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09章 小哥哥(求月票)

第109章 小哥哥(求月票)

作品:《大医凌然

    急诊楼接诊门外。

    自副院长以下,一票医生们以各自地位不同,排成一个宽阔的扇面,面色沉静,站立如钟。

    没两分钟,一辆四成新的帕萨特停到了门口,下车的滴滴司机望着白茫茫的一片,很是愣了几秒钟。

    霍从军挥挥手,一辆平床“嗖”的停到了车前,两名护士目光坚毅,动作标准,腰挺的笔直。

    “好疼好疼。”一个女孩子单脚从车里跳出来,爬上平床,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口中呜咽的喊着什么。

    郝局长从另一边下来,有些心疼,又有些忧心的与周副院长握握手,道:“小孩子做事慌里慌张的,结果把自己烫到了,我母亲吓的够呛,一定要我打电话,只好麻烦你们了。”

    女孩子猛的抬头:“我不是小孩子了。”

    “等你上了大学再说这个。”接着,郝局长双手合十,向周围的医生们拜一拜,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惊扰到了大家。”

    人家客客气气的,医生们不多的怨气也就消散了。

    周副院长见状,再挥挥手,群医退散,皆大欢喜,医院表达了自己的重视,郝局长感受到了医院的重视……

    霍主任快走两步,询问病史、过敏症状等等,赵乐意则跟着平床到处置室,先检查烧烫伤的部位。

    “爸……爸……”女孩子第一时间喊了起来。

    落在后面的郝局长顾不上寒暄,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怎么了?怎么了?”

    “咱们说好的……”女孩子泪眼朦胧的,可爱而萌,就算大声喊,都不让人觉得讨厌。

    郝局长呵呵的笑两声,搓搓手,道:“那个……郝蓓啊……”

    “咱们说好的!”

    “好吧好吧。”郝局长此时转脸对霍从军笑两声,道:“霍主任,你看,我们有个不情之请。”

    “您说。”霍从军一生经历多丰富啊,眼皮子都没颤一下。

    倒是旁边的赵乐意脸皮微颤。

    难得一个能在卫生系统的领导面前露脸的机会,他真怕对方提出一个奇葩的要求,而就他的经验所知,权患提出奇葩要求的几率可是很高的。

    郝局长心里想了好几个开场白,转眼间都推翻了,就道:“能不能请你们的凌然凌医生给我女儿看病?”

    他把话说出来,郝蓓噙着眼泪点头:“我要凌医生……”

    霍从军的眼皮子还是颤了颤,虽说医院工作多年活久见了,小姑娘点凌然的心思,还是让霍从军吃惊。

    赵乐意更是嘴唇都颤起来了,他10年前入行的时候,有的病人喜欢挑老医生来看病,他能理解,有的病人喜欢挑名气大的医生来看病,他能理解……但是,挑凌然的理由是什么?他懂烫伤怎么治吗?

    “凌然不是烧烫伤专科的医生,对于烫伤的治疗,可能不是那么擅长。”霍从军委婉的回答,相信郝局长能够理解。

    郝局长很理解的叹口气,道:“总之,请凌医生来看一看总可以吧。我这个女儿啊,前几天就抱着手机,说凌医生什么的,正好烫伤了,就提出这个理由。”

    周围的医生都觉得满心怪异,正好烫伤是什么意思啊?

    躺在平床上的少女努力的扬起头来,使劲点头:“我要凌医生看病。”

    已经帮她去掉鞋的赵乐意心里叹了口气,手里的活却不能停。

    病人不懂事,医生不能不懂事啊。

    到最后,病人有可能会因为要求没满足而生气,却是一定会因为病没治好而生气的。

    烧烫伤的前期处理很关键,赵乐意也是用早已准备好的肥皂和水,帮患者清洗创面,并不敢因为患者有要求而耽搁。

    “小周,你给凌医生打个电话。”霍从军对患者要求的容忍度是很高的,想都没想的就满足了郝局长的要去。

    想当年,霍从军在普外的时候,生生从患者一肠子的屎里面刨出口哨的时候,内心一点波动都没有。直到患者第二天在病房将之吹响……他其实也无所谓,又不是自己吹。

    周医生低声道:“凌然可能还在手术。”

    “叫他来。”霍从军眨眨眼。

    周医生心领神会,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一边直奔手术室而去。

    一会儿,凌然跟着周医生返回。

    不等霍从军询问,周医生就道:“凌然刚好一个手术结束。”

    霍从军点点头,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有可能的话,他也愿意尽量满足患者的要求。

    “凌然,你来看看这个病人。”霍从军招招手,将凌然喊了过去。

    穿着白大褂的凌然稍微有一点困倦,一言不发的跟着霍从军来到了女生郝蓓面前。

    郝蓓望着凌然,激动的手机都在抖。

    “凌医生,我们拍个照吧。”郝蓓已经想象的出来,当她将照片发到QQ空间以后,能够得到多少人的评论了。

    凌然看向霍从军:“不是喊我处理烧伤吗?”

    他此前也处理过几次烧伤,倒是可以再练练手。

    “不着急不着急。”郝蓓举着手机,开了美颜,看看又关掉了,只用普通照相机与凌然自拍。

    凌然表情淡定。

    霍从军同样表情淡定的道:“可以拍几张照,然后咱们就打麻药。”

    郝局长讶然道:“要打麻药吗?”

    “烫伤在脚上,有一定的污染,清洁干净创面,能够更好的恢复。”霍从军是多年的老急诊,有板有眼的道:“局麻代谢的很快,没有任何影响。”

    同样的话,要是赵乐意说出来,就没有那么大的说服力了。

    郝局长这才点点头,允许赵乐意操作。

    “我要凌医生打针。”郝蓓挣扎了一下,又疼的自己眼泪险些流下来。

    赵乐意无奈起身,干脆的将针管递给凌然。

    凌然也没什么客气的,手在郝蓓的脚部摸了摸,通过体格检查技能确认了一下,就一针戳了下去。

    郝蓓正美着呢,嘶的就是一口凉气抽进来。

    凌然却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认认真真的推了一管利多卡因进去,接着就用刷子清洗创面,再处理了水泡后,涂抹软膏……

    周医生有些心虚的看向郝局长,却见后者竟是用饶有兴趣的眼神打量着凌然。

    而在另一边,赵乐意悄然挪到了不远处,抢了一名住院医的清创缝合。

    尽管不能为郝局长的千金处理伤口,赵乐意也还是希望能尽可能的露露脸的,就是在旁边做点事也好。

    他是云华医院的医生,若是运气好,被领导看中的话,还是有机会调入各种临时的保健小组的,一旦进入,对于日后的发展是有诸多有利的。

    赵乐意抢到的清创缝合的病人,是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大约只有六七岁的样子,估计是磕破了胳膊什么的,有碎石进入了伤口,已经打了局麻,清创也完成了一半,工作并不复杂。

    “我不想要数数扎针。”小女孩本来躲在妈妈的怀里,已经被安抚住了,此时突然又叫了起来。

    赵乐意皱皱眉,笑道:“别怕,已经不疼了。”

    “我想要哥哥给我扎针。”小女孩指了一下凌然,又躲入了妈妈的怀中。

    听到响动的众人都看了过来。

    赵乐意愣了一下,他原本是想能怎么露个脸,却不知露脸的方式总是如此的变化莫测。

    “叔叔扎针也不疼的。”年轻的妈妈低声劝说。

    小女孩坚定摇头:“叔叔是眯眯眼,他看不清楚的。”

    要不是一群人看着,赵乐意当场就能把持针器给摔了。

    郝局长却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