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56章 质更高

第156章 质更高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你接着做左手环指(无名指)。”王海洋不可能放着凌然不用,等着其他人做完手里的活。

    断指再植是最争分夺秒的手术之一了。

    今天的手术更是如此。

    要想5岁小病人的8根手指都能用,就要尽可能快的为他缝合。

    好且快的手术,是断指再植的术后恢复的重点。血运很重要,尽早恢复血运是最重要的。

    没人知道离断的手指,失血多久就会坏死,也许20个小时,也许8个小时,也许12个小时——中国小儿断指缺血时间最长的案例是56小时后,由无@锡手术外科医院再植成功,但是,想必没有人愿意主动挑战记录。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况,有一点是不会错的,你让它尽快恢复血液流动,它的恢复就会越好,功能性就越强。

    一组,二组和三组的断指再植都只进行到一半左右,所有人都没有完成最重要的血管吻合,更有同样复杂的神经吻合等待着众人……

    就他们目前的速度,一个半小时内都结束不了。

    这种情况下,别说是空出凌然了,让别的医生替换凌然都没道理,凌然做的最快,又年轻有精力,让他继续做下去是最正确的选择。

    替补的几名医生,不论速度还是质量的,都不能与此时上阵的几位主任和副主任比,又凭什么替换凌然呢?

    王海洋不用左右衡量,转眼间就做出了决定。

    他要为整台手术负责,而不能为某个医生的脸面负责——不客气的说,做不好手术的外科医生,本身也没有什么脸面。

    尤其是在云华这样的省级三甲医院里,大部分的外科医生都是奔着技术路线去的,技术不好就会被看不起,这是毫无疑问的政治正确。

    王海洋都已经是主任医师了,他更用不着看别人的脸面。

    凌然同样不会考虑什么人的脸面,而拒绝自己擅长的手术。

    凌然只轻轻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好的”,再道:“马砚麟,你继续缝皮。刘护士,拿左手无名指的核磁共振的大片给我看。”

    马砚麟硬着头皮继续缝皮,引来了众人的侧目。

    马砚麟本人也颇感不安,拿起持针器的时候,手指甚至微微的抖了抖。

    马砚麟不由的看向凌然。

    如果换一名暖心的上级医生,此时大约会有800字的安慰词,让马砚麟不要太紧张。

    凌然却是看都没看马砚麟一眼,就像是平日里的操作一样,自顾自的瞅着核磁共振图发呆,不像是X光之类的小把式,核磁共振片的信息量极大。如一般病人自医院拍摄得来的片子,里面许多内容都是虚化处理的。

    会读片的医生,看核磁共振得到的信息,比透视眼得到的还要多。

    凌然集中精神阅片,马砚麟反而镇定了下来。

    不镇定也不行了。

    做医生的,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的,处理意外情·况,才是外科医生的能力体现。

    马砚麟更多的还是回忆起此前手术室的种种,缝皮、清创是他做最多次的,开刀都做了好几次,让他对人体的手部结构有了更多的认识。

    5岁孩子的手指虽然细小,但做tang法缝合的时候,凌然也做了10例有余的小儿肌腱缝合,位置虽不同,遇到的问题却是类似的。皮肤、肌肉、脂肪等等的触感也是相同的。

    马砚麟定定神,弯针轻轻穿过小病人的皮肤。

    他缝的无比认真,更是无比的标准。

    就像是在急诊科的时候一样。

    一系列操作下来,不去看马砚麟的脸,根本看不出是规培医做的。

    旁观的医生互相看看,也都不吭声了。

    缝合本来就是熟能生巧的活计,只是普通医生没有机会为断指再植做缝合罢了,操作的数量上不来,巧劲也就谈不上了。

    马砚麟却是做了百多台tang法的一助,娴熟不逊于资深主治,平日做手术的时候,缝皮只是常规操作罢了。

    一个人的精神和集中度是有限的,一助的存在价值就是辅助主刀,并处理琐事,马砚麟此前只是没有机会露脸,此时却被几位手外科的主任和副主任给记住了。

    “凌医生,缝皮好了。”马砚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当着这么一群大佬的面动针头,要说不虚是假的。

    不客气的说,就云华这种规模的三甲医院,一群住院医里面,能有一只住院医被看中,参与一次大手术,中奖水平就像是一千只羊中被选做了种羊一样难得。

    马砚麟在规培期间,就得到这样的机会,又难得抓住,本身已是兴奋的想要做种了。

    “接着……做左手无名指的清创。”凌然说着挤了进来,占据了主刀的位置。

    马砚麟只能侧身挤入一个脑袋,再勉勉强强的有个操作的空间。

    小病人目前处于仰躺位,左右两手打开,两边各是两组的医生,确实也是挤的满满当当了。

    凌然和费舟各自占据一边的主位,器械护士占据中间,助手就得见缝插针的干活了。

    凌然刷刷刷的弄干净了病人的伤处,再捏着指头的关节,在等下仔细观察了十几秒,暗暗叹口气,道:“手指于骨干中段离断,必须做骨缩短了。”

    做了骨缩短,手指就会比正常情况下短一截,然而,到了这个时候,早都不用谈论美观不美观的问题了。

    身为人类,天然的厌恶损失,并且很少人愿意承认“沉没成本”,而这正是需要医生的知识和理智发挥作用的时候。

    做了骨缩短,伤好了以后,手指会变的难看,但不做骨缩短,那就只能选择截肢了。

    损失不是在做骨缩短的时候产生的,而是在8根手指被夹断的时刻产生的。

    医生的作用是尽可能的减少损失,却很少能做到丝毫的损失都没有,归根结底,恢复如初也只是一个美好的词语罢了。

    就概率来说,断指再植的平均成功率只有80%左右,能达到“优”水平的更低。

    就算是手部功能评价为优,那也是断指中的优良,不会与正常的手指一模一样,更别说与人类中更灵活的个体相比了。长时间的服药和复健更是不能少的。

    5岁的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固然可怜,但在场的医生,没有一个会为了追求尽善尽美,而减慢速度的。

    甚至为了提高速度,所有人都采用了只缝合一条动脉和部分神经的策略,包括凌然也是如此。

    主刀的除了凌然,都是做了二三十年手术的医生,早就没有人相信尽善尽美了。

    任何选择都是有代价的。

    选择快的代价可能是某根手指,或者多根手指的功能不全,但选择尽善尽美的代价可能是一根手指甚至三根手指的坏死,最糟糕的情况,是累及到其他手指。

    权衡风险是外科医生们每时每刻都在做的。

    这或许是外科医生与飞行员的最大区别。

    外科医生和飞行员都需要极强的动手能力和充沛的知识储备,也都需要及时的判断力,所不同的是,飞行员尝试着规避所有风险,外科医生只是在各种风险中,选择最能掌控的那个。

    “持针器。”

    “稳住。”

    “给我12-0。”

    凌然一步步的推进,与平时的操作方法基本一致。

    而他平时做一根断指再植的时间,也就是一个半小时左右。

    “左手无名指完成了。”凌然埋头干活,做完了以后才抬头看表。

    其实,不用他开口,其他人都注意到了凌然的速度。

    此时此刻,其他三组的断指再植,一例都没有完成,眼瞅着凌然一步步的做到最后,众人的心情,也是莫可名状。

    “还可以继续吗?”王海洋自己也没有缝完,依旧淡定的问了一句。

    凌然道:“可以。”

    “左手小拇指交给你了。”王海洋将原定给费舟的手指让给了凌然。

    费舟低着头,权做不知,只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我做的断指再植的质量更高,我做的断指再植的质量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