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1章 垂直褥式内翻缝合法

第161章 垂直褥式内翻缝合法

作品:《大医凌然

    “邹记者请看,我们云医的复健室,可以说是省内第一了。专业的复健科室的建立,也是我们手外科首倡的。”王海洋一路走,一路向邹雅雯介绍情况。

    手外科的复健室宽敞明亮,面积宽广,间数众多,向来是手外科和云医的宣传门面。

    邹雅雯配合的摆了几个pose以拍照。

    王海洋乐呵呵的继续介绍:“我们的复健室,相对于病床的比例是非常高的,不止在昌西省内,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

    邹雅雯露着笑容,跟着转悠了几间,再听着各种介绍,很快就腻味了。

    她也不想深究不同的复健室有什么区别,就问:“凌医生,你有病人在复健室吗?”

    很显然,邹雅雯已经从虾肉的尴尬中脱离出来了。

    凌然又被送到了前列,道:“有的。”

    “能看看你的病人吗?”邹雅雯的语气柔柔弱弱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种容易受欺负的女主持,不仅令男生油然生出保护欲。

    但是,在场的女医生和女护士,默默的用鄙视的余光瞅了眼做作的邹雅雯。

    “你看病人的手环,就知道病人所属了。显示急诊科的都是我的。”凌然的回答,不免有些不够尽兴。

    邹雅雯轻轻的撅撅嘴,正好进到新的一间复健室,就挨个去看病人们的手环去了,那小动作的诱人,还有令人怜惜的联想,顿时让几名小医生气愤起来。

    但是,大家却又同仇敌忾不起来。难不成,要让凌然去安慰女记者吗?那不是把这个柔弱知性的女记者推给了凌然吗?

    大家看着邹雅雯弯腰翘臀的动作,不由陷入了沉思。

    “这几位都是凌医生的病人啊……呀,这位也是……这位也是……都是呢……”邹雅雯一个一个的看过来,发出轻轻的惊叹声。

    凌然表情木然:“这间复健室就是分配给急诊科的。”

    “你不早说,还让我去看手环。”邹雅雯轻轻的拍了一下凌然的胳膊,心里暗叫一声好硬,接着就是一阵幸福感出现。

    凌然心道,我是教你一个普遍的方法,你却直接想要答案。

    对于直接要答案的伸手党,凌然是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自然连解释都不会解释。

    邹雅雯太擅长察言观色了,一看凌然的表情似乎不太高兴,就立即开始反省:凌医生莫非不喜欢别人碰他?那不可能,也许他不喜欢太主动的女孩子……有可能,但是,不主动如何吸引凌医生的注意力呢?恩,凌医生有可能是那种特别有征服欲的男人,像是五十度灰……哎呀,好羞耻。

    所以,在摆了一个漂亮的姿势以后,邹雅雯就集中精力在工作中了。

    单就工作来说,邹雅雯其实是相当优秀的。

    她是五道口金融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因为长相漂亮,专业对口,进入了某省金融频道做主持人,却因为受不了长相普通年龄偏大又有家室的中年男人的纠缠,才辞职来到了《云华日报》。

    对于采访,邹雅雯是有自己的技巧和底气的。

    只见她找到一名长相普通年龄偏大的中年男人,先是教他正确的剥虾顺序,再递出一枚刚买的小龙虾,那男人就不顾手指的疼痛,哼哧哼哧的剥了起来。

    “哇,剥的真好。”邹雅雯赞了一声,又带着一盒子小龙虾,找到了另一名病人。

    众人都很配合。

    不说美女不美女的,对着摄像机的时候,大家总是要乖巧一些的。

    一群医生看着邹雅雯摆拍并采访,都只能默然无语的看着。

    对他们来说,剥小龙虾作为手指恢复的判断标准,实在是业余,但是,人家本来就是业余的啊。

    “哇,你也是凌医生给你做的手术吗?”

    “哇,几天就恢复好了吗?”

    “哇,你们最近的恢复速度特别快是吗?”

    邹雅雯在复健室内来回移动,姿态优美,语言风趣,又不断的推崇手外科和医生们的价值,引的小医生们浑身都轻飘飘起来。

    “哇,你是凌医生给做的断指再植吗?”邹雅雯又来到一名患者面前问。

    “我是来换药的。”31岁的毛鹏海,冒着冷汗被护士刺破皮肤以使用肝素,来保护手指不被血栓杀死。

    邹雅雯望着还有些黑的手指,后怕的道:“看起来很严重呢。”

    “废话不是。”毛鹏海身上冒着冷汗,态度极不好。

    一名复健室医生连忙上前,将邹雅雯挡开了,低声对她道:“病人正处于戒断反应状态下,比较焦躁,咱们换个对象采访吧。”

    邹雅雯吓了一跳:“戒断反应?他是……那个……瘾君子?”

    “烟民。”复健室的医生道:“这个病人有15年的吸烟史,本来是拒绝给他做断指再植的,但因为病人和家属的强烈要求,另外,病人也有较强的戒烟的意愿,他现在正出在戒断反应中,浑身疼,胸闷气短,晚上睡眠也不好,白天又困,很明显的尼古丁缺乏的表现……”

    “是趁着做断指再植的时候一并戒烟吗?很有毅力啊。”邹雅雯赞了一句:“那我更想采访他了。”

    复健室的医生哑然失笑,道:“他是不能吸烟了。”

    在旁的王海洋主任站出来,笑一笑,再指指自己的手指,模拟道:“手指的血管很细,尼古丁会让手指血管痉挛,产生血栓……总而言之,吸烟是断指再植绝对不允许的。”

    “那要禁多久?”这句话却不是邹雅雯问的,而是慢吞吞走过来的毛鹏海问的。

    复健室的医生叹口气,道:“毛先生,我给你讲过了,吸烟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为什么不趁这个时间,将烟彻底戒掉呢?”

    “我也是想戒,就是难受,心里想。”毛鹏海很是无奈的捂着胸口。他现在深呼吸都会觉得疼,感觉比手指的痛苦还深。

    王海洋摇摇头,道:“毛先生,从我们手外科的角度来说,你任何时候吸烟都是有风险的,尤其是开始的几个月,戒烟对你的好处数之不尽,吸烟却是非常危险的。”

    “就抽一根也危险?”毛鹏海问。

    “非常危险。”王海洋严肃的道:“不用一根,就是半根烟,所含有的尼古丁的剂量,都已经大大超过标准了。”

    “不是有过滤嘴嘛。”

    “有过滤嘴也是一样的!”王海洋察觉到了危险,更加严厉的道:“吸烟是会让再植的手指重新坏死的,你一定一定不能再吸烟了。”

    “我知道,我就是说说。”毛鹏海也是30多岁的人了,只是笑笑,再将目光看向凌然,点点头,道:“凌医生,谢谢你了哈。”

    “不客气。”凌然停顿一下,再道:“不要吸烟。坚持戒烟。”

    “不吸不吸。”毛鹏海讪笑两声,走了。

    一只“衷心感谢”带来的初级宝箱,却是落在了凌然的面前。

    凌然有些意外的看了毛鹏海一眼,挥手将之打了开来。

    就见一本银灰色的书籍出现,扉页上赫然写着:“垂直褥式内翻缝合法(专精)”几个字。

    习惯了精力药剂的凌然,不由的愣了愣。

    垂直褥式内翻缝合法是内翻缝合法的一种,与凌然此前掌握的对接缝合,以及间断垂直褥式缝合皆不同,它主要是用来给胃肠做缝合的,又名伦伯特氏缝合法,是普外经常使用的技术,凌然目前固然是用不上这招,但腹腔毕竟是外科医生们最常出现的领域,掌握一种内翻缝合法,可以让凌然的武器库的应用范围大大的扩展。

    要说有什么遗憾,也就是专精不够高档了。但这也是资深主治钻研多年才能获得的技巧,如此轻易的获得,凌然还是觉得很满意。

    邹雅雯却对毛鹏海的情况很感兴趣,若有所思的对王海洋道:“所以说,你们的复健室,不光要为病人的身体恢复来考虑,还要顾忌到他们的其他情况。”

    “是啊。”王海洋深有感触的点点头。

    邹雅雯微笑着道:“能有这么好的素材,真是难得,王主任,不如您得把凌然借给我,我来给咱们做一个系列的深度采访。”

    深度采访是颇难得的,邹雅雯的条件同样令王海洋思维僵硬。

    他偏头看看其他人,迟疑道:“这个……凌然严格来说,还算是急诊科的人。”

    “那我就得去急诊科采访了?”邹雅雯像是在询问似的。

    王海洋苦着脸:“我再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那今天就这样,您想好办法,可要记得通知我。”邹雅雯昂首挺胸的离开了复健室。

    其他医生也都慢慢的散去了。

    31岁的毛鹏海,凝视着病床大门的方向,等人走光了,赶紧从床铺下面,拿出了一根被压扁的软中华,悄悄的藏在手里,钻进卫生间,珍惜的用打火机的外焰点燃,再很节制的吸了一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