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9章 精力充沛

第169章 精力充沛

作品:《大医凌然

    苏嘉福跟着凌然做手术到傍晚,就在医院里睡了几个小时,凌晨三点再爬起来麻翻某彪形大汉的时候,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麻翻一个,就积累一个案例,再麻翻一个,又能积累一个案例……他以前跟着其他外科医生做手术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方便。

    显微外科的手术,一般医生都不会一个接一个的做。

    类似的如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五十多岁快60岁的人了,晚上9点开始做手术,开颅就开到10点多钟,再慢悠悠的把手术做完,轻轻松松过凌晨。等他回家休息去了,手术室再让给50岁出头的副主任医师来用,凌晨1点开始做手术,开颅到两点多三点,再等把手术做完了,得,也不用回家了。

    这么熬一晚上,两位医生第二天再上班,最多再做一台手术就到极限了,麻醉医生没有那么累,想跟着再麻人也没机会。

    断指再植的复杂程度低一点,但辛苦程度是类似的。

    愿意天天做断指再植的医生凤毛麟角,能够天天做断指再植的医生更少。

    凌然却是不同于大多数人。

    他当年做tang法的时候,一天能做十例八例,做的酣畅淋漓,如今做断指也能一日三起,刀耕不辍。

    这种效率,自然是麻醉医生最喜欢的。

    从凌晨三点开始,到中午时间,凌然再次完成两例断指再植,爽的苏嘉福浑身打颤。

    “凌医生,我趁着空闲的时间,把论文大纲写好了,你来看看。”原本苏嘉福是不准备给凌然大纲的,案例换论文署名,基本就是等价交换,谈不上太多的合作关系。

    现在就不一样了,凌然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又帮他要到了经费,甚至安排好了案例,并亲自做完了,苏嘉福又怎么会吝啬于大纲的分享。

    何况,凌然的想法说不定更好呢。

    两人坐到了休息室里,一边啃猪蹄,一边聊大纲。

    凌然对麻醉学是不懂的,对断指再植的理解却是绝对超纲,默默的看了几分钟,再用手术刀将猪蹄上的每一丝肉都剔下来,凌然吁了口气,道:“其他都没有问题,样本会不会太少了?你就计划12个案例?”

    “12个案例都要很久了。今天的4个案例算是很不错了,再搜集8个案例不知道要何年何月……”苏嘉福说归说,眼睛却瞅着凌然。

    让他搜集相关案例,那将是非常花费时间的。

    就算麻醉科配合,将他留在急诊科,或者送到手外科,其所需要的血管危象的病例也不一定能遇到多少个,遇到的也不知道是否符合要求……

    凌然则不同,他是能够根据病例来挑人的。

    在苏嘉福期待的眼神下,凌然刚要开口,却听旁边的吕文斌咳咳两声,道:“苏医生,我们做这么多的案例,做的累死,你的文章是准备发到哪里啊?”

    苏嘉福愣了一下,再小声道:“肯定是奔着核心去的。”

    “中文核心?”吕文斌追问了一句。

    “科技核心也算吧。”苏嘉福弱弱的说了一句。

    所谓核心期刊,实质上是一个数据库。如中文核心,全名是“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因为是北大图书馆牵头做的,所以又名北大核心。就是由北大图书馆通过一系列的数据和判断,确定一批中文期刊列入数据库。发表文章到这些期刊上,就是发表了核心期刊。

    相应的,科技核心是指“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通常认为,科技核心是要比北大核心弱一点的,也就是更好发表的。

    苏嘉福看着凌然的脸,又补了一句:“科技核心在咱们医院是算A刊的,足够用了。”

    A刊B刊或者C刊是各个单位自己决定的。云华医院在内部认定的时候,要求受聘副主任的必须发表一篇A刊,受聘主任的必须发表两篇A刊,受聘主治就只需要一篇B刊了,除此以外,每年打分的时候,不同级别的期刊的分数也不同。

    当然,这是最低控制线,不同的科室又会有自己科室内的政策,像是急诊科就没有更多要求,精英手外科则对副主任就有SCI的要求。

    麻醉科施行的也是医院的标准,因此,对苏嘉福和凌然来说,若只是奔着评职称去的话,A刊的火力就足够了。

    吕文斌却是撇撇嘴,道:“我们凌医生是发表过中华牌的,你就发表一篇科技核心,把大家使的团团转啊。”

    中华牌指的是中华打头的一批期刊,由中华医学会主办,影响因子普遍较高,很多的发表难度都是超过SCI的,在医生圈子里,是比核心期刊更高档的一流了。

    苏嘉福不由的脸一红,道:“我知道凌医生发过《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但是,鱿鱼海参吃了,就不吃红烧肉了吗?”

    “你这个理论说的……”吕文斌回头看看自己的猪蹄,总觉得贬低红烧肉不太好。

    “要是能发表中华牌的,我也想发表啊。”苏嘉福的年龄大一些,高考600多分的智商转起来,默默的掏出手机,刷了猪蹄旁的二维码,一口气买了四只猪蹄,分别递给凌然、吕文斌和马砚麟,再给自己留一根,才笑道:“我是这么考虑的,咱先积累素材,有了病案的基础了,我再来写文章,到时候,中华牌有希望,我就送中华牌的,中华牌的没希望,我再来中文核心,实在不行,科技核心肯定能发,至少不会白浪费时间。”

    他此前就已说好,会给吕文斌和马砚麟第二作者。对于规培医马砚麟来说,那自然是欢呼雀跃的好事了,但要收买吕文斌则有点不足够。

    毕竟,以第二作者署名的文章,在评职称的时候是没用的,功利的看,第二作者也就是好看罢了,最多积累一个数字。

    不过,看看手里的猪蹄,吕文斌的态度稍有些松动,看向凌然,道:“凌医生,你怎么说。”

    “你觉得多少个案例,能发表一篇中华牌的?”凌然轻轻的一句话,却震的其他三人眼皮子直跳。

    “三……三十几个四十个案例的话,再加上随访,应该能上。”苏嘉福咬咬牙,再道:“随访都交给我就好了,您只要能凑够足够的案例。”

    不等凌然点头,他的眼前就是一道金光闪过:

    任务:五十例断指再植。

    任务奖励:中级宝箱。

    凌然表情不变,道:“我们做50例,剩下的交给你了。”

    说完,凌然吃光了猪蹄,掏出手机,在三人惶恐的目光中,打给了霍从军:

    “霍主任,我们商量好了,准备做50例的断指再植,对,要求和之前的一样……我们也可以积累案例素材,之后以手外科的视角写一篇论文……好,50例断指再植,两篇论文!”

    放下手机,凌然淡定的对吕文斌和马砚麟道:“你们可以睡个午觉,下午就有新病人送过来了。”

    “您不累啊。”吕文斌说话的时候,嘴角都在发颤。

    “我啊……我感觉还是精力充沛的。”凌然说的是自己目前总计110瓶的精力药剂的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