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10章 融会贯通

第110章 融会贯通

作品:《大医凌然

    郝蓓一只脚被吊起来,躺在病床上玩手机。

    患肢高于心脏位置可以减少水肿的,这是许多轻烧伤患者也要留院观察的原因之一。周院长倒是提出可以在郝局长家中安装一套病床设备,以方便郝蓓修养,却是被郝局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于是,郝蓓得以安心的留在云华医院的急诊科,在QQ空间里放出大量的实时照片。

    她屏蔽了多人的动态,也在不断的吸引大家的:

    《看到云华最帅医生了,果然是最帅的》

    《被男神医生縟的哭出来》

    《塞翁失马,遇帅则福》

    完成了炫耀之后,郝蓓觉得脚也没有那么疼了,再换一个姿势,就眼巴巴的望着处置室,问旁边的小护士:“姐姐,凌医生什么时候来啊。”

    小护士并不喜欢她,只是按捺着脾气,道:“凌医生不过来的。”

    “为什么?”郝蓓一下子挺起腰来,又跌落下来。

    “凌医生平常都在手术室的。”

    “那……他什么时候出来?”

    “不出来。”小护士收拾好东西,就要离开。

    “啊啊……”郝蓓叫了两声,拉住护士,道:“总有出来的时候吧,他什么时间吃饭?去哪里吃?”

    “凌医生还真不出来吃饭。”小护士瞥瞥郝蓓,心里高兴一些了,道:“凌医生就在手术区吃饭。”

    郝蓓嘟嘟嘴:“我想他给我换药。”

    “那我问问去。”小护士并不直接拒绝,也没有给肯定的答案。

    郝蓓很无奈,嘟囔道:“有多少手术给他做啊,我们这些在急诊室的病人也很重要啊。”

    她这么一说,旁边床的小姑娘就忍不住拼命点头起来了。

    小护士偏着脑袋,很认真的道:“凌医生现在手术多的做不完,别说出来给你换药了,吃饭都要争分夺秒的,真的是很辛苦的。”

    “真的有那么多手术?”郝蓓一家人都在卫生系统工作,她也懂得许多医生和医院的事情,对小护士的话颇为怀疑。

    像是云华这样的医院如果愿意,永远都有无数的手术可以做,医生们也确实辛苦,但如果有必要的话,医院也有的是办法限制手术量。

    小护士郑重的点点头,道:“凌医生非常辛苦的。尤其是很多病人,在别的医院可能要截肢了,只有凌医生能做手术……现在凌医生一天到晚都在做手术了。每天最少都要做六七台手术。”

    了解医院的郝蓓被吓了一跳:“一天六七台手术,不是要累死人?”

    “就是说。”小护士嘟嘟嘴,道:“每天都要十二三个小时做手术,偶尔出来还要查房……”

    等她意识到自己说多的时候,郝蓓已经抓住了重点,重复道:“凌医生还要出来查房啊。”

    小护士懒得说话,噔噔的踩着重步子走了。

    郝蓓露出一抹微笑,抱着手机,陷入了遐想当中。

    ……

    正如小护士所言,凌然每天的手术量,确实增加到了6台以上,所不同的是,凌然并不觉得辛苦。

    呆在手术室里,有什么辛苦的?

    手术室里常年恒温,变化超过两度都是不允许的,全层流的送风系统,不仅让空气中闻不到一丝的药味,还能躲开城市里的雾霾。

    手术室相应的淋浴间、卫生间、食堂、休息室等等,虽然谈不上有多漂亮,但都是干净整洁有人打扫的,容纳十几名医生护士舒服的生活下去不成问题。而在大部分时间,急诊科的手术室里,都只有几个人。

    吕文斌还会时不时的带些卤菜和卤肉过来,现如今,他的业务范围已经很广泛了,不仅有传统的猪脚、肘子、鸡爪、鸭翅、鸡胗等等,还额外新增了一锅卤汤,用来卤牛肉、羊肉、牛肚、羊肚等食物,鸡爪鸭翅之类的偶尔也有机会蹭入,别有一番风味。

    这样的生活环境,这样的生活,而且不用为任何的生活问题而耗费精力的生活——如果不是为了争取衷心感谢的宝箱,凌然根本就不想离开手术区。

    至于做手术本身,就更不会被凌然当做苦事了。

    他在学校里的时候,为了争取多上手,有时候凌晨还在解剖室陪大体老师,如今能有一群人陪着他做事,结束了偶尔还有衷心感谢,凌然还真是找不出不满的地方。

    甚至连查房的过程,也被凌然渐渐琢磨出了门道来。

    比如说,查房的时间安排在早上8点到12点,下午2点到6点间,得到衷心感谢的几率就会高一点。每天开始手术前的时间,则是查房的禁忌时间段,尤其是凌晨三点到四点间,凌然此时查房,获得衷心感谢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在掌握了这些规律之后,凌然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平均每天都能得到两只初级宝箱,很快就完成了两次十连抽。

    19瓶精力药剂,以及一本单项技能书:切开(持笔式专精),属于凌然的额外收获。

    作为已经拥有持弓式(专精)切开技能的凌然,在不开辟新的术式的情况下,切开技能已经是够用的,再多一份持笔式(专精),固然让他的手术选择更多了,但并不会有本质性的改变。

    反而是又增加的几十次手术经验,让凌然更有感悟。

    当屈肌腱缝合的手术经验积累到了200次的时候,即使是已经获得了大师级tang法缝合技能的凌然,也觉得自己的技艺大大提高了。

    再准确一点,或许是融会贯通了。

    3000次的上肢解剖经验,在增加了200次的手术剖开后,自然会有新的理解。固定术式的tang法缝合,在多做200次以后,也会有新的想法。专精级的体格检查可以用于术前的分析,大师级的磁共振的能力,能够对开刀以后的情况做到心里有数……

    为凌然增加了大量的病源的显微镜下的神经束膜吻合术,原本就是极强的大师级,再经过七八十次的实践之后,也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了凌然的手术体系之中。

    可以说,单就人类的手部的了解,凌然已经是足够的高端了。

    “系统,系统,我的tang法缝合的技术,排名多少?”下午六点,凌然完成了一天的手术,照例站在窗台前询问。

    “你所掌握的tang法缝合的技能水平,排名云华市第一,昌西省第一,中国第78名,再进行200到300次正确的tang法缝合,可以晋升一位。”系统的回答,与几天的别无二致。

    不过,凌然已经知道,单就tang法缝合的技术来说,提高相关的基础临床技术,也是有希望提高排名的,只是同样很困难就是了。

    凌然并不着急。

    他在云华大学医学院的时候,就不是天赋最好的医学生,最多也只被认为排名前三罢了。

    所以,在凌然的设想中,他必然是需要脚踏实地,以勤奋苦学和大量的练习,才能超越同期的。

    现在的进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设想了,但凌然并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做事方法。

    “凌医生。”郝蓓手捧两杯奶茶,快步而来。

    她也换上了洗手服,而且是非常合身的洗手服——手术室为了满足郝蓓同学的要求,也是付出了努力的。

    “今天不想喝奶茶了。”凌然回答的非常直接。

    郝蓓的笑脸一僵:“你昨天不是说奶茶很好喝吗?”

    “昨天渴了。”凌然说话的同时掏出手机,发了一个红包给郝蓓,道:“已经买来了,就留下吧。”

    “你都不喝,还发红包给我做什么。”郝蓓脸上又带了些微的笑容,并将奶茶递给凌然,心道:凌医生还是心软的。

    “今天的午餐是苏梦雪帮忙买的,回给她一杯奶茶应该是合理的吧?”凌然的语气带着询问。

    郝蓓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苏梦雪的形象,眼比自己萌,胸比自己大,腿比自己长……

    郝蓓伸手就想抓住奶茶,并将它狠狠的砸在墙上……

    凌然长臂一晃就躲开了,面带疑惑的看向郝蓓。

    郝蓓望着凌然的脸,登时没力气了,面色微红的道:“我是买给你的。”

    “我收到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高中女生郝蓓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凌然的表情更加疑惑。

    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疑惑,在过去十几年里,总有女生做出疑惑的事,但是,当他有疑问的时候,女生们往往也都会通情达理的给予解释。

    郝蓓的脸色涨红了,果然期期艾艾的解释起来:“我其实是来向你通报敌情的。”

    “敌情?”

    郝蓓使劲点点头,道:“潘主任,他进修就要结束了,听说,还会有一名日本的博士生,与他一起回国,到云华医院任职。潘主任和你都是做tang法缝合的医生,你们是竞争对手没错吧,我可以帮你……”

    凌然笑了起来:“医院目前的tang法患者多的做不完,我们没有竞争的。”

    “潘主任是副主任医师,你才是实习生呢。如果有的选,病人肯定会选副主任,而不会选实习生吧。”

    “我们目前的病源广泛,潘主任做完剩下的给我做,我们也做不完全部的,还得有病人送到外省或者截肢的。”凌然说到专业问题,话略多了一些,且道:“现在每天都有截肢的患者,潘主任进修回来是好事。”

    不接触不知道,自从凌然增加了神经束膜吻合的术式之后,大量涌入的患者,已经令他应接不暇了。

    郝蓓却是请教过人的,知道什么能引起凌然的关注,又问:“再多一名日本来的博士生呢?他肯定也要做tang法吧。”

    凌然于是在脑海中计算起来:

    日本博士生,想来是不会有桥本四郎那么强,但是,平均每小时做一个手指的速率应当还是有的,这样的话,仅仅一名日本博士生,平均每天就有可能分流走18根手指……

    不,不止于此。

    日本人向来以工作狂著称,看看日剧就知道了,他们不工作的时候都在跑,如此想来,日本博士生很可能每天分流走20根手指……

    不,不止于此。

    既然是博士生,而且是著名的庆应义塾大学的博士生,做一根手指的速率很可能超过每小时一根的平均水准,说不定45分钟,甚至40分钟就能做一根,30分钟也不是不可能。

    若是这样算的话,一名日本博士生,每天就可能分流走40根手指……

    潘主任再带一个治疗组,每天做十几个小时的手术的话,他随随便便就能再完成20根,甚至30根屈肌腱损伤的手指缝合……

    云华大学的病源再广泛,也不一定每天都能提供60根乃至70根的屈肌腱损伤的手指。

    换言之,凌然若是被潘副主任截胡的话,他每个星期都有可能跑空一两天,剩下的四五天,也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大量的手术了。

    “我明白了,今天来不及了,从明天开始,我先增加手术量,能做多少做多少。”凌然说着打电话给吕文斌道:“你顺便通知马砚麟,明天早上3点开始做手术,晚上也延迟一到两小时,视当日患者情况而定。另外,缝皮也可能交给你。”

    吕文斌听到前半截,原本已经绝望的无法呼吸了,再听到后半段,突然又通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