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57章 直达人心的评论

第157章 直达人心的评论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第三根手指做到一半的时候,费舟终于是完成了第一根手指的断指再植。

    剩下的两根手指都在右侧手掌,费舟就算是想挤,也挤不进去了,只能憋着气,让出了位置。

    凌然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头都没有抬一下。

    4个小时的精细操作,就算凌然有经验,也是精神疲惫,感觉快到了极限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铁人三项的选手,即使经常练习,跑到四分之三,甚至一半的时候,依旧累的够呛。

    比较起来,主任医师王海洋就更辛苦了。

    他的年纪原本就是四组医生中最大的,又要掌握整台手术的进度,加上沉重的压力,再等到完成分配给自己的那根手指,更是筋疲力尽。

    王海洋不禁回忆起自己上一次如此筋疲力尽的时刻,然后看向凌然。

    不久前,凌然给他做助手,进行断指再植的经历,是王海洋很难忘怀的。那一天,更是创下了王海洋断指再植的速度记录。

    当然,那是对王海洋本人有意义,对其他人毫无意义的速度记录。

    “王主任,要不然,我来做右手的中指?”费舟一直等着呢,他已经看了中指的X光片,就瞅着位置什么时候空出来,能再来一次。

    身为云医做断指再植最多的副主任,费舟很自信,自己再来一轮的话,速度会更快,质量还会很稳定。

    “我自己来吧。”王海洋却没有给费舟机会。

    他是整台手术的负责人,没理由离开手术台的。

    费舟也没奈何,主任医师王海洋对他来说,也算半个上级医生,而外科医生们的交流,总是直率的让人不舒服。

    费舟怏怏的站到一边,再看看王海洋的操作,看看郭建明的操作,看看凌然的操作……

    大部分人都在看凌然的操作。

    大师级对接缝合术。

    大师级神经束膜吻合术。

    完美级断指再植。

    3000例手部解剖经验。

    大师级磁共振(四肢)。

    所有技术混合到一起来使用的时候,凌然展现出来的并不是爆发式的技巧,而是持续不断的强技巧的输出。

    肌腱吻合,高强度,高稳定。

    血管吻合,用超级细线来缝合,一次成功,仿若大血管。

    神经吻合,对合准确,缝合快速。

    每一个步骤,似乎都很轻易,都没有奇特的难度产生,好像理所当然似的。

    在旁的医生们看的久了,甚至会有自己在看处置室里的清创缝合的感觉。

    毕竟,凌然的表情轻松,而手术的进程也是稳稳的推进。

    这种情况,通常都是发生在弱鸡手术中的。

    但是,为何其他人做断指再植,要面临种种的难关,而凌然没有?

    医生们一旦想到这个问题,就会开始坐立难安了。

    技术本身,固然是重要的。

    凌然的临床决定,则更加令医生们默然。

    每个人的每个决定,都会产生后果。

    这一点对于外科医生来说,尤其直接。

    清创的时候,如果血管截的多了,就有可能要面对血管长度不足而移植的后果。如果为了避免血管移植而截的少了,就可能面对血管感染或血管吻合失败的后果……

    做出正确的决定,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如果一个人能够无限的回溯时间,那么,他就能做出完美的手术来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首先,外科医生是真正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个决定,影响的也许是2秒钟以后,也许就是2年以后,手术台上的后悔药,吃到人饱都没用。

    其次,完美的手术是不存在的。

    只是在众人的眼里,凌然做的仿若完美似的。

    凌然也尽可能的做的完美。

    “凌然……”王海洋忽然喊了一声,道:“你快做完了没有?”

    凌然迟疑了两秒钟,似乎才从拼命缝合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再道:“正在做神经吻合,另外,这边可能需要移植皮瓣。”

    移植皮瓣就是植皮了,需要从病人自身割去一块皮瓣,补到所缺的部分,如此两边都可以生长,更有利于恢复。

    但是,相比普通的缝皮,增加了皮瓣移植之后,工作量和难度都上升了。这样的操作,也不适合马砚麟来做了。

    王海洋点点头,道:“神经吻合做完,皮瓣交给康医生,你来帮我。”

    正在给王海洋做一助的康久亮神色难明的瞅了凌然一眼,低头没吭声。

    一会儿,凌然完成了神经吻合,并与主治医生康久亮交换了位置。

    若是在平时,技术水平突出的康久亮,都可以主刀稍弱一些的手术了,做一助已经有些委屈了,哪里想到,竟然还要被王海洋嫌弃。

    而且是换位给更年轻的,更帅,更高的凌然。

    然而,他也没什么好反抗的。

    人家tang法做了几百例不说,断指再植明显熟练的要命,王海洋想要凌然帮手,康久亮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

    手术室里,安静的像是会议厅似的。

    只有钻头的声音,像是领导的演讲似的,“呜呜呜”,“嗡嗡嗡”的叫唤……

    凌然从主刀转为王海洋的一助,从拿着持针器变为引线小王子,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和过度。

    对凌然来说,这种位置的变化,就是单纯的空间位置的变化而已,对于医生的地位之类的东西,凌然从来都很少考虑,甚至是拒绝思考的。

    像是他小时候参加合唱团,老师自然会将他安排到队伍的前排中间位置,甚至在他明确表示不愿意唱歌之后,老师宁愿让他站在中间对口型,也不愿意凌然离开合唱团。从那个时候开始,凌然就知道,空间位置的重要性,是不如人本身的重要性的。

    站到一助位置上的凌然,也不只是单纯的穿针引线。

    他与王海洋主任配合过,熟悉他的操作,更能够做到查遗补缺。

    在王海洋累的要命的时间里,凌然的操作频率和强度,也大大的增加了。

    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例小儿断指再植,出现在79年的10月24日的401医院,由大牛程国良操刀,但因其已经连续手术42小时,总计四指的断指再植,最后做的示(食)指失败。

    王海洋别说没精力做42个小时的手术了,4个小时的手术做下来,都可以说是筋疲力尽了。

    将凌然叫了过来,王海洋本身就有让他保驾护航的意思。

    再半个小时后。

    王海洋彻底累瘫了,于是指示凌然,道:“你来缝一条动脉。”

    他们已经做到了最后部分,单纯的提高速度就没有必要了,缝合的手指,也可以尽量多的缝合一些血管了。

    凌然回了一声“好”,就要了持针器。

    一条血管,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

    “再缝一条静脉?”凌然翻看了一下小孩的右手中指。比起只损失一根或者两根手指的病人比起来,一口气损失八根手指,未来的恢复会更困难,因为没有手指能够提供代偿作用了。

    可以想象,未来的复健工作,也将是数倍的辛苦与困难。

    此时多缝合血管,能够尽可能的提高病人的恢复能力,也能更好的保证手部的功能性。

    王海洋自然不会反对,任由凌然做了四根血管的吻合,以及更困难的神经束膜吻合术。

    手术进行到这个时候,已经超过5个小时了,凌然完成了左手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的缝合,并辅助王海洋做了半根右手中指的缝合。

    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无比的沉闷。

    但是,聚集在手术室,以及在休息室里观看直播的医生,却是越来越多了。

    断指再植原本就是手外科最高端的手术之一,做的频率还很高,对云华手外科的医生们来说,看断指再植的频率比看电影的频率都多。

    有些人看几年电影就敢写影评且挥斥方遒了,学医多年且实操过的临床医生们,对于断指再植的感想就更多了,大家忍不住纷纷发表声情并茂富有感染力的直达人心的高屋建瓴的一针见血的言简意赅的真知灼见:

    “帅!”

    “真帅!”

    “好帅!”

    “牛逼!”

    “贼牛逼!”

    “贼他娘的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