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17章 突然懂了

第117章 突然懂了

作品:《大医凌然

    吕文斌收了病人,下了医嘱,就匆忙赶回了手术室帮忙。

    一会儿,又见护士王佳出来,挨个的检查病人的术前准备状况。

    小铁赶紧上前问道:“请问一下,刚才的吕医生呢?”

    王佳看他穿着白大褂,有些面熟,就道:“吕文斌进去做手术了。你是哪个科的?”

    云华医院的编制医生人数超过了1000人,还有数百名的进修医生和实习医生不停轮换,再加上数量更多的护士,医护人员的总数轻松破3000人,想要人尽皆知,要么就是霍从军这样的正高级大喷子,要么就得有凌然百分之几的帅气。

    小铁同志啥都没有,也就没资格跨科室的刷脸了,只能故作淡定的道:“我是手外科的主治铁北,这是我亲戚。我刚想给吕医生说说病情。”

    “有特殊情况,你可以写到纸上,我拿给他们,或者你直接发微信给吕医生。”王佳说着又低头忙碌起来。

    小铁看他忙的不可开交,也是无可奈何,还要安慰潘主任的姐姐等亲戚:“你们别担心,现在的情况挺好的,凌医生是我们医院很厉害的手术医生,让他来做手术,成功率是很高的。”

    王佳听到了,头都没抬的点了点。

    她的工作量不比医生们轻松,责任更大。光是吊瓶里的每一种药的核对,就让人烦的爆炸,可不看也不行,挂错了点滴的事在医院时有发生,大部分情况下,都没什么关系,极少数情况出动急救设备……

    王佳不止要核对郑器的吊瓶和术前准备情况,还有另外两名患者更快的做好准备。

    凌然的高频率手术,不仅是让自己,而是让急诊科的手术室全体都忙碌起来了。

    吕文斌和马砚麟自不必说,每天的工作量比凌然少不了多少,也就是压力小一些罢了。除此以外,只有四间手术室的急诊科,本来就有不小的手术量,再加上凌然高周转率的近10台手术,也几乎是忙的天翻地覆了,包括巡回护士在内,所有人的工作量都有所增加。

    就连麻醉科的麻醉医生,都要额外多派遣一名。

    不过,急诊科的医护人员不仅不讨厌凌然带来的忙碌,还颇为喜欢。

    因为可以拿到不菲的手术费!

    医生和护士本来就是非常忙的工作,大家对于繁忙的承受能力是极强的,关键在于忙碌收获了什么。有的人忙碌是收获领导的欣赏,有的人忙碌是收获患者的感谢,有的人忙碌是收获了经验,有的人忙碌是收获同行的赞许,有的人忙碌是收获了患者家属的拳头……

    跟着凌然做手术,最辛苦的地方是手术的数量多,而最好的地方也是手术的数量多。

    手术是按照级别和台数算钱的。

    如屈肌腱缝合这样的手术,一场下来,凌然能分500元不到,一助能分150元左右,麻醉和两名护士各30元的样子,说起来不多,但是,凌然周转的实在太快了。

    吕文斌和马砚麟已经拿钱到手软了,他们平均每天至少能做4台手术,分600元,一个月下来就是奔两万元去的工资。麻醉一次30元是不多,但一天跟凌然五台手术,再随便平行插两三台,一个月下来也能多分六七千元。护士们拿的再少一点,毕竟有台前台后的准备,一天最多跟个四五台到头,可是每个月多四五千元,也不算是白忙活了。

    总的来说,不跟凌然做手术,轻松会轻松一些,也不会太轻松,医院的活是做不完的。最讨厌的是跟新人医生的手术,切开半个小时,手术三个小时,找人救场两小时,最后站的腿筋发炎,拿的还是二级手术的手术费。

    跟着凌然做手术,对医护人员们来说,就属于物有所值的类型。

    除了吕文斌和马砚麟没的选择,其他人还是可以自由调节时间的,就目前的状态来看,凌然的手术还是颇为抢手的。

    一众医护人员也因此忙的飞起。

    小铁心中不宁,最后还是找到周医生道:“我想跟着进手术室。”

    有的医生有亲属做手术,自己不做,但是入手术室陪同的也有,当然,有的医生对此很是反感,因此产生了纠纷的也是有的。

    小铁只能寄希望于周医生能发挥帮得上忙了。

    周医生听到小铁的要求,果然沉思了几秒钟,随之,就在小铁的忐忑中,令人心暖的一笑:“想看就看好了,凌医生的手术室常有人来观摩的,你就保持安静,别说话别聊天就行。另外,手术室里最多只让进5个人,这是新规定,免得规培生和实习生一窝蜂的涌进去。”

    “我明白了。”小铁连连点头,又赞道:“不愧是急人之所急的周医生,要不是您给我说了,我怕是还在底下跳脚想办法呢。”

    周医生又叮嘱道:“你是医生,看就看了,病人的其他家属可别放进去。”

    “那肯定的。”小铁拍着胸脯保证,就赶紧去准备了。

    为了避免惹人反感,小铁是洗了澡换了新内裤,再穿上洁净的洗手服,才进到手术室内,时间也就是刚刚好。

    手术室里,挂了两板的和磁共振片。

    凌然尚未穿着手术服,先扎着手看片子。

    直到看完了片子,凌然才扭头看了小铁一眼,见着装正确,也就是点点头,没有打招呼,也没有问问题。

    站在一助位置的吕文斌将之认了出来,也没吭声。

    “刀。”凌然让吕文斌扶正病人的手掌,直接用持笔式开局。

    他以前只有持弓式是专精级的,用于打开切口很不错,精细化操作的时候就略有不足了。前阵子刷的第一波衷心感谢,为他新添了持笔式的专精,倒是解决了手术中间的一些问题。

    持笔式的专精,顾名思义,就是像抓笔一样的抓刀,这样做不好用大力,但割小口子的时候很方便。

    躺在手术台上的郑器右手三指切割伤,但要想缝合的话,就得暴露的更多一些。

    小铁盯着凌然的操作,只觉得他开刀的位置不错,开刀的技术却只是一般,不由暗暗皱起眉头来:“如果就是这样的技术,随便从手外科拉一名高手,不用tang法还能缝的更好啊……”

    “拉开。”凌然的声音清亮,瞬间让人集中了注意力。

    “好的。”吕文斌连忙回答一声。

    小铁亦是顺势看过去,就见凌然伸手向下,一把捞出了肌腱。

    资深主治的铁北医生的目光一下子就凝在了凌然的手上。

    想象能从一个精肉腊汁肉夹馍里,准确的捞出一根肥肉的动作,大约与凌然的动作难度相当。在此过程中,肉饼能撑不能破,精肉能散不能少,肉可挪位不可空腔,肥肉出来的要完整,可以带出汤水来,可以微微破损,但不能掉落在里面……

    当然,在此之前,可以给腊汁肉夹馍做核磁共振,做彩超做CT,但就小铁所知,手外科大部分的医生,都是靠肉眼翻找的。

    毕竟,这个动作虽然帅气又节省时间,对患者的损伤也小,但并不是决定性的核心动作。

    屈肌腱缝合的核心仍然是缝合,仍然是缝合强度。

    “我去……”小铁忍不住骂了出来,正在学习tang法缝合的他,眼睁睁的看着凌然用了两分钟时间,将他要用20分钟才能缝合的肌腱给搞定,这种视觉冲击,真的要让人……气愤!

    凭什么?

    小铁望着凌然口罩加显微眼镜都遮不住的帅脸,体内至少有数十万颗细胞,气的兵解!

    凭什么!

    凌然又拉了一刀,捞了一根肌腱出来。

    再一刀,又捞出一根肌腱,缝好塞回去……

    这一瞬间,小铁突然懂了,那天台上还冒烟的烟头的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