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3章 二次

第163章 二次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直接赶到了手术室。

    装作坚强的吕文斌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报告道:“患者皮温降低2.5摄氏度,皮色惨白,肿胀程度+,我给用了……”

    “他抽烟了?”凌然并不意外。

    尼古丁的依赖性极强,戒断难度并不比大烟之流来的小。

    普通人戒烟,在个人有强烈的主观意愿的情况下,还有可能失败。断指再植的烟民可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指会断,更没做好要戒烟的准备。医生要求的戒烟命令,总会有人不遵守。也是因为这样,欧美才会有大量的骨科医生,拒绝为烟民做断指再植。

    吕文斌没想到凌然的反应如此轻微,点点头,再道:“据说是吸了两次,这次只吸了一口。”

    “多少不重要。”凌然去看了病人的情况,又问:“病人家属签了手术同意书吗?”

    “签了。我告知他们,怀疑吻合口有栓塞形成,所以要切除吻合口重接动脉,也给他们说了,第二次的风险很大,病人家属坚持保留手指。”吕文斌颇有些沮丧。二次重接就算是成功了,血液循环也可能无法建立,手指日后的功能性,更是不能与之前相提并论了。

    对于刚刚开始做断肢再植,并产生成就感的住院医来说,这种事比20个小时的连续工作还要糟心。

    凌然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并不多说什么,只道:“那就做吧。”

    重接动脉比断指再植要简单的多,只是多割两刀的事,对他来说,从确认栓塞位置,再到血管重建,无非就是大半个小时的工作量,还是他有意放慢速度的情况。

    上一次做断指再植的时候,凌然就考虑到了尼古丁摄入的可能性,因此缝合的时候,多缝了一条血管,以提高血运通过率。

    这一次,凌然也尽可能的保护毛海鹏的血管,为血液循环留足了空间。

    一场手术做罢,手术室内的几名医护人员,却全都没有聊天的心情。

    血循环危象不是瞬间产生的,当如此严重的血管栓塞出现的时候,断指内的血管状况,就不容乐观了。就像是堵车严重到堵死的公路,很可能已有多路段压车了……

    多次损伤的肌体,在尼古丁的刺激下,很可能供应更多的血小板。从文献上来看,让断尾再植的大鼠吸烟,血小板的吸附要增加10%,与之对应的还有内皮细胞的低生长率——只有正常组的五分之一。

    凌然可以用外科手段清除吻合口的栓塞,甚至清理的非常干净,可对于断指的血管内部,就只能用药了。

    用药和外科手段的最大区别,在于外科手段由医生主导,药品的功效,很多时候却与人本身的适应力有关。

    这就好像体育届常有使用禁药的,有的人用了禁药,迅速得到了巨大的突破,有的却是改变不大,甚至还有成绩退步的,归根结底,是不同的人对药物的反应不同。

    例如抗凝用的肝素,普遍效果是很不错,总有的人效果极好,或者极差的。

    此时此刻,要保住毛海鹏的手指,给他用的药只达到普遍效果,恐怕是不够好的。

    吕文斌也看出了这一点,结束手术之后,特意道:“不如我留在医院,看着毛海鹏好了。”

    凌然脱下手套和手术服,考虑了几秒钟,道:“可以。”

    “我尽量保住手指。”吕文斌熟悉了凌然的性子,又主动道:“那我明天就不参加手术了。”

    “可以。明天休息一天,暂停手术。”凌然现在也不要求每天都做大量的手术了。比起tang法缝合来说,断指再植的消耗更大,无论是精神、精力还是时间,皆是如此。

    凌然就算身体好,吕文斌和马砚麟迟早也要撑不住的。

    毕竟,到了断指再植的阶段,助手的责任也变的大多了,不再是单纯的拉钩侠了。除此以外,两人还有查房、写病历、做医嘱等等琐事,就算是双人替换,也轻松不下来。

    经历了今天的烟男插曲,凌然也想要休息休息。

    吕文斌则是完全放弃了休息。

    断指再植与其他各类外科手术类似,前期的状况最多,若能闯过去,再植的手指就有很大的几率成活。

    吕文斌熬了一夜,随时做医嘱来配合药品,期望能提高一些成功率。

    第二日的白天,吕文斌依旧是寸步不离毛海鹏。

    接着又是一整晚。

    在此期间,吕文斌只是间断性的睡一会,但凡有风吹草动,或者手机的定时震动,他就会清醒过来。

    这样的生活,吕文斌其实并不生疏,他煮猪蹄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算好时间,该放什么料就放生料,抓紧空闲的时间休息睡觉……

    只是相比猪蹄,想等到断指的颜色变化,太过于艰难了一些。

    第三天。

    凌然照例查房。

    吕文斌头发乱蓬蓬的站了起来,与家属们一起,站到了病床的另一侧。

    毛海鹏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手指依旧是灰白一片,甚至带着微微的黑灰色。

    “把用药记录给我看一下。”凌然要了病例,自上而下的。

    不像是内科医生们,外科医生的用药通常简单粗暴,以解决症状为宗旨,并不追求深层次的因果联系。尽管如此,凌然还是能从吕文斌的医嘱中,看到他的尝试和努力。

    扩张血管、降低血液粘度、提高恢复能力、增强心肺功能……能做的事,吕文斌都尽可能的做了。

    凌然放下病例,看向吕文斌。

    吕文斌的眼神飘忽,不愿意与凌然相接。

    凌然静静地等待着。

    许久,吕文斌终于沙哑着嗓子,道:“保不住了……截肢吧。”

    毛海鹏的老婆听到他开口,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怎么……怎么还是要截肢呢,用了那么多药,受了两茬苦……”

    女人栖栖遑遑的哭着,凌然也只能默默的看着。扪心自问,若是能预知未来的话,他或许会做出不同的决定,譬如直接截肢,更严格的戒烟手段,最起码,可以放弃二次重接,甚至拒绝吕文斌的看护要求,都可以节省大量的资源,省去病人和家属的付出,无论是金钱精力时间,还是精神上的创伤与肉体上的折磨。

    但是,如果不能预知未来呢?

    凌然想,他多数还会为毛海鹏断指再植的。

    尼古丁并不是必然导致截肢的,毛海鹏也不是必然会抽烟……

    “截肢是目前唯一的选择了。”凌然终于可以给出一次必然的答案了。

    女人流着泪,道:“不能不截吗?没有指头怎么行……”

    “已经坏死的断指,对其他手指是一个很大的风险项。最好是现在就送进手术室。”凌然看看表,道:“我们尽快做完。”

    病人家属犹豫再三,最终却都是看向了吕文斌。

    “只能截。”吕文斌也是无可奈何。

    再劝说了几句,家属终于签署了新的知情同意书,毛海鹏也是第一时间,被推入了手术室。

    六小时后。

    凌然重新站到了毛海鹏的面前。

    毛海鹏的手被整个包了起来,手指更是缺损了一只,整个人反而稍稍有了些精神。

    看到凌然,毛海鹏稍稍有些激动,口齿不清的说了句“谢谢”,接着就猛烈咳嗽,再说的清楚了一些:“凌医生,麻烦你们了。”

    “感觉怎么样?”凌然询问。

    “还行,不想着恢复了,压力还小点。”毛海鹏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勉强可以说是想开了。

    “复健还是要做……唔……”凌然停顿了一下,因为他的面前,刚刚出现了一只新的初级宝箱。

    成就:病人的衷心感谢

    成就说明:病人的衷心感谢,是对医生的最大褒奖。

    奖励:初级宝箱

    凌然望着毛海鹏颇感吃惊,能够给出两次“衷心感谢”的病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甩甩手,顺便打开了宝箱。

    只见一片流光溢彩中,又是一本银灰色的书籍出现,扉页上赫然写着:

    间断水平褥式内翻缝合法(专精),又名赫尔斯得缝合法,多用于胃肠道浆肌层缝合。

    凌然再吃一惊,开箱两连中,同样是他第一次见。

    “截肢了也好,免得以后还担惊受怕。”毛海鹏近乎自言自语的解释,另一只好着的手在床单上,不停的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