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00章 铁签

第100章 铁签

作品:《大医凌然

    经过整备的捷达,看起来干干净净,摸起来也是光滑如新。

    坐进驾驶室里,虽然内饰没什么质感,座椅是手动调节的,靠背是织物的,变速箱是手动的,空间相对凌然的身高偏小,配置相对凌然的年纪偏少,风格相对凌然的相貌偏老……

    但是,它毕竟能动来着。

    凌然仔细的检查了一圈,再小心的将车开出了后巷。

    关好家里的房门卷闸门,再给拿着一只前肘狂啃的娟子姐打声招呼,凌然就愉快的开车上路了。

    他在学校里考的驾照,学会了以后经常有些女同学或女同学的女同学或女同学的女同学的女同学借车给他开,但就驾驶经验来说,凌然也是能够应付城市内的环境的。

    洗的黑亮亮的捷达车,摇开车窗,吹着微霾的风,望着繁华的都市,凌然不由的升起一个念头:若是自己有一辆自备手术室的救护车,开着它穿过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一边自驾游,一边做手术,似乎也是挺不错的。

    或者可以再找一个搭档。

    凌然想,邵老板似乎是个不错的人选,当他开车的时候,可以遇到一名又一名的病人,自己就在后车厢给病人们做手术,顺便收一点费用来维持生活和旅行。当自己手术做累的时候,再接手开车,欣赏祖国的大江南北……

    想到此处,凌然突然觉得肚子饿了,看看差不多是下班时间了,凌然干脆将车开到了云医楼下,再打电话给陈万豪:“喂,你们要不要去吃牛肚?”

    陈万豪有气无力的道:“我正在赶病历,什么牛肚?”

    “小吃街的邵家馆子,有牛肚和烤肉,味道很好。”凌然停了一下,道:“车接车送包餐费。”

    陈万豪顿时不觉得累了,一边起身一边道:“等我10分钟就到,你再通知王壮勇。”

    两人一前一后的跑下了楼,惊讶的看到凌然从一辆车的驾驶室出来。

    “你哪来的车了?”

    “哪个姑娘借车给你了?”

    凌然摆摆手:“老爹买给我的。走吧。”

    ……

    邵家馆子。

    川流不息的人群,将不大的店铺塞的人满为患。

    没有地方坐的人们,似乎并不因此而介怀,就站在门口,守着一只烟熏火燎的烤肉架子。

    邵建邵老板站在烧烤架子下面,头顶着巨大的吸烟机,脚踩着鼓风机,手里搓着一把上百串的烤肉,满头大汗的边烤边撒调料。

    喷吐而出的火焰舔着细嫩的烤肉,将辣椒孜然的味道烤的焦香,远远的飘出去,引来更多的顾客。

    “好了,您的15串。”

    “您的40串。”

    “您的10串拿好了。”

    邵建面带笑容的将一把烤肉分的精光,再接过店员拿来的100串烤肉,将尖头在烤肉架敦实的一撞,就算是码整齐了。

    再将成串的小片烤肉架上烧烤炉,邵建脚一踩,手一抹,火焰就突破了平摊开来的薄薄肉片,映出邵建通红的脸颊。

    “小肉串儿,今天现切的羊肉片,一串2块钱,扫码的照右边,现金箱子在左边,麻烦您自个儿找零。”邵建念叨了两句,就低头专心烤肉。

    他的厨艺是极好的,对付烧烤这种最原始最基础的烹饪料理,那是绰绰有余。

    虽然身体并不强壮,但他借着技巧,轻轻松松的将百十串烤肉玩弄于股掌之间,让客人们看的有趣,闻着香,吃的美……

    而在他的头顶上,两台液晶电视,正在循环播放云华电视台的新闻。

    只听肤白貌美的主持人,正用热情的声音,喊道:“各位,这里就是我市著名的邵家馆子。多亏了邵家馆子的创世人邵建邵先生,灵机一动,将平时买菜用的平板车推出来运送病人和医生,否则,两名伤者的很有可能耽误治疗……”

    “邵建邵先生在参观生意最好的时间,放弃了店内经营,全力抢救伤员……”

    “邵先生,听说您的身体很虚弱,小时候还得过先天性心脏病,家里至今都因为医药费而欠债,请问,你当时放弃黄金时间的生意不做,转而抢救伤者,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停好车步行而来的凌然等人,与其他行人一样,都好奇的抬头看循环播放的新闻。

    只见新闻里的邵老板,身穿白色的厨师服,头戴高高的厨师帽,声音洪亮的道:“没有想法,我看到警察在我面前受伤倒地,我立即就喊医生,然后前去帮忙的……”

    镜头扫过事件发生的场景,甚至还插播了几个围观群众拍摄的视频。

    视频中,凌然低着头在做诊治,邵建挺胸抬头,递出消毒的碘伏和酒精,而在他们的周围,不免出现了大量的马赛克,将蚝门夜宴的旗帜和店名,遮蔽的干干净净。

    邵老板显然知道,一个镜头只能出现一个令人感兴趣的饭馆。

    大家看着屏幕里的邵老板,再看烤肉架前挥汗如雨的邵老板,都不由自主的慷慨解囊。

    有的食客只买几串肉,也会投一百两百的钞票到钱箱里。

    邵建只做未见。

    他就是专心的烤肉,分肉。

    为自己还账单而努力。

    平日里处于偏街的邵家馆子,今天的人流量几乎要比得上小吃街了。

    不仅有看了新闻慕名来看邵建的,也有看了新闻慕名来尝试美食的,也有看了新闻来找那个帅气的小医生的。

    邵建将周围管理的井井有条。

    尽管人很多,以至于店里塞都塞不下,但邵建提前就将烤肉架给拉了出来,立即用快节奏的烤肉和飘香的味道,将人给拉住了。

    一串烤肉四五个小肉片,就算没有位置坐,也可以站着吃掉。

    大家不管出于何种想法,都在邵建的店门口,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

    “邵老板,给我们来50串肉。”凌然笑着打了声招呼。

    “咦?是凌然来了。”邵老板眼前一亮,立即叫了起来:“各位,凌医生就是昨天救人的医生,云华医院的凌医生,技术好的不得了。”

    食肉群众毫不意外的掏出了手机。

    凌然早就习惯了被围观的状态,静静地等肉,静静地吃肉,非常自在。

    自他出现以后,邵家馆子的生意就更好了。

    王壮勇和陈万豪亦是吃的满嘴流油。

    “下班了吃一肚子的肉,真是舒服。”陈万豪发自内心的感慨。

    “像凌然这样,不上班还吃一肚子的肉才舒服。”王壮勇纠正。

    凌然将吃干净的铁签丢入面前的一只塑料大桶里,道:“光休息也不舒服,每天做一两例手术挺好的。”

    正说话间,烤肉架的方向,发出“哎呀”的一声喊。

    却是邵建在墩签子的时候,被一枚恰巧防反了的又细又圆的金属签子,恰巧戳入了手背。

    邵老板毫不犹豫的将肉串放回到右侧的案板上,右脚松开鼓风机,左手关掉吸烟机。

    “小黑,过来帮手。”邵老板喊了一句。

    他用几秒钟做完这些事,戳穿了手背的金属签子处,才缓缓的留出鲜血来。

    “那个,凌医生,得麻烦你一下。”邵建缓缓的向前走两步,并将瞅着铁签的手,展示给凌然。

    “恩,没错,我们去里面弄吧。你的急救箱还在吧,补药品了吗?”凌然放下了烤肉。

    邵建道:“补好了,碘伏买了两瓶。”

    “可以了,不是太严重。你有可吸收缝线吗?我可以帮你做皮内缝合,伤疤更小。除非你要大伤疤,那就要粗线了。”

    凌然冷静的与邵建聊天,看的周围人一愣一愣的。

    “现在,正常人都上不了电视是吧?”王壮勇意犹未尽的丢下吃空的铁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