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49章 严酷的竞争

第149章 严酷的竞争

作品:《大医凌然

    黄茂师带着公司新入职的小姑娘唐莲,走的浑身冒汗,才见到下沟诊所的标识。

    黄茂师有些心虚的抹一把汗,哈哈的笑道:“不好意思啊,停车停的太远了,主要巷子里不好停车……”

    “是黄师兄做事太仔细了。”小姑娘唐莲笑的很纯。

    黄茂师心里一阵荡漾,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道:“没有没有,他们都说我冒失来着。”

    “黄师兄不是冒失,是想的比他们多,又特别勇于任事。”唐莲掩嘴轻笑,眼波流转间,似乎很看好黄茂师的样子。

    至少,黄茂师是这么觉得的。

    黄茂师甚至来不及分析她的话里有没有逻辑,但他知道,眼前的美女同事,公司新人,漂亮的女孩子是看好自己的,那就够了。

    黄茂师憨厚的笑着:“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优点。”

    就是做模特的时候,崇尚狼性管理的经纪公司都鲜少有表扬他的情况,像是这样直接的赞赏,更是黄茂师许久都不曾听到了。

    黄茂师心里的荡漾,险些引起泪腺的分泌。

    “黄师兄有很多优点呢。”小姑娘唐莲巧笑靓兮,两手在背后交叠,走路的样子都令人倍感可爱。

    黄茂师第一次真诚的赞扬公司的HR。据他所知,唐莲是本届校招职员里要求最高的,虽然只是家名不见经传的三本学校不明专业的毕业生,笔试也答的乱七八糟,但HR还是给她开了校招的最高薪,以及资深员工才有的二挡提成。

    公司内部有人为此稍有微词,黄茂师以前也曾帮腔过。但是,他现在却是无比的赞成人力部的决定。

    “黄师兄?”唐莲站在下沟诊所门口,没有立即入内。

    黄茂师快走两步,微微笑道:“凌然平时在医院里,就做手术,咱们也不好打交道。这个诊所是他家里开的,算是一个好的突破口。”

    唐莲“恩恩”的点头。

    “一会进去呢,你看我的指示行动,主要就是给人家帮帮忙。你别看就是些小事情,很容易就建立起信任关系了。”黄茂师轻笑道:“扫扫地,拖拖地,帮忙擦擦家具,浇浇花什么的,要说的话,请个钟点工比我们的工资可便宜了,但是,这些事就得我们自己来做,才能发挥效果。”

    “我懂得。”唐莲卷起袖子,又掏出一个塑胶手套,可爱的道:“我怕弄伤手,带手套可以吧。”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黄茂师又注意到塑胶手套上的卡通图案,不由心里一笑,又给女孩的可爱加了一分。

    “对了,黄师兄,这位凌医生好像都不在急诊科的医生名单里,咱们找他有用吗?”

    “这么给你说吧,医院里的权利呢,不管是怎么分配的,有一点是不会变的,县官不如现管……”黄茂师很认真的样子,给小姑娘介绍道:“主管医生是咱们医药公司最不能忘的一环,像是骨科用的耗材,医院的规定,科室的规定,到最后,还不是要落实到主管医生身上?”

    “这样啊……”

    “云医还算好的,有的医院里面,骨科医生都不用医院的耗材,直接联系外面的医药公司,自己拿耗材来做手术,那才叫赚钱。”

    “这样也可以?”唐莲惊讶的捂住嘴。

    黄茂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笑呵呵的道:“怎么不可能。医生给病人说,我这里有一个耗材特别好用,但医院因为啥啥不让用,你可以自费购买。你说病人买不买?医生只要多说一句对恢复好啊,方便以后走路啊,家属和病人能有什么抵抗力。”

    “好过分啊。”

    “耗材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主要就是为了多赚钱。”考虑到自己的身份,黄茂师难得解释一句,又道:“凌然这边,你别看他没在名单上,他今天一天就做了五台手术,上个月,他用的耗材价格得上百万。”

    “这么多?”

    “手术做的多,耗材自然就多啊。”黄茂师说话间,不禁有些羡慕。

    现如今,医院里卖耗材卖的最激烈的,就是骨科。诸如一个医药代表睡遍全科之类的故事,也只能发生在骨科这样的耗材大户手里。

    想到此,黄茂师又连忙提醒一句:“唐莲,现在的耗材销售竞争的激烈的很,你可不要傻乎乎的被人给卖了。”

    “怎么卖?”唐莲忽闪着大眼睛。

    黄茂师心里一软,左右看看,小声道:“这么说吧,骨科费耗材,手外科是骨科细分出来的,也费耗材,云医急诊现在做手外的生意,也就变成耗材大户了。但是呢,你别看他们的耗材用的凶,插手的人也多,像是手外的锦西主任,那是全国性的权威了,也不敢只让一家医药公司供应,前两年招投标的时候,一口气定了四家供应商。”

    唐莲听的似懂非懂。

    “我的意思是说,耗材销售呢,大家都盯着呢,不是搞定一个两个人能行的。咱们拜访霍主任,再拜访凌然,主要是为了让他用咱们的耗材,你不用太投入了。”

    “怎么投入?”

    黄茂师说不下去了,舔舔嘴唇,道:“总之,咱们先做最基础的工作,做好服务是第一位的。”

    “哦。”

    唐莲一脸茫然的样子,看的黄茂师心疼不已。

    咚咚。

    黄茂师敲了敲下沟诊所敞开的大门,再迈步入内了。

    午后的下沟诊所,差不多是满员状态,有接近20名的患者或躺或坐的在输液,另有来往的街坊在买药和询问熊医生。

    “娟子姐。”黄茂师向着离自己最近的娟子打招呼。

    “哦,小黄来了。”娟子只点点头就急着去换药了。

    黄茂师尴尬的抓抓头,再向两名坐堂的医生打招呼。

    苗医生手里没活,只抬抬眼,瞅了黄茂师一眼,就低下头去了。

    熊医生面前坐着来问诊的街坊,他也只能微微笑一笑。

    “那个,凌医生在吗?”黄茂师直接问熊医生。

    “哪个凌医生啊。”熊医生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凌然凌医生。”

    “在楼上呢,你自己上去吧。”

    黄茂师心里一喜,忙道:“不用不用,我就是问一下。”

    说着,黄茂师就直奔工具房,取了扫帚和簸箕出来,并低声对唐莲道:“咱们把院子收拾收拾,等凌医生出来,刚好看到。”

    “地扫过了。”娟子左腿50斤,右腿49的踩出来,呶呶嘴,道:“院子里都撒了水的,你别把灰又给扫起来了。”

    黄茂师愣了一下,笑容如新的将扫帚和簸箕放回了工具房,熟悉的找出了抹布和塑料盆,一边接水一边道:“木房子用水擦一下很好看的,尤其是柱子之类的,稍微一擦,就亮起来了,都不用洗涤剂什么的……”

    “那个,黄师兄,柱子好像挺干净的。”唐莲戴好了手套又脱掉,用嫩嫩的小手指抹了一下木质立柱。

    黄茂师也跟着抹了一把,明显感觉到了湿意,以他长期服务的经验,迅速判断出柱子确实是擦拭过了,黄茂师脸色沉了下来,低声道:“这是有人在抢咱们的活啊。”

    唐莲吓了一跳:“是谁?”

    “不是天韵,就是立强,也有可能是广药的。”黄茂师战意盎然,对强大的敌人毫不畏怯。

    唐莲配合的露出倾慕的笑容。

    黄茂师恨声道:“我们还可以浇花洒水,据我所知……”

    “施主,请让一让。”小沙弥冬生一手持花洒,一手行礼,动作标准萌萌哒。

    黄茂师如何能被那闪烁的小光头蛊惑呢。医药公司的招数太多了,送女人的,送男人的,送狗的,送猫的,送仓鼠的,送貂的,送虎骨的,多送一个小和尚有什么奇怪的!

    “你是哪家公司的?”黄茂师的语气冷冽。

    冬生轻轻的放下花洒,双手合十鞠躬:“施主,贫僧冬生,来自十二泉山的十二泉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