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16章 尽快

第116章 尽快

作品:《大医凌然

    小铁在急诊楼前,等的心急火燎,频频的抬手看表。

    将将两个小时,一辆挂着“金鹿”标识的救护车,停入了接诊通道。

    小铁瞅了一眼车牌,长松了一口气,转瞬又紧张起来,抢着到了跟前。

    急诊科接车的护士和小医生瞅了小铁一眼,都只觉得眼熟不认识,但也都没吭声。

    小铁在潘主任面前伏低做小,放在外面也是三十五六岁的人了。而在医院里,从住院到主治是没门槛的,无非是早晚的区别,但不管怎么晚,老成这样子,也都是主治了。

    “患者郑器,51岁,切割伤,右手拇指、食指、中指……”救护车里出来的是个穿白大褂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紧紧张张的报告了一遍,说的不甚清楚。

    病人的情况,救护车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往急救中心报告,并转给云医急诊科了,此时再报告一遍,也就是核对一下的作用。

    “手部创伤,喊吕医生来。”接车的小医生一边迅速的将病人拉出来,一边迅速的做着判断。

    急诊科的工作,说复杂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总的来说,急诊科的主要任务,是保证病人活下来。在此基础之上,急诊科医生需要做的就是避免脑死亡,避免心脏停跳,避免呼吸停止,避免失血过多,避免脏器损伤……

    确保病人不会立即挂掉的前提下,急诊科就可以考虑是自己处理病人,还是转诊了。

    理论上胳膊划了一刀的可以自己做,也可以送去医美科缝漂亮点,手部创伤的可以送骨科或手外科,同样可以自己处理,还可以请其他科室的医生来急诊科诊疗。

    这个判断通常都是现场医生直接下达的,也是小铁来此的目的。

    他赶紧打电话给熟悉的周医生,一边说明现场情况,一边焦急的等待。

    小铁本人可以在急诊楼外等着病人过来,不可能要求周医生也来等,此时只能寄希望于老周同志没有急活。

    老周同志当然没有急活,以他的身手,随便牵几只实习生规培生住院医过来,就能收获感谢良多,并以指导老师的身份解脱出来。

    相比起来,周医生更喜欢同事们称赞他急公好义。

    小铁刚进入处置室,就见周医生迎了上来,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你亲戚?”周医生问。

    “是。”小铁点点头认了下来,说:“去工地办事,正好人家讨债的来了……”

    周医生打断他道:“现在不说这个,病人的症状基本稳定,失血也不算太多,核心问题就是手指的切割伤,我给他们说一下,先不要打开急救纱布,直接给你转到手外科去?”

    “啊……不是。”小铁慌了,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周医生有点奇怪。他与小铁算是伪同期,一前一后的考入的医院,属于当年事业单位改革的弄潮儿,因此相熟。只是随着大家的年龄增长,社交圈子较为内敛,有些日子没联系了。考虑到潘主任引人瞩目的进修,周医生的眼神里就带上了怀疑。

    老好人归老好人,被人骗就是傻缺了。

    小铁吭哧吭哧的道:“我的意思是,希望能把郑器就近安排到急诊科来治疗,那个……手外科今天特别忙,前面还有两个特需病人,插队也不好,不插队的话,又耽搁治疗。”

    这算是小铁找出来顶好的借口了。

    在医院里,广义的特需病人,指的实际是特需门诊。大部分的三甲医院,都有特需门诊或更权贵的干部病房。

    其以昂贵的价格满足病人们在医疗服务以外的需求。相比之下,干部病房论的是级别和关系,特需门诊可以看级别和关系,也可以看钱,明码标价的提供特殊服务。

    例如很多大医院为人诟病的挂号,在特需门诊就不用烦恼,只要按照主治和副高388元,主任500元的标准支付门诊费,病人和家属想点谁就可以点谁,论起来,还有可能比黄牛票便宜些。如果一名医生搞不定,再只要出500元,就可以主动发起院内专家会诊,1000元得到院外专家会诊,理论上还可以寻求外国医生的远程会诊……最重要的是,病人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呆在每日1000元的病房里休息,任医生护士们奔波即可,妥妥的协和标准。

    这样的病人,头天禁食,当日素颜,临上阵了,你告诉人家被插队了,那肯定是不愉快的。

    周医生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但还是好心说明道:“你转诊给潘主任做,疗效肯定是要好一点的。留在我们急诊科,那就只能凌然来做了。他的病人倒是恢复的都不错,手术做的也细致,但毕竟是年轻人,经验少,你得考虑清楚了。”

    “考虑清楚了。”小铁能怎么回答呢。

    其实,要他做判断的话,他也觉得凌然的技术是远远比不上潘主任的。旁的不说,就经验一项,凌然才做了几个月的手术,怎么与做了20年手术的潘华同志比。

    不过,潘主任不愿意自己做手术,铁医生也是能理解的。

    怎么说都是相熟的姐夫,潘主任在国内的时间,三分之一在酒店,三分之一在医院,三分之一就在姐夫家里,朝夕相处下来,临床决断很容易就出现偏差。

    只是交给凌然——小铁虽有不认同,但还是照做了。

    周医生看着他的表情,点点头,道:“那行,你喊家属过来,我给交代几句。”

    “我代替不行?”小铁又着急起来。

    周医生摇摇头:“咱们医院的规矩,你也是懂的,没有亲属签字,他的手术我们肯定是不做的。”

    “那个……直系亲属还没过来。”小铁担心潘主任的姐姐签字的时候,一个潘姓出来,让人给猜出来。

    “总得有人签字吧,你不行,我也是为你好。”周医生的好人属性发走了。手术是没有百分百成功的,一个操作不当,小铁的身份就尴尬了。

    好在郑器的儿子及时赶到,小铁总算是解决了问题。

    周医生这时候喊:“小吕,来接客了。”

    “来了。”吕文斌早等着呢,噔噔噔噔的跑过来,拿了郑器的病例,又解开纱布看了伤口,再看小铁一眼,有些奇怪,但也不多说什么,就道:“前面还有三个手术,这个正好安排到第四个。”

    “那个,吕医生,能不能安排的提前一点。”小铁好声好气的说话,甚至有些低声下气了。

    吕文斌坚决的摇摇头:“提前不过来的。”

    小铁又要上火了,急道:“不是,我……”

    周医生赶紧压住他,咳咳两声,道:“吕医生,铁医生是关心则乱,这个病人是做精细工作的,手部的缝合很关键,就想尽快一点做……”

    “尽快不了。”吕文斌叹口气,伸出五指,道:“术前的准备,抽血化验、皮试、备皮、肠道准备都得要吧,麻醉医生得通知到安排好吧,这些戒指项链,文玩珠子什么的得处理一下吧,等弄好了,前面三个手术也就做的差不多了,稍微一耽搁,三个手术的时间都不够,到时候,手术断档了……总之,我不受这个埋汰。”

    在场的都是医生,也都听懂了吕文斌的意思,是说术前准备耗费的时间,与两台手术的时间相当,又留了一台手术的时间做余量,怎么听都好像很正确。

    可是,吕文斌的话在小铁听来,简直是胡说八道。

    小铁也顾不上得罪人了,缓缓道:“据我所知,凌医生做的都是屈肌腱手术,一台屈肌腱手术,快也要两个多小时吧,三台手术下来,七八个小时就过去了……”

    “要你这么做,一天才能做几个手术。”吕文斌也不多说,从兜里掏出一张手术排班表,递给小铁。

    手术排班表有时间有手术名称有参与手术的人员。

    小铁放眼看去,就见七个单元格里面的手术,已经被划掉了三个,后面又加了两个。

    “凌医生今天计划要做7个手术,临时添了两个,算你这个,总共是10个,两小时做一台手术?你真以为人可以不睡觉啊。”吕文斌说着,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