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11章 三年完成600例手术的野望

第111章 三年完成600例手术的野望

作品:《大医凌然

    上田勇仁抵达当日,云华医院就挂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宣传——日本庆应私塾大学专家会诊。

    大名鼎鼎的庆应私塾大学的名号,令第二天的潘华联合门诊,挂号10分钟就宣布告罄,号码排到了30,为此不得不宣布延号到下午,然后,接踵而来的黄牛们将价格一路炒到了500元,又挂出去了30个号。

    再贵的话,患者就要去京城和沪上看病了。

    潘主任对此变化莫名欣喜。

    11元一位的专家问诊费,在很多医生看来,更像是对自己的劳动的不尊重,如果当日的30多个号码里,出现一名无理取闹者,或者一位大闹退票者,那11元的问诊费,就更像是一个侮辱了。

    黄牛们给予潘主任的500元的定价,不免令人昂起头来。

    一个下午一万五千元的问诊费,潘主任感觉,这才算是对得起自己延误午饭,不吃晚饭的酬劳。当然,他收到的仍然是每名患者3元3角的问诊费,还要与上田勇仁平分,但是,受尊重的感觉是不同的。

    愿意花500元来看病的患者,没有一个是无理取闹的,甚至连轻症患者都很少,大部分都是用得上潘华20年经验的患者……

    潘华也因此看的很细致。

    事实上,他并不能解决每个病人的问题,有多名患者都只能向其指出再诊的方向,等于说,无法给出有用的诊疗结果,这让从来没有看过500元门诊的潘华,略有些忐忑。

    然而,只是得到再诊方案的病人,依旧千恩万谢的离开了,没有一个要求退票的。

    “黄牛票有一点好。”潘华用日语对上田勇仁说:“至少他们不能找我退票。”

    上田勇仁并没有get到潘华的点,只道:“他们为什么想要退票?”

    潘华愣了愣,道:“大概……他们觉得医生必须要给出有用的解决方案,才有资格收取门诊费,尤其是黄牛票那么贵。”

    “医生又不是天神。祈祷的人也不能因为愿望不能实现,而要回贡品吧。”上田勇仁说着赶紧道歉:“抱歉,我说了一些很自私的话。”

    “没关系,上田博士是个很洒脱的人。”潘华像是在日本那样,赞了上田一句,又接着问诊。

    两人看诊的范围也不止于屈肌腱损伤,而是包括了手足外科的各项。

    门诊收病人,不能只考虑自己,还要考虑科室和治疗组的状态。能不能治是最基础的,这在基层医院里最常见,不能看的病就请病人去大医院看,或者收进来再转诊,其次,则要看是不是自己科室的主力术式,像是潘华不在的时候,tang法就不是云华医院的主力术式了,那需要此法才能诊疗,或者才能达到较好效果的病人,通常就不会被接入手外科。

    最后,自然是要看科室的容纳能力。这在顶级医院中最明显,普通病人只有得一种地方医院觉得棘手的病,才能相对容易的在顶级医院入院,否则的话,收治与否的考量,主要是看医院的运转状况如何。

    潘华出去进修了几个月,本人所在的治疗组差点饿死,此时自然是大肆的收入病人。

    上田勇仁就有点心虚了,看了20几个号码,收治了12人入院后,不由低声用日语对潘华道:“病人太多,我们会做不过来吧。”

    “实在看不过来就转给其他组,就当是人际往来了。”潘华用上田勇仁理解的方式说话。

    上田勇仁很是理解的“哦”了一声,道:“所以说,在中国医院里,病人是可以当做礼物来赠送的?”

    “你的理解能力……”潘华摇摇头,道:“回到刚才的话题,我们今天多收病人,接下来才有手术可做,这是中日相同的吧。”

    “那么,昨天说的那位凌然医生,他的病人的来源是?”上田勇仁对此还是很在意的。

    潘华无所谓的道:“现在不用再在意他了,凌然只是会做一种术式而已,虽然做了一些,但他毕竟还很年轻,总数做不起来的。”

    “他至少做过一两百例tang法缝合了吧,在日本也是很高的数字了。”

    “两百例也没多少。”潘华呵呵一声,道:“我在日本的几个月,就做了上百例的tang法,我也没有大肆宣扬啊,我在国内的时候也没少做,几十例都是有的,更何况,我也不是专做tang法……”

    “但就屈肌腱损伤的手术来说……”

    “我们接下来会做出一个凌然累死都做不到的数字的。而且,我们做的手术越多,能留给凌然的就更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在某些时候,病人也是资源。”潘华呵呵的一笑,又道:“要我说,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凌然好的,我听说,他是知道我要回来了,才加油做手术的,所以,他应该是明白,等我们来了,他就要靠边站了,所以加油积累一点手术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这样吗?”

    潘华淡然一笑,再对上田勇仁道:“上田博士,你来中国的目标,就是做手术吧,你想做多少例手术?两百例?三百例?”

    上田勇仁的脸颊变的红润起来,缓缓的道:“我的目标是600例手术。我此前的记录是400例,如果我再能做600例的话,我的手术例数,就会成为骨科现役医生中的第五位……”

    “哦,要一年完成600例吗?”

    “哈?怎么可能。”

    潘华哈哈大笑:“在中国,只要你想做,一年做600例也不算什么,一天两例。”

    “阿诺……”上田勇仁的日语都要混乱了:“一年只有200天的工作日吧。”

    “你如果这样算的话……”

    “门诊日也不能做手术了,还有会诊日和会议日,这样算的话,能做手术的天数也只有150天不到。”上田勇仁很仔细的计算道:“要做到150天的手术,肯定是有大量的加班的。”

    “你要这样算的话……”潘华再次哈哈的笑起来:“平均一天4台手术,确实有点多了。”

    “是啊,每天都做的话,两台手术就很不少了。”上田勇仁勉强的笑两声,道:“我准备用三年的时间完成这个计划。”

    三年做600台手术,也就是200台每年罢了。

    潘华向坐在对面的病人笑着解释了几句病情,结束问诊的同时,潘华不由的回忆起日本进修的生涯,心想:现在的日本人真是太懒了。虽然每天4台手术是有点多,但是,平均下来三台也没问题,一年两百台是什么鬼。

    又一名病人坐了下来,递上自己的检查结果。

    潘华一边看,一边对上田勇仁用日语道:“我们最近还是要多做一点手术的。虽然说,凌然每天做好几台手术是最后的狂欢,很可能已经耗尽精力了,但是,将手术机会全部让给一个年轻人,你也会觉得浪费吧。”

    上田勇仁知道潘华的意思。事实上,日本医院里面,抢手术才是更平常的事。

    尤其是他们这样的小医生,为了上手,所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正因为如此,上田勇仁才会远赴云华,就为了获得做手术的机会。

    在病人的数量有限的情况下,潘华和上田勇仁做的手术越多,凌然能做的手术就越少。

    那么,不管凌然每天能做多少台手术,都没有意义了。

    或者,更可能的情况是,凌然为了迎接这一天,已经累的半死了,巴不得他们抢走手术。

    “我们可以优先挑选病人,喜欢做什么手术,就做什么手术,不想做的丢给凌然就可以了。我是手外科的副主任医师,没有人会先选他的。”潘华又补了一句。

    上田勇仁听的更高兴了,他在庆应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上田勇仁想:如此一来,就可以自己调整手术的难度了,不仅能积累到足够的手术量,还能提高自己的技术,用三年时间,做600例手术,也不是什么天方夜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