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19章 苏醒

第119章 苏醒

作品:《大医凌然

    “记得安排病人明天开始复健。”凌然做完了手术,吩咐了一声。

    不同的病人开始复健的时间是不同的,这主要取决于肌腱的缝合强度。如果主刀医生觉得肌腱缝合的够牢固,那就可以从第二天开始复健,否则的话,就略微推迟一点。

    提前开始复健考验缝合,延后复健则增加黏连的风险。

    小铁听着凌然这么说,一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最起码肌腱缝合的强度是够的,以手外科的标准来看,这就达到了基础值了,只要肌腱不断,一个“良好”是跑不掉的。

    小铁转瞬又想到了凌然的手术过程,又为自己只求基础值的要求暗暗神伤。他跟着潘主任学tang法几年了,正式的认真的开始学,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可至今都没有主刀tang法的机会,潘主任要求他的缝合达到良好以上,才会给他机会,然而,要用tang法缝出良好的测评,那就要求缝合过程中,各个小点都要照顾到……

    小铁尝试了很久,一直没能达到要求,他也不是太着急,这本来就是个超有难度的术式,云华乃至昌西也没有几个人玩得转……

    小铁深深的望了凌然一眼,脑中又不自觉的将凌然的手术过程,与潘华潘主任相比较。

    铁北医生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却是不愿意仔细的想下去。

    “复健具体是几点钟开始?”小铁觉得凌然的背影很严肃,就转头问吕文斌。

    吕文斌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最早是凌晨五点。”

    “咦?凌晨五点做复健。”

    “我之前要求凌晨三点的,病人和家属的服从性比较差,改到5点钟会好一点。”凌然对这个问题也是很无奈,都走到门口了,还有空回头说一句。

    小铁很是无语的看看吕文斌,忍不住问道:“凌晨三点或者凌晨五点做复健的意义是什么?”

    “充分利用复健室。”凌然瞥了铁北同志一眼,道:“我们现在用的手外科复健室已经满员了,如果再不能增加复健室,或者增加有效利用的时间,就要暂停手术了。”

    “呵呵……呵呵……”小铁能说什么呢?手外科给急诊科分的复健室确实不大,但是考虑到每间复健室允许多人进行复检,平均每人每天的复检时间只要两个多小时,复健室可容纳的人数还是很多的。

    只不过,当日没有人能想到,凌然每天能干出来10个患者。

    这样的手术频率,再加一间复健室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小铁所在的治疗组,每个星期能完成10例大手术就要弹冠相庆了。

    一个月30台手术,算是一个治疗组的饱和手术量,大家都不会太累,但也足以满足各方面的要求,医生们的指标都能完成了。

    再看凌然呢,他做30台手术只要三天时间,这样的频率,懂行的一听就知道是手术狂魔,而手术狂魔,不管是昌西省的,还是京城的,向来都是能吃掉一个科室资源的巨兽。

    或者说,一个科室的资源有多少,手术狂魔就能有多狂。武三镇的协和董念国曾经一年做了100例有余的心脏移植,排在世界前10,换一个人换一个医院,能做10例其实已经可以黄袍加身高喊“我是世界之王”了。

    可以想象,如果中国的心脏供体更多,医院的条件更好,做出世界第一的心脏移植是很有可能的。

    手术狂魔们,总归是受到了现实的限制。

    譬如凌然,就有可能被康复室的数量所限制,而他如果解决了此问题,又可能遇到手术室不足的问题……

    小铁瞅了凌然两眼,叹口气,道:“把病人凌晨五点钟拉起来做复健,也不是解决复健室不足的办法吧。”

    凌然缓缓点头,道:“提前一个小时的确没什么用,但提前到3点钟,很多人都迟到和缺席。”

    小铁分明看到,凌然的脸上带着苦恼的表情。

    小铁心里狂叫:你有什么好苦恼的?你有什么好苦恼的?

    吕文斌此时却是心里一动,道:“铁医生,手外科能不能给我们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小铁一个激灵,连连摇头:“我们手外科让出这么大面积的复健室出来了,怎么可能再给你们复健室了,再说了,你们也不是要一点点面积就行了。”

    “我们已经向霍主任要求了,现在正在改造旧仓库,改造好了以后,我们复健室的面积大了,还可以还一部分的复健室给你们。”

    “那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小铁说着看看躺在手术台上的郑器,又道:“那就明天早上五点,咱们复健室见。”

    小铁说完,赶紧跑掉了。

    凌然懒得多想,回头确认了一下病人的状态正常,就点点头出了手术室,到隔壁继续做手术去了。

    吕文斌却是盯着小铁的背影,想了一阵子,对旁边的苏嘉福,道:“老苏,这个病人一会是送去复苏室的吧。”

    “当然。”

    “病人要是醒来了,你能不能先喊我一声。”

    “你想做什么?”苏嘉福很喜欢跟凌然的手术,跟吕文斌也很熟悉了,笑笑就开玩笑道:“我们复苏室的管理可严格了,你做不了什么的。”

    复苏室又叫做麻醉后监测治疗室,名字很高大上,但丰俭由人。高级版的PACU可以搞的像是ICU(重症监护室)一样,耗资巨大,设备齐全,如云华手术层共用的复苏室就有20多间床位,耗资千万元。

    至于急诊楼手术区自配的PACU就不用那么奢侈了,因为总共是4间手术室,所以复苏室最初只配置了两张床,三套监控仪器和大量的药品,算器械设备的开支的话,可能还不到10万元。

    凌然的手术量增加了以后,复苏室也稍稍扩张了一下,床位增加到了6个,同比例配置了监控仪器和护士护工麻醉医生的数量,但也没有更多的花费了。

    吕文斌谄媚的笑着,道:“苏医生,我用两根猪蹄换您的消息。”

    苏嘉福想了想,道:“今天的圆凳都你负责搬。”

    “得。”吕文斌一口答应下来。

    也就是再做几台手术的时间,苏嘉福的电话打到了吕文斌处。

    吕文斌三两句将术前说明完成,回过头来,直奔复苏室,就见郑器正在摇晃着脑袋。

    “郑先生,您感觉怎么样?”吕文斌例行公事的问了一句。

    “哦……我……”刚从被麻翻的状态醒过来的郑器,头脑迟钝又混乱,只问:“小潘呢?是潘华给我做的手术吗?”

    “您认识潘华副主任?”吕文斌眼前一亮。

    “他是我妻弟。”郑器又问:“你喊一下他吧,还有我老婆呢?”

    “我让人先送您回病房。”吕文斌又说两句话,将病人交还给护士,离开一些,就拿出手机,找到凌然的号码,想都不想的摇摇头,手继续往下滑,再找到霍从军的号码,眯眯眼的笑着,拨过去道:“霍主任,您猜我遇见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