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71章 圆

第171章 圆

作品:《大医凌然

    霍从军默默地翻阅着住院医们的资料,思忖着要将哪一只派给凌然。

    首先,得是一只皮实的。

    吕文斌已经算是逆来顺受了,竟然也才撑了两个月,再要找个资历更浅的,性格更乖的,也是不太可能了。

    多给也是不可能了,急诊科总共就这么些人手,二十号出头的住院医,给主任们分配了,再给副主任们都不够用,主治们只能像是用公家的牲口似的抢着用空闲的。一口气指派两只住院医给凌然,就相当于集体的农场分两只大牲口给某一家人,是非常过分的事,也就是霍从军积威甚重,凌然的表现优异,才能做得下来。

    除此以外,霍从军还想派出一名机灵点的。

    对医生们来说,住院医阶段是最长技术的,也最是培养从医习惯的。跟一个霍从军似的医生,就有可能口不择言,卖力而不惜身;跟一个周医生似的医生,就有可能谨言慎行,开开心心每一天;跟一个凌然类的医生是最正统的,不用技术大成,就是获得三四成的功力,论资排辈的混到主任都足够了,若是有些追求的话,发展是很值得期待的。

    霍从军梦想中的大急诊,最少不了的就是骨科大夫,若是不能分享骨科的高收益,大急诊又如何办的下去呢。

    霍从军挑出一个人否定,再挑出来一个人又否定。

    他还有点担心住院医被挖走。

    普普通通的住院医,离职了也就离职了,但若是培养了一段时间之后再离职,那可就亏大了。

    霍从军想到此处,又否定了一个人。

    到最后,他的桌面上就剩下一份简历了:余媛。

    毕业于同济医学院,硕士学历,受聘住院医近3年,跟过三个医疗组,虽然都有机缘巧合的因素在,但是,不受各位医疗组的组长待见是肯定的。

    霍从军也记得这个女孩子,个子矮矮的,整日里戴着一个大大的圆眼镜,喜欢用圆眼睛盯着人看……

    虽然身为大主任,接触住院医的机会偏少,霍从军倒是从她的简历里找到了一点不错的地方。因为有8个月的出国进修的机会,余媛和医院签了6年的卖身契。

    看到这一条,霍从军立刻就放心了。

    大不了后面再换人嘛。

    霍从军想到此处,立即让人喊了余媛过来,一番吩咐,再亲自给送到手术室去……

    凌然最近就住在手术室里,玩什么工作四小时睡眠10分钟的新玩意,考虑到小护士们长期频繁主动的给凌然量血压、测心律之类的,霍从军也就听之任之了。

    余媛则是有些好奇的跟在霍从军身后,黑色塑料眼镜后面,不停的打量着凌然和他的治疗组。

    是的,一名主刀医生,两名助手,已经可以称作是基本的治疗组了,也就是马砚麟是规培医生,才没有让人觉得太突出。至于现在,若是再加上余媛的话,配置就很不低了。一些小科室的副教授,得到的治疗组也就是这么一个水平的。

    “凌然,我给你带来一位咱们科的高材生。余媛医生。余媛医生……唔,余医生,你来做个自我介绍吧。”霍从军拍拍脑袋,暗叹一声:老了,简历看了两遍都记不住了。

    “凌医生,你好,我是肛肠专业的余媛,同济大学……”

    “咦?”

    “哈?”

    “肛肠?”

    除了凌然,手术室里的其他人都看向了余媛,包括正在睡觉的苏嘉福,都觉得菊花一紧,猛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霍从军……

    苏嘉福揉揉眼,再揉揉眼,默默的低下头,紧了紧腰上的绳子,并检查了圆凳上的卡扣。

    “你的专业怎么是肛肠……吗?”霍从军生硬的转弯,他根本不记得简历上有写肛肠两个字。

    余媛淡定的笑笑,道:“我读硕士的时候,是急诊专业的,但我本人对肛肠专业更有兴趣,所以,我在读研期间,主要都是研究肛肠专业领域的问题,我的毕业论文是《某高校女生行为方式与肛肠疾病关系调查分析》……”

    “咦?”

    “哈?”

    这一次,连正在做手术的凌然都抬了抬头,看向余媛。

    身高至多一米五的余媛,甚至达不到凌然的坐姿高度。圆脸圆眼睛里,却燃烧着熊熊的求知欲,以及浓烈的手术欲……

    “你的导师,让你毕业了?”霍从军觉得难以置信,他带的研究生要是这么胡乱搞研究的话……

    余媛微微一笑,道:“导师要我发表的论文,我也发表了。一区期刊。”

    “关于院内感染的?”霍从军一下子想起来了。

    余媛点头说是。

    霍从军莫名的唏嘘,吕文斌和马砚麟则相继愕然。

    所谓一区二区的期刊,又是期刊等级的一个分类了。同样是SCI级的期刊,影响因子排名前5%的期刊,通常会被JCR列入了一区,6%到20%的期刊,则被列入二区。

    不论是科研人员也好,临床医生也好,论文能入二区就可以自称牛人了,列入一区就可以被别人称为牛人。

    像是睡的迷迷糊糊的苏嘉福,他最大的愿望才是中文核心,其中大部分的期刊都不值SCI的价值,也就是比不过最末尾50%的四区期刊。

    二区乃至一区,是很多研究者想都不敢想的。

    余媛六七年前,带着硕士毕业证和一区论文入职云华医院,霍从军都是记得的,然而,三年的规培期过,余媛既没有再发表论文,也没有展露出临床天赋,就像是落水的鲤鱼似的,最多只能溅起些水花,似有泯然众人的感觉。

    “做断肢再植呢,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你可以再好好学习一番。”霍从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再强的住院医,都得依照科室的安排做事,除非……他强到凌然的程度。

    看着余媛点头,霍从军再关心道:“凌然,你也不要太累了,手术做一做就歇一下,有些犄角旮旯的事,就让助手们做。”

    吕文斌和马砚麟眼皮子跳着,脸上还要带着微笑。

    凌然说了句“好的”,再次回到了手术状态。

    “余媛,你跟着凌然好好学习,多看少问听指挥。”霍从军的语气稍微有点重,主要是凌然没有头衔,得要他借出了才好用。

    余媛应了一声,用手托了托眼镜。如果不是黑色塑料的表现太廉价,她这个动作原本是可以有颜值加分的。

    尽管如此,在手术室里寂寞了许久的吕文斌还是忍不住开口聊天:“余医生,你的毕业论文,最后分析出什么结果吗?”

    “你指的是?”

    “就那个大学女生的肛肠病的。”

    “哦。”余媛的脑袋有节奏的点了点,背诵似的,道:“在校女生的发病率是44%,其中,痔疮一成七,肛裂、肛窦炎和便秘基本都是半成,另外检查出了2例肛瘘,一例肠息肉。”

    “你说的是……大学女生?”吕文斌突然觉得自己问了一个错误的问题。

    马砚麟则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愈发的向错误的方向更进一步:“为什么?”

    余媛双手竖立,一边打量着凌然的操作,一边很有逻辑感的道:“总结来说,体育锻炼、早餐、饮水、零食和排便习惯有较大的影响。另外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高校的卫生间多以蹲便为主,而高校女生没有便后清洗肛门的习惯……”

    “谁会在厕所做这种事啊。”吕文斌无奈之极。

    “但是,人类排便结束后,肛门周围的皮肤是处于放射性褶皱排列的,仅仅依靠手纸擦拭是很难清洁干净的,如此一来,残留的便液就会对皮肤产生污染,还有长期的刺激,也会削弱局部的抵抗力,进而提高了肛肠疾病的发生概率……”

    “我们为什么要聊这个话题。”吕文斌深深的叹了口气:“算了,今年不去参加同学会了。”

    “你是用马桶的,又经常洗澡,没关系的。”闷了半节手术的巡回护士趁乱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