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33章 山雨哥

第133章 山雨哥

作品:《大医凌然

    午后。

    百岁滩落了些濛濛细雨,将炙热的暑气驱散了不少。

    云华医院租来的大巴车上,挂着的“健康巡诊”的横幅有些狼狈的贴在车身上,车轮溅起的泥点子,天然的令人不愉快。

    咚咚。

    三个老头子,举着大锣,使劲的敲了起来。

    接着,则是悠扬的琴声弹起,一队身着花花绿绿的舞蹈服的老太太,挥舞着扇子,边跳边唱: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山上(里格)野鹿声声哀号……

    疗养院的文艺节目的流程变化很小,每到节日与迎送时间,都有类似的歌舞表演,今天参加的人却略略多了一些。

    就连不太出门的老红军,也坐着轮椅,来到了中庭,舒服的晒着太阳,露出缅怀的笑容。

    伴随着琴声,更多的人唱和:

    千军万马(介支个)江畔站,十万百姓泪汪汪,恩情似海不能忘红军啊,革命成功(介支个)早回乡……

    说话含混了好些年的老红军,此时声音清晰的跟着合唱:

    早回乡……

    早回乡……

    一曲唱罢,又有单人独奏的二胡声就吱吱嘎嘎的响了起来,还没有响几声,就被激烈的吉他声给遮盖了。

    “姓刘的,你又找茬?”二胡老头性格爆裂,呼的站起来,整个人都在摇。

    弹吉他的老头一身皮衣皮裤,哈哈的笑两声:“怎么的,你弹二胡,我弹吉他,人家爱听哪个听哪个,民主你懂吗?”

    “二胡是拉的。”

    “你拉呗。我有纸你要吗?”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几位老太太,迫不及待的穿着旗袍,出来唱了起来,将二胡和吉他都给推了开去。

    原本还在给云华医院诸人说话的疗养院院长,一拍大腿,气恼的道:“得,又要开始斗歌了,各位,不好意思,我去劝一下,免得有人气晕过去。”

    院长飞快的跑过去,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将挡路的物件搬走,一边又劝说没到上台时间的表演队回去。

    大巴车下方的云华医院的干部和医生们保持微笑,继续挥舞着手臂,拜谢四周。

    直到二胡声继续响起,众人才在疗养院的安排下,依次坐上大巴车,缓缓驶离。

    疗养院内,歌舞剧依旧,送别的群众热火朝天的表演着,除了动作幅度小点,动作小点,衣服华丽些,就像是学校里的元旦演出。

    大家自娱自乐,倍感开心。

    凌然抱着一箱子的礼物,坐在后排,趁此时间,一件件的整理。

    周医生和他的住院医在旁帮忙,并为凌然做记录。

    “人参一根……”

    “鱼肝油一瓶……”

    “人参一根……”

    “葡萄籽油一瓶……”

    “人参一根……”

    周医生都不由羡慕道:“脸长的好是真的好,你也看病我也看病,怎么就你有礼物,哇,好大条的人参。”

    这一次,就连住院医都忍不住瞥了眼周医生,低声道:“凌然这次是真看病了。”

    周医生脸色一干,像是被盐渍住了似,咸咸的道:“我昨天量血压都量了几十次吧。”

    “是我帮您量的。”当事人弱弱的反抗。

    “哦……对哦,忘记了。”周医生打了个哈哈,又对凌然道:“你这手推拿还是可以的,放到中医院,推拿一次100块的样子,你能分个十块二十块的,一天下来也不老少了。”

    凌然不在乎的“哦”了一声。

    周医生目光一凛:“凌然,你可别听那个星探的话啊,明星可没有那么好做的。”

    “哦。”凌然的目光在一颗颗颈椎上扫过,强行压抑着上去推拿的冲动。

    三天期的任务,才过了一天一夜,还有提高的空间,返回的车程将近3小时,就这么干坐着,实在浪费。

    “凌然?你想什么呢?”周医生说了一通话,也没有得到回应,不禁有些无奈。要是换一名住院医说自己要做明星,他肯定是躬身相送,但凌然不一样,他是真有可能做成的。

    “您太累了,我帮您推拿一下吧。”凌然忍不住了,随便找了个理由,抽出一根白巾,手就搭在了周医生的脖子上。

    周医生还想问什么,张开嘴,就是“嗯……”的一声,浑身发软起来。

    凌然一根脖子一根脖子的按了一路。

    周医生也放心下来了。

    光看凌然这么喜欢动手就知道,他是当不了明星的,明星难道天天抓着粉丝的脖子推拿吗?

    倒是要小心中医院的老家伙们,推拿在中医院是不受宠,可云华连个推拿科都没有,对方要是高价挖人的话,也是有危险的……

    凌然回医院点了个卯,再查了一圈房,就直接回家了。

    急诊科的病房依旧紧张,过去三天,虽然腾出了八张床位,但都是此前加床的床位,去掉他们,tang法项目组的病床依旧不够用。

    考虑到晚上有演唱会票,凌然也就不急着将加床给填满了。

    ……

    回到家,凌然将两张孟雪演唱会的票递给正在喝茶的陶萍女士,转身下楼,果然听到身后爆炸式的尖叫:山雨哥!山雨哥~

    “孟雪又怎么了?”凌结粥有些奇怪的掏出手机百度,点开热搜念了出来:“孟雪打喷嚏?打喷嚏有什么好叫的?真是莫名其妙,是不是明星掏个耳屎……”

    凌结粥说着说着,自觉地停了下来。

    抬起头来,果然就见老婆陶萍正用冷冽的眼神看着他。

    “萍……”凌结粥嘿嘿的笑。

    “山雨哥打喷嚏,有可能是感冒了,有可能是工作太累抵抗力变低了,也有可能是片场条件太差过敏了,怎么能等闲视之!”陶萍首先纠正凌结粥的话,接着停顿了一下,着重道:“我们家山雨哥没有耳屎。”

    凌结粥翘起大拇指,为亲妈粉陶萍点赞。

    陶萍瞪了老公一眼,哼哼两声,道:“本来准备喊你去听演唱会的,算了,我带儿子去。”

    凌结粥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又赶紧收起来,猛一拍大腿:“哎呀,太可惜了。”

    “装模作样。算了,不和你说了,我去换个衣服,小然,你去开我的车。”陶萍转身上楼,已是忍不住哼起歌来。

    “乖乖”凌结粥松了一口气,问凌然:“你买的黄牛票?花了多少钱?我去看了,连人都看不到的座位,黄牛都敢卖几百块。”

    “别人送的。”凌然道。

    凌结粥的脸上瞬间就放出了光,声音高了八度的喊了起来:“什么?病人为了感谢你,送你孟雪演唱会的票?还有这样的好事?那你得好好给人家看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