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26章 推拿揉点按

第126章 推拿揉点按

作品:《大医凌然

    翌日。

    健康巡查的目标开始转向三级保健对象。

    一级保健对象的人数是相当少的。对云华这样的城市来说,副省级的干部固然是有一些的,但能留到现在且留在云华还留在百岁滩疗养院的,就少之又少了。

    37年的七七事变前参加革命的老红军就更稀罕了,百岁滩疗养院只有一人,全疗养院都是当宝一样的伺候着,健康巡查的时候,也都是主任带人去其住所进行的。92岁的老人,当年还是小鬼头,如今垂垂老矣,唯一的享受就是坐在阳台,眺望外海的大船。

    他其实已经看不清了,但只要旁边的人告诉他,又有一艘挂着五星红旗的中国大船路过,他就会露出欢喜的笑容,含混的说些旁人难以听懂的话。

    二级保健对象中的副厅级干部,算是一二级保健对象中人数最多的一批,相应的抗战老兵数量也稍多一点,有十几名,但他们的年龄同样偏大,大部分都已不良于行,也多是主任们带队检查。

    比较起来,三级保健对象的数量就多多了。事实上,疗养院的大部分住户都是三级保健对象,他们的年龄以60岁到80岁之间的居多,尚能受得了两三个小时的舟车劳顿,每年都会选择不同的疗养院,将半个月左右的免费额度用尽,非常开心。

    健康巡查也是他们极其关心的一个项目。

    退休的处级干部,若是子女发展的一般,到了六十多岁七十岁的年龄了,也就没什么特权可用了。中小学的特级教师,大学教授,企业的正高级技术人员等等更不用说了,到了医院照样得排队取号,最多是入院后的待遇好一些,用药能节省一些。

    对他们来说,每年的体检和健康巡查就显的尤为重要了,许多人都准备了一个小本本,一条一条的问医生,有的甚至会帮子女问问题。

    来参加健康巡查的医生也都不厌其烦的解答。

    云华医院一次性派出了近百名的医生和护士,差不多是每个科室都抽调了人手出来。这么多人给几百名老人做检查,还要持续三天时间,自然不用着像门诊那样着急。

    凌然摩拳擦掌的跟着周医生。

    急诊科此次出的医生级别较低,只有一名实习生,一只住院医,一名主治。而在病人眼里,主治值不值得信任还是两说,因此,周医生自然而然的被排在了长桌的最后方。

    老好人的周医生自然不在意,事实上,他本人也是不断的谦让了,并让几名略略在乎排位的主治,排到了自己的前面。

    用手指戳着面前的铭牌并摆正,周医生轻轻的端起保温杯,满足的吸溜吸溜着。

    端着小板凳坐在后面的凌然一脸无奈。

    想想正在外面,被一群小孩子围杀的无名同事,牺牲根本没有回报啊。

    凌然一边想,一边就从背后盯着周医生的脖子瞅。

    周医生属于医生中的正常体型,不瘦不胖,也很少健身塑形,身上的肌肉大部分是因为繁忙的工作而出现的,与之相伴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职业病。

    像是周医生的颈椎,拍X片的话,生理曲度肯定是改变了,骨赘估计也是有的,压颈实验多半也是不能通过的……

    又一名老人过来看了看周医生的铭牌,转身走了。

    谁没事了乐意在急诊科医生手里检查啊,院方本来要给他一个某某专科医生的铭牌的,被周医生给拒绝了,谁没事了给自己找活干啊。

    周医生优哉游哉的喝着冰糖枸杞桂圆红枣茶,突然觉得脖颈一凉。

    在武侠里,反派有这个感觉的话,通常两秒内就挂了。

    周医生的眼睛闭了起来,一副舒服死了的模样。

    这个时候,男人哪里还在乎是谁在摸自己的脖子啊。

    凌然也默默的感觉着周医生的颈椎构造,并在脑海中与所得的知识相对应。

    颈椎算是人体构造中,最容易记忆的结构了,属于医学考试的送分题。虽然它本身的构造很复杂,但只要顺着第一颈椎、第二颈椎、第三颈椎的顺序数下去即可,从一数到七,猴子都能做到!

    韧带长的很省事,前纵韧带若老树盘根,后纵韧带若老根盘树,横突间韧带、黄韧带、棘间韧带也没什么难记的地方。神经解剖同样友好,分别命名第一颈脊神经,第二颈脊神经……直到第八颈脊神经。

    肌肉稍微复杂一点,但凌然顺着斜方肌往下推,先用揉法放松,一手拿额头,一手拿颈椎,再由上自下施拿法,同时点按颈夹脊穴,施滚法于肩……

    凌然有节律的一紧一松,舒服的周医生哼哼了出来。

    接着,凌然就是一拔一拧。

    嘎巴。

    周医生“呀”的一声,再动脖子,却是倍感轻松。

    “凌然,你这个手法……哇……”周医生又扭动一下脖子,只觉得过去两个月的加班摧残都恢复了。

    凌然微微点头,近乎自言自语的道:“大师级的推拿。”

    周医生此时耳聪眼明,听到一耳,立即赞同道:“大师级的,绝对大师级的。”

    凌然翻身挤了点酒精凝胶,两手搓了搓,谦虚道:“我只是颈椎推拿方面的大师。”

    周医生真心实意的翘起大拇指:“中医院的推拿科,不定有没有你强。”

    凌然微笑。既然是大师级的,那就是云华市有数的高手了,云华市中医院并不重视推拿科,有没有人能达到这个水平,达到了是否还在一线工作,都是两可之间。

    想到此处,凌然就在心里问道:“系统系统,我的颈椎推拿水平,在云华排名多少。”

    系统道:“你的颈椎推拿技术,排名云华第一。”

    凌然心中讶然,不由的升起一个念头,又问:“系统系统,我是不是昌西省,颈椎推拿水平最强的人。”

    系统道:“是的。”

    “中国呢。”

    “你所掌握的颈椎推拿的技能水平,排名中国第43名,进行1000到2000次正确的推拿,可以晋升一位。”

    凌然撇撇嘴,不用说,就像是其他类型的医生一样,推拿水平高的医生,也都集中到京城或沪上去了。

    不过,颈椎推拿依旧是凌然掌握的排名最高的大师级技能,虽然局限于颈椎一个部位,但也说明,像是推拿这种技能的普及性并不强,尤其是高端战力相对弱鸡。

    凌然也不觉得奇怪。推拿就临床来说,基本是在鄙视链的下层的。

    它对于一些退行性的病变,确实具有相当的效果的,临床应用也算广泛。与复健可以说是一体两面。

    然而,复健科在医院的地位也是够低的,曾几何时,如神经科之类的科室给病人开了复健的单子,还要从复健医生手里抽成。

    比较来说,推拿的认知度还稍微高一点,患者也不像是对复健的要求那么高,能解决当时的困扰就很满足了。像是颈椎引起的眩晕、疼痛、疲倦等等,可以说是患者主诉最多的,也是推拿所能解决的。

    但就临床的观点来说,眩晕、疼痛、疲倦都不算多严重的疾病,也有相应的药品可以服用,那推拿再牛,也就牛的有限了。

    临床医生们的目光,永远是盯着心脏移植,癌症治疗等方面去的。

    在这种环境下,愿意系统的学习推拿技术的医生也就很少了。

    当然,即使是临床医生,也很享受高端推拿带来的释放与放松。

    周医生摇晃着脖子,惊喜莫名的问:“你这个是哪里学的?什么手法?”

    “理筋整骨法,刚才用了按揉拿点滚,最后是拔伸旋转的手法。”凌然顿了一下,又回答他前一个问题:“家里学的。”

    “你是家传的推拿技术?”旁边同样没事做的主治是位女医生,年约30,也很好奇。

    周医生咳咳两声:“凌然家开了家诊所,叫下沟诊所,据说有几位坐堂医生颇有医术……”

    他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旁边的主治自觉心领神会了,笑道:“早些年是有不少名医在外行医的,我们医院也聘用过……凌医生,我的颈椎也不是特别好,能不能帮我看看。”

    她没有与凌然单独说过话,但是,云华医院的人哪有不认识凌然的。

    凌然亦不多说,点点头,就道:“你坐正。”

    女医生立即乖乖的坐正。

    凌然的手带着酒精凝胶的橘子味,一把抓了上去。

    “恩……”女医生舒服的鼻音都控制不住了。

    凌然亦是一样的揉点,在实际操作中体会着推拿术的运用。

    虽然要提高一位排名,需要1000到2000次的正确推拿,但对凌然来说,一两千次的重复完全不是负担。要说起来,他做一次tang法就得一半个小时,推拿一次才要几分钟的时间?

    更不要说,他再提高一名,就是从全国43名提高到全国42名。可以想见,要是目前的44名知道自己推拿2000次就能提升一个名词,怕不得满大街的抓人推拿去。

    凌然想着思路飘忽起来:就去大街上抓人,似乎还是个蛮不错的主意呢。

    咔嚓。

    随着凌然拧着脖子一扳的动作,女医生的颈椎亦是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你的颈椎还是可以的,没有太大问题。”凌然给出术后医嘱。

    “现在更舒服了。”女医生浑身都透着爽字。

    “凌医生……”一名小护士看到了这边的变化,乖巧的束手立在边上,像只猫儿一样。

    凌然点点头,顺手拿起酒精凝胶,想了想,不停的消毒也不是个事啊,于是顺手递给小护士,道:“抹肩颈处吧。”

    小护士乖巧的坐在凌然对面,开始挤出凝胶涂抹,从第一颈椎一直涂到第七颈椎,正面过来,一路涂到锁骨,然后又向锁骨下方部位,涂了薄薄的一层。

    “凌医生,我准备好了。”小护士扬起脖子,声音嗲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