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25章 别人家的医生

第125章 别人家的医生

作品:《大医凌然

    晚上7点。

    霍从军昂首挺胸的带着一群住院医、规培医和实习生,行走于留观室。

    他晚上原本是有约的,却是被人给放了鸽子,以至于准备好的《天堂》、《走天涯》等歌,都没机会唱了。这让少有休闲活动的霍主任很不开心,而能安慰他的,唯有查房。

    “不好意思,正常的查房应该是早晨的,但我实在不放心,所以提前来看看。”霍从军进门就道歉,头顶稀疏的杂色头发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立即引起了病人们的好感。

    “哎呀,做主任的就是不一样,这么晚还来查房。”

    “没关系没关系,哪里有医生查房,病人不高兴的。”

    “你们之前那个长的特别帅的医生也喜欢晚上来查房的,后面不来了,不知道为什么。”

    病人和家属对于带着一票人来的霍主任很宽容。不说主任的吊牌和一票手下的派头,就凭他的老年态,大家就倍感心安。

    赵乐意捂着嘴“咳咳”了两声。

    得到提醒的住院医连忙站了出来,道:“一号床的患者李攀,66岁,右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已经做了外固定……入院查体时,病人高压160,低压100,属于三级高血压,心电图显示ST-T异常,窦性心律……”

    “做了手法复位?”霍从军嫌他啰嗦,没有全部听完,直接问了想知道的。

    住院医下意识的翻了一下病历,连忙道:“那个……病人要求手法复位,但效果不佳,今天早上给做了切开复位……”

    “恩……”霍从军微微点头。这个本来是骨科的活,但是,落在了急诊科的手里,那就是急诊科的病人了。

    患者躺在床上,听着几个人的对话,赶紧道:“霍主任,你们的医生的手法不行,让我遭了两道罪。这个不合适吧。”

    霍从军道:“手法不能复位的原因很多,我看你这个……”

    他拿了病例瞅了瞅,道:“你这个是手法复位以后再拍片,发现复位的不理想,然后让你做了切开复位,这是对你负责,对你的恢复也好。”

    “那干嘛还要手法复位?”病人不禁抱怨。

    住院医同样抱怨:“还不是你强烈要求。”

    霍从军“呼”的转身,狮子眼瞪着对方:“怎么的?要病人教你治病吗?做出决定的是你,不是病人吧。”

    “那个……做手法复位的也不是我……”住院医缩着脑袋。

    “那是谁?”霍从军凶气十足。

    住院医无言低头。

    霍从军也不会真的在病人面前骂管床医生,转身就对病人笑逐颜开的道:“年轻医生说话不懂的讲究方法,不过,既然病人要求了,你的伤势也是可以尝试做手法复位的。只不过,手法复位的适用面毕竟比较窄,骨头藏在肉里面,也看不清楚,没有成功再切开复位,这是正常的医疗流程,来,我看看你的胳膊。”

    病人赶紧将手伸了过来。

    “像咱们年纪大了,身体各种机能都有所衰退啊,所以更要注意身体,像是你现在的糖尿病,要控制起来,这个是高危因素了,就是高度危险的……”霍从军对病人极其耐心的样子,引起众患者的好评,大家纷纷表示,怪不得人家是主任,看看人家这个做事的样子。

    几名住院医在旁暗自神伤,他们每天要为近20名病人查房,怎么可能像是一周才查一次房的主任一样细致认真。

    霍从军则是斗志昂扬,一个病房里4位患者,他就看了30分钟,令人佩服不已。

    出了门,霍从军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却没有依序进入第二间,而是直奔tang法组的留观室而去。

    “你们来看看这个手缝合的怎么样。”霍从军站到tang法组的留观室里,说话的声音都凭空大了三分。

    凌然做过的手术,基本没有什么纰漏——效果不好的情况还是有的,但那都是客观困难所造成的,人为的疏漏非常少见,对于主任霍从军来说,在这样的病房里查房,自然要轻松的多。

    规培医与实习生们也都好奇的围观了上来。

    还有规培医悄悄的问实习生:“凌然真的是你们的同学?”

    “同级。”被问到的实习生郁闷的回答。

    凌然的异军突起,不免令同级的实习生们亚历山大。

    现如今,不管是哪个科室的医生,遇到实习生的时候,都会拿凌然出来举例,

    “屈肌腱缝合的困难有哪些?”霍从军突然开启拷问模式,并且点了一名规培生。

    规培生一个愣神,就给懵住了。

    “你看看,比你们年纪小的实习生都开始做大手术了,你连屈肌腱缝合的关键点都记不住?”霍从军用传统的别人家孩子模式教学,望着众人失望的点头。

    规培医被他的眼神刺激的,顿生急智,道:“困难有术后黏连……”

    “太慢了!”霍从军瞬间打断他。

    规培医憋的脸都绿了。

    “哎,别说让你们做手术了,你们看看,一个要点都要想了又想。”霍从军摇摇头:“谁来说说各种缝合法的优劣,一个一个的说。”

    “我来。”有激灵的实习生连忙举手,先说出自己知道的:“Bunnel是最早的肌腱缝合法……”

    “双十字……”

    “8字缝合法……”

    “kessler法是咱们手外科的主力术式……”

    “还有津下套圈法……”

    霍从军一个个点名,规培生和实习生一个个的回答,住院医也难以幸免。

    病房里的病人家属,看着一群小医生,悄悄的拍了一张照,再在脸上写了一个惨字,发了朋友圈。

    霍从军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他一边用问题将小医生们压的喵喵叫,一边又审查病人的情况。

    医院对规培生和住院医都是以训练为主,除了少数天才,大部分医生都要被虐待10年左右,才能上下平衡。

    平衡并不是说就不会被点名提问了,只是可以点名提问别人,寻求平衡而已。

    “你们知道凌然做的tang法有多难吗?”霍从军用“别人家孩子”的语气,问出了今天的核心问题。

    一群小医生面面相觑,都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tang法缝合的复杂程度,是远远超过你们刚才提出的几种缝合法的……”霍从军望着一群小医生,很是感慨的自问自答了起来。

    病房里的病人们听的亦是满脸热切。

    谁都希望自己得到的是最佳医疗服务,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地区名医出现。病人的吹捧,某些时候是客观的,某些时候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精神世界。

    霍从军却是真的喜欢凌然和他做的tang法,谁不喜欢呢?一天做八例十例手术的医生,放在任何一个医院都像宝一样。

    就算是爱尔眼科之类的私立医院,也会尽可能的优先喂饱那些一天能做10例手术的医生。

    更不要说,凌然做的tang法如此复杂,又近乎具有垄断地位。

    “懂手功能测试的出来,给病人们做个测试,也让你们看看97%优良率的tang法是怎么回事。”霍从军说别人家的孩子说的兴奋了,恨不得自己能返老还童了。

    几名医生自动自觉的站了出来,为患者做手功能测试。

    他们一边做,霍从军一边在旁详说tang法达成各项指标之难点重点,要是给他一支话筒,霍从军现在就能高唱一首《天堂》。

    一群小医生听的头昏脑涨,又不得不听。

    好容易熬到手功能测试完成,房内4人全优的时候,一群人更是配合的鼓掌。

    “厉害吧?”霍从军笑呵呵的。

    “厉害。”小医生们齐刷刷的回答,整齐划一中,倒也带着一丝丝的真诚。

    毕竟,能做tang法就很厉害了,tang法做的近乎全优良,那是真的牛。

    ……

    同一时间,凌然打开了12只因赞许得来的宝箱。

    初级宝箱的光芒亮过烧烤炉,却只有凌然一个人看得到。

    凌然翻着鸡翅,一眼扫过11只精力药剂,看向中间的技能书。

    单项技能书,获得分支技能——颈椎理筋整骨推拿法(大师级)

    介绍:推拿手法是治疗颈椎病最常用的非手术方法,应用广泛。理筋整骨法通过按、摩、推、拿、揉、点、滚、叩、击、摇、弹、拨进行松懈,结合小角度矢状位扳法,临床疗效确切,有效率超过95%。

    凌然目光向四周一扫,果断拿起就几根新鲜的鸡翅、牛肋条和猪排。

    凌然将之铺在平板上,运起刚刚学会的理筋整骨推拿法,就将它们当做颈椎一样推拿起来。

    只见他一会儿按压,一会儿抓拿,一会儿推揉,一会儿叩点,时不时的还以臂为轴,滚动起来。

    围在周围的小护士,女医生,男医生们,看的心驰神往:

    “凌医生烤肉好认真。”

    “总觉得这批肉会更好吃。”

    “凌医生好帅。”

    “好想做那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