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37章 我插

第137章 我插

作品:《大医凌然

    演唱会安排的医生年纪轻轻,从未玩过邵老板这种老病号,一下子就麻爪了。

    凌然刚好用剩下的半瓶酒精凝胶擦了手,一只手搂住邵老板,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脖子上,既将他给扶正了,徒手止血也到位了。

    邵老板用尽全身的气力,迈了一步,凌然只好无奈的将之放到了窗口前。

    正好能看见下方热闹的人群,火热的伴舞,五彩缤纷的光线。

    “好看。”邵老板哆嗦着嘴唇说话,头上潺潺的血流却是渐渐的止住了。

    派驻演唱会的年轻医生大为惊讶。

    他虽然也是从三甲级医院,昌西省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派遣过来的,但昌医医院的水平比云华医院的水平差了十万八千里,急诊科能处理的最大外科手术是四肢清创,徒手止血见都没见过。小住院医只是做好了扶伤的准备,却不知道如何救死,此时也只能赶紧配合凌然,给他递上纱布,擦拭血污,并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邵老板觉得脑袋不流血了,也松了一口气,道:“正好,也没耽搁演唱会,票蛮贵呢。”

    凌然看看房间内的装修与面积,表示认同。

    他那笔花不完的财富,用来买这种VIP包房式的演唱会票,大概很快就可以花完了。

    “你们云医的特需病房,都没有这个房间贵。”邵老板又说了一句,声音依旧萎靡。

    年轻医生笑了出来:“人家来演唱会是看表演的,得把人力成本算进去。”

    “医院特需病房的医生护士加起来,可比演唱会的工作年限长。”邵老板呵呵的笑两声。

    年轻医生道:“那你还来看演唱会?”

    “我主要是最近赚的多。”邵老板说着瞅了凌然一眼,自从凌然在他那里救了两个人以后,顾客就来的更多了,甚至大大超过了餐馆的容纳能力,偏偏许多人来了买几串肉就拍照,越排队越兴奋,以至于邵老板的医疗基金都溢出了。

    当然,这次肯定又要亏空一笔。

    月薪三千多元,奖金三千多元的小医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默默的转过脸去看舞台,看一分钟赚一天的薪水。

    云华体育馆整饬重装之后,就外观来看,已经颇具现代化了。内里的设施也相当先进,但内部的构造依旧是老馆的构造。

    放在所谓的VIP房,就是视野一般,但面积较大。

    凌然捏着邵老板,邵老板半坐着,小医生扶着邵老板,很轻易的就可以坐开了。

    舞台上,一群伴舞也雀跃的跳了出来,伴随着巨大的欢呼声。

    体育馆内,已是一片沸腾。

    有人开始激烈的呼喊:

    “孟雪!”

    “山雨哥!”

    “孟雪!”

    “山雨哥!”

    邵老板笑眯眯的念叨着“孟雪”,却是声音越来越轻。

    凌然诧异于邵老板异乎寻常的虚弱,仔细的观察了他一番,再用手按压他的肚子,皱眉问:“邵老板,我记得你的肚子没有这么大吧。”

    “我最近健身……瘦了……”邵老板的气息都变短了。

    “这是……什么意思?”小医生紧张的要死,他有点听出来不妥了。

    凌然用单手做腹部的体格检查,并观察邵老板的表情,然后缓缓道:“有可能内出血。”

    “摔了一跤,就能摔出内出血?”小医生有些不相信。

    邵老板却是吭哧吭哧的笑了出来:“人倒霉,喝凉水都能腹泻住院的,信我,我试过。”

    “不是啥骄傲的事,邵老板。”凌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邵老板的乐观主义精神,他如果同样乐观的话,现在大概会笑出声吧。

    “你笑了吧。”邵老板用力的说了出来,目光盯着凌然的嘴角。

    “急救箱在吗?先给他把衣服剪掉,然后消毒腹部。”凌然果断发出命令。

    “我们急救车已经准备好了,担架推车马上就到了。”小医生紧张无比的看着凌然,道:“要不上了急救车再处理吧。”

    “上了急救车,急救方案会有什么区别吗?”凌然转头问他。

    这就是医学判断的问题了。

    小医生自然是答不出来的。

    急救车里有心脏起搏器,有氧气机,有输液品,按照演唱会的配置,还给准备了大量的药品,尤其是抗晕厥,抗心律不齐的药品,唯独缺少一名能做手术的医生。

    而在病人内出血的情况下,天知道他能不能坚持到医院。

    另一方面,凌然的气势也太足了。

    手术室是一个积累自负和自卑的场所。

    在手术室里,主刀医生一边做出关乎病人生死的判断,一边进行关乎病人生死的操作,一言以决,不容反驳。

    小医生隐藏在主刀医生的阴影中,奉献力量,奉献自卑,充当出气筒。

    至今做了数百例tang法的凌然,俨然已是一名合格的外科医生了。

    事实上,普通医院的普通主治,做两三年的手术,也不一定能持平凌然的手术量,单论高级手术的数量就更不用说了。

    来自昌医的急诊科小医生,还只是熟练掌握清创缝合,诊断腹泻和发烧的水平,又如何与凌然相抗。

    他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将病人置于医疗条件更好的地方去。

    比如说,急救车的条件就会比包厢好的多。

    包厢的环境实在是不利于开腹。

    自然是不利于的。

    但是,医生的最大作用,是在于权衡利弊,而非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的是童话。

    生老病死才是现实。

    之前,在邵老板的烧烤店和夜市一条街上,凌然也尽可能的避免开腹,因为他有更好的选择。

    现在,凌然毫不犹豫的决定开腹。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拿碘伏给我。”凌然等小医生开箱,就开口将之贬为助手。

    小医生乖乖的递出一瓶碘伏。

    凌然熟练的泼洒黄色的液体。

    此时此刻,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邵老板的运气。

    要是别的内科症状,凌然还真的不好处理,但是,完美级的徒手止血,对付内出血,并不算是困难,邵老板的性命想必无忧。

    而要换一名医生,或者凌然不在场,就让现场的小医生来处理,不管发现还是没发现内出血,他们都很难处理的好。邵老板的肚子可没有创口,普通医生必须开腹探查才能止血,以眼下的环境条件,他们敢不敢开腹探查都是两说,在没有足够血浆的情况下,开腹探查以后的存活概率也高不了多少。

    但是,要说邵老板运气好,满地的污血想必是有意见的。

    “请其他人都出去吧,容易交叉感染。”凌然向四周看看,开始清场,同时注射局麻药品。

    包厢里的人都被赶了出去,只有李蕾和小医生留了下来,手里抓着多出来的手机,将闪光灯打的倍亮。

    凌然重新冲洗了自己手,又要了手术刀,对着平躺的邵老板,持弓式出手,一刀就划了下去。

    “孟雪!!!”

    “山雨哥!!!”楼下因为孟雪的出场安静了十几秒,转瞬,又因为孟雪的出场,爆出巨大的声浪。

    “扶好人,别动。”凌然集中精力,发出命令,紧接着,半只胳膊就顺着刚刚开口的位置,直插了进去。

    汹涌的鲜血,自伤口处涌出,邵老板痛苦的声音,被李蕾和小医生死死的按住。

    凌然只用了几秒钟,就确认了受伤的位置,却是肠系膜的分支静脉。

    “好了,去接一下担架,准备送人去医院。”凌然说着就坐了下来,目光放在了窗外的舞台上,正好看到身材高挑的孟雪自弹床上蹦起,空中劈叉,帅的像是马戏团专精似的。

    如果不考虑他的一只胳膊插在邵老板的肚子里,以此背影拍照,发个朋友圈,点赞就能拉三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