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6章 逆行法

第166章 逆行法

作品:《大医凌然

    周一。

    凌然带着自己的论文,精神抖擞的来到云华医院。

    清晨五点的医院,正在缓慢的清醒当中。数以十计的早餐推车,占领了云医的几条行人通道。前往停车场的路上,保安们也开始收费了。最活跃的是黄牛党们,他们贩卖出名的专家号码,无论是主任号还是副主任号,皆以名气论,公平公道,以至于医生们偶尔也以此价格来打趣。

    门诊的收费台前,也开始排出了漫漫长队,13块或17块的专家门诊是他们的首选,只有专家号挂完了,才会有人选择5块或7块的普通门诊。

    混迹其中的黄牛党,又可以将17块的专家号,提价到60块,想80块,甚至180块卖出。

    潘华带着“日本专家”回来的当月,专家号最高卖到500元,在云华医院也是少见的。

    比起明星演唱会之类的黄牛票,医院的黄牛票就更显的一本万利了。专家们每周都会出诊,既不愁卖出,供应量又很稳定,交易还以现款为主……

    急诊楼反而更加安宁一些。

    晚上的病人都被安顿好了,白天的病人还没有来,接诊区的护士都有些昏昏欲睡。

    “给你们带了一些水果。”凌然将一袋家里拿来的水果放在了候诊台上。

    两名小护士惊喜的道:“凌医生好客气。”

    “应该的。”凌然对礼尚往来的认识还是蛮深的。他现在经常收到护士小姐姐和医生小姐姐和病人小姐姐和家属小姐姐以及大姐姐和其他人的礼物,总归是要回报一二的。好在凌然的老妈陶萍一直在给凌然准备回礼,物资供应勉强充足。

    “哇,葡萄好新鲜啊……”

    “还有苹果,我最喜欢吃苹果了……”

    两名护士小姐姐不管真假,总归是对凌然的礼物表示了好感。

    “葡萄和苹果都是街坊的亲戚朋友种的,我家每年都有提前定一些,到了采摘季节就可以随时送到家里来。”凌然特意说明,又道:“虽然还是用了化肥农药,但是都在标准内,很好清理的。”

    两名小护士兴奋的连连点头,异口同声道:“凌医生最好了。”

    凌然微笑入内,再将写好的论文放在霍从军的桌子上,就换了白大褂,前往手术区。

    在手术区再换洗手服,入内经过休息室,毫不意外的闻到了卤肉的味道。

    凌然微笑入内,赫然发现一个平盘,堆了十几只猪蹄,右下方还放着一个小牌子,挂着二维码,旁边还写着说明:为平衡收支,猪蹄每只19.9元,请自行付款。

    再抬头,才见吕文斌笑容满面的站在桌子旁边,白大褂越看越像是厨子穿的。

    “手术准备好了吗?”凌然的关注点始终是手术室,猪蹄什么的……好吃当然也很有用。

    凌然说话的同时掏出手机,扫码了一只猪蹄。

    吕文斌从底下捞了一只大的,双手递给凌然,再笑道:“手术室都备好了。麻醉医生还是苏嘉福,磁共振的片子也放里面了。38岁的空调工,装空调的时候手卡住了,左手食指旋转撕脱性离断,皮肤缺损比较严重,肌腱和血管都有抽脱。”

    相比切割伤,旋转撕脱性的离断要严重的多。

    对于医生来说,再植的成活率也会降低。

    凌然缓缓点头,问:“患者和家属对手术的期望值是什么?他们知道完全恢复的可能性近乎于零吧。”

    “家属理解。”吕文斌道:“我告知他们会植皮和移植血管了,手指变短也是必然情况。家属表示能够接受的。不过,患者希望能够尽可能好的恢复手部功能,另外恢复的快一些,能早点重新工作。”

    吕文斌说着停顿了一下,又道:“病人的家庭条件不太好,对于医疗费用,也比较在意。”

    凌然微微点头,对于断指再植来说,这些都算是正常范围内的要求。

    断指再植遇到最多的病人就是产业工人。产业工人对于外表的在意程度比较低,更更关注的还是生存能力,以及医疗负担。

    “入内吧。”凌然丢掉猪蹄骨头,再去抹干净嘴,洗干净手,进入手术室内。又在护士的帮助下,穿上覆盖全身的手术服。

    此时的手术室内,就处于近乎无菌的状态了。

    不过,急诊科的手术室,无菌标准向来不高,手外科也是如此。毕竟,病人每次入内的时候,都不可能对其做彻底的清洁。

    神经外科做颅脑的手术室可以,心胸外科的手术室也可以较好的杜绝外来污染物,急诊科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了,手外科同样没有。

    同样不会有高洁净度手术室的还包括普外科,当一包屎喷到房顶的时候,任何高洁净度手术室都要抓瞎。

    凌然照例先核磁共振片。吕文斌和马砚麟一起解开包裹在患者手上的毛巾,并尝试着清理患者非手术位的油污。

    等凌然读好了片子回来,再接着进行清创。

    只见他的腰和颈部保持挺直,双腿分开,肘和腕部都被稳稳的支撑着,精神高度集中……

    吕文斌和马砚麟都是边看边学。

    外科医生里面,最注意术姿(手术姿势)的就是显微外科。因为显微外科是典型的体力外科,需要长时间的专注不说,身体的负担也是极其严重的。

    没有一个良好的术姿,显微外科的医生不等成名成家,自己就该上手术台了。

    “灯低一点。”凌然命令了一句,巡回护士立即过来,将患手一层的照灯往下压了压。

    照灯的主要功能是保持温度。

    断指再植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手部的温度,一旦血液温度降低的太厉害,再植的断指想要成活就很困难了。

    与此同时,麻醉医生苏嘉福也打点起精神,随时关注着监视器,时刻准备处理血管痉挛和血液凝结的问题。

    在手术室里,除了肝素以外,医生还可以使用数支罂@粟碱,后者的效果更突出,属于超级有效的特效药,在很长时间里,大概都无法被淘汰。

    “今天采用逆行法。”凌然做完了清创,也就做出了决定。

    顺行和逆行是相对于缝合的顺序来说的。

    所谓顺行,是先固定骨关节,再缝伸肌腱,然后指背肌腱,指背皮肤,再缝屈肌腱、动脉和神经,最后指掌侧皮肤缝合。可以看做是先易后难。

    逆行基本就是反过来,缝好了最难的动脉、神经和屈肌腱,再做关节和伸肌腱等。

    新人做手术一般都是顺行,能够一步步的完成更多的步骤,并一步步的建立信心。逆行就属于较为高端的操作了,只有少数医生才会采用。

    凌然如果只是大师级的断指再植,或许就会只掌握顺行法,也就是现在的完美级,才让他能熟练的使用逆行法。

    顺行逆行在结果上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区别主要是医生的习惯、患者的状态,以及对风险的掌控能力。

    就撕脱性的伤口来说,骨关节的固定相对更轻松,动脉和肌腱再植就是重中之重了。

    凌然和马砚麟各在双人双目显微镜的一边,吕文斌则自用一台高倍显微镜,自右手臂的上游,截取病人自体血管,以供移植。

    动脉要移植,静脉也要移植,皮瓣更要大面积的移植。

    这一根手指,三人做了2个小时,才做完了最难的部分。

    “再装一个10-0。”凌然稍有些疲惫,眼睛却没有离开显微镜,生怕丢失视野。

    嗤。

    手术室门被打开了,刘护士笑盈盈的进门:“你们出来了记得领鸡蛋啊。一人一盒土鸡蛋,一盒咸鸭蛋,副主任以上有多一盒4个的土豆。”

    停顿了一下,刘护士又道:“凌医生,霍主任让你领他的那份。”

    “哦。”凌然依旧没有抬头。

    吕文斌和马砚麟同样如此。

    刘护士早就习惯了,笑呵呵的又去隔壁手术室通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