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5章 论症

第165章 论症

作品:《大医凌然

    邵家馆子。

    一如既往的热闹。

    繁华的小吃街带来的滚滚人流,进入横街之后,就分散开来,又汇聚于此。

    游客食客不分彼此,无论西装革履或拖鞋汗衫,都是馋虫在腹的模样,或入内而坐,或者就站在门口快吃。

    邵老板双手抓着大把的小肉串,前面的尖儿翘起来,后面担在铁架子上,只用小拇指和无名指勾着铁签子翻动,动作娴熟而优雅。

    比起伙计们,邵老板的号召力就更强了。

    医生们多亏打了电话,否则连个座位都混不上。

    “邵老板真是把烤肉给玩出花来了。”周医生望着邵老板,一边咽口水,一边赞叹。

    “我上次请骨科的人会诊,我看他们弄钉子,弄的还没有邵老板的铁签子舒服。”资深住院医郑培摇头晃脑的嗅着味儿,还用手捋着下巴的短胡须。

    “邵老板最经典的还是牛肚。”面貌普通以至于难以被记住名字的住院医笑眯眯的,说着没有人在意的话。

    与周医生同年的主治左良才面带神秘微笑,道:“我给你们说,邵老板做的最好的,其实是羊杂。羊杂汤不说,羊杂都好吃的不得了,尤其是羊眼,那个味道,我给你们说……”

    “好吃?”郑培好奇了起来。

    “那肯定好吃啊。”左良才摇摇头,又道:“就是云华这边人都不爱吃羊杂,邵老板做了一段时间就不做了。正好那次是胰腺炎吧,应该是胰腺炎那次,他住院出来,就不搞羊杂了。”

    “那胰腺炎就是羊杂吃出来的吧。”周医生深表怀疑,转头对凌然道:“你没赶上,邵老板胰腺炎的那一次,云华好像是胰腺炎大爆发吧,我一个星期收了10个人都有,动不动就陪普外开腹腔,你今天问的腹腔手术的操作,当时直接就上手了。”

    “为什么要陪普外开腹腔?”凌然有些奇怪。

    “胰腺炎大爆发,普外也忙不过来啊,就抓壮丁呗。”周医生感慨道:“我当时一天陪着做了4台手术,简直惨绝人寰。”

    凌然瞅瞅周医生,没太理解。

    左良才这时候咳咳两声,道:“话说,邵老板刚才开始,就把手搭在左腹了。”

    被他这么一说,几名医生立即就转头看了过去,一个个神色认真。

    “如果是邵老板的话,会不会是结肠炎?”周医生缓缓开口,又道:“肾结石的可能也有,但他是经常体检的人,又刚从医院出来,不会现在肾结石的。”

    郑培边听边想,道:“刚才就说胰腺炎,会不会是邵老板出来以后,又暴饮暴食了?”

    周医生摇头:“才出院的人,再说了,邵老板得过一次胰腺炎了,至少都要注意一些吧,我猜不会是食物的问题。”

    “难说,自家店里做的东西总要尝一尝吧。他在医院里吃的那么清淡,出来一下子尝的油腻了,或者不干净的油什么的,还是有可能的。”

    “邵老板用油还是讲究的。”左良才用说公道话的语气,道:“我压三成结肠炎,三成输尿管炎,四成存疑。”

    凌然这时候缓缓的道:“邵老板换了手。”

    众人齐齐一声“咦”,再看过去,果然见邵老板左手抓着烤肉,右手拄着腹部。

    郑培摸着胡子,道:“右腹疼痛,本来首先考虑阑尾炎,但邵老板的阑尾,应该早就不在了吧。”

    “杜副主任主刀割的,我记得。”左良才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这么一看,还真是肠炎和输尿管炎的可能性比较大。”周医生向同年左良才点点头。他们当年都是一起轮转内科的。

    旁边普丑轻声道:“如果右腹隐痛的话,是不是还可以考虑肝脏和胆囊的问题。”

    “肝脏不可能,肝脏病变的话,他之前住院就查出来了,相比你说的两个问题,胆囊的可能性更大。”周医生很专业的给出了进一步的判断,接着又道:“如果左右同时隐痛的话,应该就是肠炎吧。”

    “恩,肠痉挛会更疼一点。”左良才说着起身道:“我去给他做个体格检查。”

    他话音刚落,就听凌然道:“又换手了。”

    众人赫然发现,邵老板的手,已经是摸到了心脏的位置。

    “邵老板有先天性心脏病。”

    “当年做好了的。”

    “这个还是高危因素的。”

    “小郑的心肺复苏做的好,你准备一下啊。”

    医生们吃着新端上来的牛肚,认认真真的做着分析,像是做会诊似的。

    一般的科室级的会诊,也就是两三名主治参与。

    倒是一名易被忽略的住院医,此时期期艾艾的道:“你们说,邵老板会不会是在围巾上擦手?”

    几名医生盯着邵老板看了起来。

    一会儿,众医齐齐发出“哦”的声音。

    凌然亦是有些遗憾的看看邵老板的腹部。

    如果真的是结肠炎的话,刚学的技能就可以发挥作用了。

    他此前也没有做过腹腔下的手术,要是从阑尾炎做起的话,其实得积累一段时间了。

    即使是专科医生,其实也都会一些腹腔下的手术的。普外普外,既然叫做普通外科,自然是外科中的基础,外科医生多多少少都得懂一些。

    “烤肉好了。”邵老板拿着小串的肉串过来,给医生们的桌子上分了一半。

    医生们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再烤出来的再拿哈,凉了就不好吃了。”邵老板拿着剩下的烤串,准备分给其他桌的客人。

    医生们细细的审视着邵老板。

    邵老板有些心虚,又拿10串,放到医生们的桌上,道:“你们先吃嘛,不够再喊我。”

    医生们用眼神讨论着。

    “那个……我脸色还好吧。”邵老板先给自己照镜子。

    有的医生点头,又的医生摇头。

    邵老板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这下子,刚刚点头的医生摇头了,摇头的医生点头了。

    邵老板急了:“究竟是……”

    噗通。

    房内一声闷响,几秒钟后,就听一名伙计用冷静的语调喊:“老板,仨儿晕倒了。”

    几名医生“唰”的站起来,只有周医生习惯性的往后缩了缩。

    坐在最外面的左良才和郑培,快步前往事发地点。

    须臾,两人一人端着一盆牛肚回来了。

    “中暑。”

    “热晕的。”

    两人差不多同时感慨了一句。

    邵老板莫名的觉得浑身一轻,连忙回身,继续烤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