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30章 努力勤奋的凌医生

第130章 努力勤奋的凌医生

作品:《大医凌然

    百岁滩疗养院的中庭,是全院最热闹的地方。

    经常住大半个月就走的三级保健对象们,通常都住在中庭四周的小楼里。他们的运动能力强,肺活量大,平均年龄低,可能都不到70岁,下午晒太阳的时间,经常能让此处吵的像是肯德基似的。

    今天的中庭就更热闹了。

    到处都能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轮椅数量太多了,以至于老人们坐在中庭的椅子上,家属必须将轮椅停到中庭以外的空地处,否则,中庭就要变成停车场,而非休闲场所了。

    早晨的麻将排号盒很快不够用了,工作人员又去拿了一盒,并抽空来对凌然道:“凌医生,咱们已经排了上百人了,您看要不要停止排队了?或者是每个人的时间减少一点?”

    停止排队?

    推拿时间减少?

    凌然用看敌人的目光盯着对面的工作人员,问:“为什么?”

    “为……为什么?”工作人员被问的滞住了,一会儿才道:“再排下去,您做不完了,现在就开始排队的人肯定要不高兴,那不是把好事变成坏事了?”

    凌然在心里“哼”了一声,心道:我辛辛苦苦积攒的86瓶精力药剂,就是为这样的场合准备的!

    他琢磨着,三天不睡觉,只吃最少的食物,将疗养院里的人推拿三遍应该不成问题,而且只需要耗费两瓶精力药剂。

    能借此多兑换一个技能出来,也是极划算的。

    “你让他们放心排队吧,我就算做到凌晨三点也是没问题的,如果有必要的话,做个通宵到凌晨也能做到。”凌然稳稳的回了一句,手里一秒钟都没耽搁。

    他是准备连做三天的,但现在不能说,那样太惊世骇俗了。

    工作人员听的都傻掉了:“您想通宵推拿?”

    “通宵都做不完?”凌然的语气中明显带着兴奋。他并不知道疗养院里具体有多少人,颈椎病的程度如何,但如果通宵都做不完的话,那三天刚好做两轮,更能达到效率最大化。

    工作人员呵呵的笑三声,道:“您是准备凌晨三点把85岁的老人从床上赶下来,让您推拿吗?”

    凌然得其提醒,醒悟过来:“三点钟实在太早了。”

    “废话不是。”

    “但老人睡的浅,有的四五点钟就起床了。”

    “人家8点就睡了!”工作人员望着凌然的脸,实在生不起气来,直接道:“不管怎么说,推拿最晚到晚饭时间,不能再晚了。老人们吃了饭以后,还要再活动活动,才好睡觉的。”

    从晚上八点到凌晨四五点,起码浪费八九个小时,这样子,凌然怎么能忍。

    他很快想到了主意,道:“你们工作人员和住户的家属,可以安排到8点以后吧。”

    在平均年龄七八十岁的疗养院里,许多住户的家属也都有五六十岁了,再年轻一些的孙子辈,也不见得颈椎完好。

    总的来说,颈椎病在现代都市中是高发病,若以颈椎曲度为标准的话,各大公司的职员的工伤人数将超过健康者人数。

    再者说,就算没有颈椎病,以大师级的技术推拿一番,也能舒服上一两个小时吧。

    蚊子小了也是肉,凌然向来是不挑食的。

    工作人员被凌然给说动了,问:“不要钱吗?”

    若是不要钱的话,他也是愿意推拿推拿的。

    凌然颔首道:“不要钱。”

    他的钱,早就多的花不完了。

    十几万元的手术费,如果全部取出来,身上的兜都不够装。用来买酒精凝胶,给一个班的鲸鱼按摩也不发愁。

    工作人员脸上的笑容又起来了:“那谢谢您了。对了,完了我给你填个义工证,您拿着吧,没什么用,就是证明一下。”

    凌然无所谓的点点头。

    工作人员积极的跑去安排了。

    包括此前已经排到了前面的家属和工作人员,也被他劝说着安排到了晚上8点以后。

    本来就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疗养院,又是叫号式的推拿,早一点晚一点,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何况,人家工作人员解释的理由也很充足,算得上是尽心尽力了。

    几位家属给自家老人端茶倒水的同时,也给凌然泡了茶,并送上点心。

    凌然只是微笑的感谢,却是继续执行着自己忍饥挨饿的政策。

    系统的任务完成度,也从1050/10000,一路向上飙升。

    几乎每个小时就能提升1000左右,等于每3分钟的推拿,平均能够解除他人50个小时的痛苦,也就是2天左右。

    如此看来,一天的时间就能完成一万个小时的累计。

    不过,从凌然的角度来看,系统的认定显然是偏于严格的,很可能是预计开始疼了,就不算做解除痛苦的状态了。

    凌然做着推拿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思考,如何尽可能的延长效果。

    “让一让,让一让,王教授,给咱们老红军插个队可以吗?”疗养院的护士,推着轮椅,来到了凌然面前。

    靠着轮椅的,正是92岁的老红军刘思善。

    68岁的年轻王教授微笑着让出了位置。

    刘思善原名刘四山,因为老家四周都是大山,长辈就给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到了部队以后,他才改了新名,用到了现在。

    92岁的年龄,在疗养院里也称得上是高龄了。

    所谓七十三,八十四,能坚持到85岁的老人,人数就相对比较少了。

    刘思善几年前就腿脚不便,常年依靠输液度日了,一身的毛病自然是越来越多。跟着疗养院的护士出来,与其说是来推拿,不如说是为了晒太阳。

    凌然甩甩手,稍作调整和准备后,再将手轻轻的搭上了刘思善的脖子。

    骨赘增生的并不算多,但颈椎结节的情况较为复杂。

    以92岁的高龄来说,这样的颈椎条件算是可以了。只是以推拿的手法来说,给92岁的老人调整关节结节,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有必要冒这样的风险吗?

    凌然没有立即动手,而是默默的思忖起来。

    老人含混的说了什么,护士俯身听了两边,道:“凌医生,老人的意思是,不能推拿就不用做了,他的脖子也不是特别难受。”

    “不是特别难受?”凌然想了一下,立即明白过来,那是颈椎压迫神经,压迫的时间长了,彻底压迫错位了,反而不太疼不太难受了。椎间盘突出的患者在这方面的表现很突出,刚开始疼的要死要活的,后来彻底突出了,也就没那么疼了。

    不用太多的思考,凌然就认为,对刘思善老人不能做完全的复位。

    与其完全复位,还不如就现在的位置,减少颈椎的伤痛。

    凌然想清楚了,就手指稍稍用力,首先放松他的肌肉,再用拿法,直接扯动韧带。

    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很快就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凌然的动作极轻极轻,也不用扳法和旋转法,就用揉法,为老人松解脖颈的肌肉,并为他重塑力量平衡。

    呼……

    老人本就嗜睡,被凌然揉了两分钟,竟而直接睡了过去。

    凌然默默的看着系统的任务完成度,从1125/10000,快速的增长到了1502/10000,相当于解除颈椎的痛苦的时间长达半个月……

    凌然轻轻松开手,当此时,老人猛的睁开眼睛,大吼一声:“杀啊!”

    凌然被吓了一跳,周围的老人也是一片噤声,但很快,众人又旁若无人的说起话来。

    老人瞪着眼,慢慢地,慢慢地靠回到椅子上,轻轻的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