少见的。”

    “可能从小穿鞋紧。”王海洋见的多了,笑都懒得笑。

    巡回护士趁机开玩笑道:“从小穿小鞋多了。”

    “身高还可以的,光脚有一米七五,稳定性差了点啊。”正在清创的医生赶紧趁着有机会的时候说两句话。

    侯康听的来了兴趣,立即对护士道:“你们不是都说大手大脚大JJ吗?遇到这样的怎么办?”

    再粗俗的话,从医生口中说出来,都变的很专业的样子。

    吕文斌听的泪水都要流下来了,尼玛,这才是他所熟知的手术室啊。相比之下,凌然的手术室也忒寂寞了,主刀都不聊天的,助手们又怎么好聊得起来,病人也都是喉罩麻醉,一句话不会说的,都不知道与肉铺子有什么区别?

    再看看人家手外科的手术室,这欢快的气氛,充满了荤趣的语言……如果医生能上天堂的话,天堂一定是间手术室,配几名可爱的小护士,几名知情识趣的小医生,还有一名全麻的病人。

    “小吕想什么呢?”侯康的声音打断了吕文斌的畅想。

    吕文斌条件反射般的露出知情识趣的笑容:“我觉得应该着重考虑内裤的松紧问题。”

    侯康一愣,不由的笑出了声。

    手术室内的气氛更加快乐了。

    咳咳。

    王海洋站了出来,就像是突然按了暂停按钮似的。

    王海洋环视一周,再呵呵一笑,点点众人,道:“做医生要多总结经验的,不要人云亦云的。我先说一点,大鱼际(拇指根至掌根凸起的部分)大的,B型血的持续时间长。”

    小护士们瞬间被震慑。

    几秒钟后,才窃窃私语起来:

    “血型还管这个?”

    “大鱼际和手的大小很有关系吧。”

    “现在也没办法测试。”

    “难道之后就有办法测试了吗?”

    “那大小不是一样看不到,你们还不是猜的兴高采烈?”

    “笨蛋,大小至少可以量化啊,我们看不到,可以去泌尿科去问啊。时间长短你们怎么找样本?难道自己做统计吗?”

    “哎呀,恶心死了。”

    “不过……王主任是怎么总结出来的?”

    ……

    凌然向来不理睬手术室里的聊天内容。

    按照王海洋的要求,凌然一样样的扫着手术器械和药剂。这原本就是一助的工作,核对手术室内的东西是否够用,是否合用。

    他现在的身份就相当于大一助了。

    凌然做事极为认真,趁着大手术还没有正式开始,检查完常规的器械和药剂,就检查显微器械,接着再看电钻电刀,又让护士补满了各种型号的克氏针与缝合线,最后连电动止血带和刚准备的无菌显微镜套都查了一遍。

    换个别的医生这么细致入微的查器械,遇到脾气暴躁的护士就要骂人了——凌然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脾气暴躁的护士,也就没有相应的意识。

    “肝素盐水可以再多准备一点。”凌然瞅了眼在墙角等候的余媛,又特意叮嘱一句。

    他今天是需要二助的,而在余媛和马砚麟之间,凌然毫不意外的选择了余媛。马砚麟仍然是手外科的规培医,带到手外科的手术室,总归是有丢失的风险的,以前是没得选择,余媛来了,就可以先把他栓家里了。

    “一会儿,等拇指残端清创完成之后,我会做S型切口,游离桡动脉,桡神经以及头静脉备用。凌然你做V型切口,游离出待用的动静脉和神经,截骨,然后缝合。”王海洋停顿了一下,道:“这是第一阶段,由两组人分别操作,配合完成工作。”

    “好。”

    “是。”

    医生们稍微正经了一些。

    “第二阶段做第一足趾的吻合。头静脉与第一足趾的静脉吻合,桡动脉的腕背支和足背动脉做吻合……”王海洋仔细的介绍了方案。同样是拇指再造,也是有多种路径的,趁着另一组做清创的时间,他就详细的介绍了自己的方案。

    末了,王海洋再道:“第二阶段,我做主刀,凌然是一助……侯康做二助。有没有问题?”

    “好的。”侯康回答的略微有些艰难,他做住院医好几年了,算得上资深,排名在凌然后面,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只是抬起头来,似乎没人关注这个问题,侯康也就释然了。

    凌然道:“我要看核磁共振的原片。”

    “给你准备好了。”王海洋回答的很利落。大家现在都知道凌然是看得懂核磁共振的。看得懂和能看自然是两个概念,而在医院里,普通的影像科住院医,也不敢说自己有多看的懂核磁共振。

    这项优势也是凌然在手外科的风评不错的原因之一。能看核磁共振或许要几个月的练习和几百上千张片子的,看得懂的要求就高了。

    偶尔在遇到核磁共振方面的问题的时候,深谙手外科的凌然,显然能够提供更多的信息,其中许多是影像科不能提供的。如血管、肌腱等人体组织,在核磁共振下的显示往往并不直观,还牵扯到拍片时的各种选择,深究起来,要求极其之高。

    具有3000次手部解剖经验,大师级影像(四肢)和完美级断指再植的凌然,所能做出的判断,经常都不是影像科的专业人士所能了解的。

    或许也是有了前两项的前置条件,凌然才能得到后一项技术。

    “打开。”王海洋转了转手指,就见手术的一面墙,竟然缓缓抬起了,继而露出后面的大屏幕。

    在护士的操作下,大屏幕上,很快展示出了患者的核磁共振片。

    凌然稍稍有些惊讶,这么大的屏幕看片,效果自然是要更好的。

    王海洋笑笑,道:“怎么样?这个是我们手外新装的……怎么说来着……”

    “阅片神器。”侯康向前一步,语气加重。

    王海洋满意的点点头,道:“我们手外科是云医最核心的科室了,你像是这样的设备,百十万元的,你只要开口,立即就能装上来。这个和急诊科不一样吧,急诊科要买台10万块的仪器,都得打报告。实话说,如果你真的想要,时机合适的情况下,我们手外单独买台核磁共振仪都不是不可能。”

    凌然边听边看片边点头,同时有点好奇的问:“您是怎么给霍主任说的?”

    提起霍从军,王海洋的脸就绿了点,再哼哼一声,道:“我又借了间复健室给他,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