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7章 麻醉科论文

第167章 麻醉科论文

作品:《大医凌然

    一个撕脱性的食指,让凌然做了三个小时有余,才算是做完。

    等凌然剪短线,丢下剪刀的时候,别说是两名助手了,护士都是“嘤咛”一声,瘫软的样子。

    “显微外科真的好累。”小护士王佳哼哼唧唧的,她是急诊科的护士,习惯的是大开大合的伤口和澎湃的鲜血,对于越玩越精细的断指再植,多少有些不能适应。

    巡回护士跟着点头:“三个多小时的心梗病人都可以宣布死亡了,我们就做了一根手指。”

    “最可怜的是手术费和tang法的差不多。”王佳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看吕文斌,道:“买根猪蹄就不剩下什么了。”

    “那就省下钱来减肥吧。”

    “不,我要正常两倍大的猪蹄。”王佳手插着腰,气势十足。

    吕文斌呵呵的笑两声,道:“我的脚可能肿的有两倍大。”

    做手术的时间长的,拖鞋都有穿不进去的,脚肿可以说是外科医生的职业病了。

    凌然也是累的够呛,用抓法给自己拿了一会脖子,听他们说的可怜,顺手取了张纱布,就给吕文斌和马砚麟各自推拿了两分钟脖颈。

    年纪轻轻没人爱护的一只住院医,一只规培医,哪里享受过这个,两个人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几个小时的注意力集中什么的,完全不觉得辛苦了。

    等给他们两人推拿结束,凌然再抬起头来,就见王佳星星眼的望着自己,手里捧着一只纱布。

    “纱布的数量要点清楚哦。”凌然提醒了一句,顺手结果纱布,手拿在了王佳的脖子上。

    王佳“啊”的一声,就没了声息。

    再给巡回护士推拿之后,凌然看向了麻醉医生苏嘉福。

    苏嘉福呵呵的笑两声,道:“我没那么累,就不浪费你时间了……不过……”

    苏嘉福一只手搓着圆凳,很不好意思的模样。

    凌然很配合“恩”了一声。

    “咱们单独聊聊?”苏嘉福道。

    “好。”凌然向来直接,再转头对吕文斌道:“你帮我去取东西吧,鸡蛋和土豆可以卤吗?”

    有些疲倦的吕文斌立即精神起来:“当然可以了,卤鸡蛋多好吃啊,以后做手术的时候累了就吃一颗,又饱肚子又好吃。土豆更好,土豆煮出来,是沙沙的感觉,和红薯有点黏的感觉不太一样,而且,土豆本身没什么味道,白水煮出来的就撒盐,用卤汤煮,就要稍微调一下了……”

    “那你把鸡蛋和土豆煮好了,就拿到休息室来。咸鸭蛋拿给马砚麟好了。”凌然知道,规培医也是没有科室福利的,毕竟,他们也不算是科室的编制。

    马砚麟不知怎的,热血一下子就涌上了脑袋,连声道:“不行不行,那个是霍主任分给你的……”

    “就这样吧。”凌然懒得争执。

    马砚麟更加不好意思的道:“要不我拿一点就好了,剩下的可以留下来做早餐,午餐也行。”

    凌然深深的看了马砚麟一眼,道:“我最近不准备带饭。”

    说完,凌然就喊苏嘉福出门去了。

    手术室里,吕文斌笑嘻嘻的看了马砚麟一眼:“傻了吧,你什么时候时间见凌医生缺吃的了?”

    王佳护士赞同的“恩恩”两声,道:“吃多了咸蛋也不好,我们都给凌医生配好全营养的餐点了……唔……”

    她一把捂住嘴,以免泄露出更多的情报出去。

    马砚麟和吕文斌都只是“呵呵”的笑两声罢了,有些秘密,只有当事人才觉得是秘密。凌然被投食月余,明眼人都看出来了,那明显是有组织行为。

    ……

    凌然将手术服和手套种种,丢入了抛弃用的圆筒,再问苏嘉福:“你想聊什么?”

    “那个……我听说你写了好几篇论文了。”苏嘉福说话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瞬间就鄙视自己:怎么说都是高考600多分的汉子,怕什么?

    这样安慰了自己,苏嘉福再看着凌然的时候,就更加不好意思了。

    凌然道:“是有写过。”

    苏嘉福摸摸脑袋,道:“那个,我最近也在写论文。”

    “哦。”

    “断指再植的麻醉要求很高,我最近也查了一些资料,又有了一些经验,就想总结总结,发一篇论文。”苏嘉福说的很谦虚。比起tang法或者大部分的三级手术,断指再植的麻醉要求都是较高。

    首先,断指再植的时间很长,动辄三四个小时,七八个小时的也很常见,麻醉既要维持镇痛,还要保证患处的血供,不能发生血危现象。

    这里的每一项要求,对于麻醉医生的要求都不低,采用现成的麻醉方案是否能坚持这么长时间都是两说,更不要说许多麻醉医生是有用药习惯和倾向的。

    苏嘉福也是跟着做了多场的断指再植,才有资格陪着凌然做断指再植,而在最近一段时间的麻醉过程中,苏嘉福一边排除风险,保证麻醉质量,另一方面,也是积累了经验。

    与外科医生类似,麻醉医生想要晋升,同样需要发表论文。

    苏嘉福在麻醉科内缺少内援,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凌然……和他背后的霍从军。

    苏嘉福很快提出了建议:“我们可以合作发表论文,并列第一作者,但我要在前面……另外,我要用咱们一起做过的断指再植的案例……”

    “为什么不重新设计病案?”凌然打断了苏嘉福的话。就他所知,如果不是非典型的案例,采用几个常规病案做基础来发表的医学论文,是较难通过的。

    所以凌然才会写xxx例tang法手术探索之类的题目。

    苏嘉福却是被凌然给说愣了:“我们总共就有这么多个病案……”

    “你不如总结几个预设性的问题,我们通过病案来证实。”凌然给出了他的意见。

    高考600多分的苏嘉福陷入了常考。

    “如果要多做病案分析,最好能有一点补助。”苏嘉福说的有些心虚,又道:“我在麻醉科没有申请道经费,不知道急诊科能不能帮忙出一点。”

    他拉了凌然一起,也是为了能弄到一点经费。

    写论文,通常是不用多少经费的,但若是一直没有,也是恼人。

    凌然的回答,干脆极了,道:“我们去找霍主任要。”

    等苏嘉福弄清楚凌然在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霍从军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