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九十九章 奖励

第九十九章 奖励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睡了两个回笼觉,坚持到了中午,实在睡不住了,方才从床上爬起来。

    胳膊的酸困纾解了许多,大脑更加清醒了,重新回忆昨日历历,凌然觉得今日之自己,应当能够更加冷静的面对。

    昨晚获得的初级宝箱闪念可开,也不知道是半夜几点钟有的。凌然不急不躁的洗漱洗澡,又从冰箱里翻出一只存放不超过两天的白馒头,半瓶开封不超过一个月的豆腐乳,两包袋装牛奶,一只时间存疑的咸蛋,一只疑似漏网的西红柿,全部拿到餐桌上摆开,一口气吃光,凌然才坐在窗前,懒洋洋的道:“系统,开箱吧。”

    银白色的初级宝箱刷的展示在了凌然面前,闪烁着光芒,好像在呼叫:开我啊开我啊……

    凌然抬了抬下巴,示意开箱。

    宝箱顿开。

    一本小书,闪着光儿出现在凌然面前。

    凌然却是不为所动。

    他之前连开10次初级宝箱,出的都是精力药剂,若是考虑综合概率的话,也该是出点其它的东西了。

    挥手间打开技能书,就能看到一排提醒出现:

    大师级磁共振(四肢)获得。

    凌然的眉毛上挑,核磁共振的图像,他最近还真是看了不少,尤其是手部的扫描,每次手术前都要仔细。但是,他连入门都没有技术与大师级的核磁共振的影像技术之间的差距又在哪里?

    凌然这么一想,脑海中已是涌入了大量的信息。

    手部扫描的扫描策略。

    足部扫描的扫描策略。

    磁共振的矢状解剖图谱,冠状解剖图谱。

    磁共振的金属伪影、磁敏感伪影,T2的穿透效应,廓清效应……

    凌然再回忆自己此前看过的核磁共振的图像,并与脑海中的信息,以及手术打开的情况一一对比,思路一下子就清晰起来。

    大师级的核磁共振技能,显然能够让他从核磁共振中,获得大量的信息,尤其是配合自己对上肢的解剖的了解,能够发挥的作用就更大了。

    而这份技能,针对身体的其他部位,或许是入门到专精之间的,针对四肢的磁共振图片,则有更充分的信息。

    像是臂丛神经的扫描技术,不用看到影像,凌然脑海中就对它的磁场的均匀性,对比度等等,有相当的了解。

    可以说,凌然现在能从同一张核磁共振的图谱中,读到的信息大大增加了。

    四肢的脑补能力超强。

    核磁共振的解剖图谱与目视下的解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东西。

    磁共振的图片是通过不同的颜色深度,来区分不同的组织结构的。

    这种区分方式在大部分时间都是清晰的,但是,要想在不同的扫描方式中,清晰的分辨每一个组织结构,也是需要一定的锻炼的。

    而这种锻炼,往往需要成千上万次的磁共振图片的,深厚的磁共振下的解剖图谱的知识,然后不断的与正确结果相辨析。

    普通的医生,或许一辈子都达不到大师级的高度。

    其实不用猜度,达不到就是达不到。

    医生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就算他愿意将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医疗技术的学习中去,也不可能在各个方面都达到满意的高度。

    普通医生大概能乐意花费精力在X片或CT片的理解中去。

    当然,也只是乐意罢了,大部分的外科医生,对X片和CT片的理解都很难达到专精水平,核磁共振就更少见了。

    大部分医院的外科医生,在做一些小手术前,都不会认真的影像资料。

    因为他们能够从片中得到的信息少,看10分钟的片子,也不如打开术野的10秒钟内获得的信息多,既然如此,许多医生就放弃仔细阅片了,看看没问题就做手术了。

    最典型的如阑尾手术。因为阑尾经常是游离状态的,若是有片子能准确的看到阑尾的位置,自然会很轻松的完成阑尾的切除,但在手术实践中,很多人都选择打开了再找。

    一台阑尾炎手术,花费二三十分钟的时间找阑尾,还是很常见的。

    凌然对此技能也算是满意。

    任何技能对于一穷二白的实习医生都可以称得上是满意了。

    唯一不满意的,也就是此技能的出处不好解释了,下沟诊所连台核磁共振仪都没有,再用来充当学习基地有点说不过去了。

    然而,凌然转瞬就将此问题抛之脑后了。

    解释?哪里需要什么解释了。

    小医生有无数种,善解人意的,善于学习的,乖巧的,漂亮的,丑的,循规蹈矩的,不断闯祸的……

    大医生只有两种,治好了病的,治不好病的。

    “儿子。”

    “儿子!”

    凌结粥和陶萍的声音,先后自楼下响起。

    凌然应了一声,穿了拖鞋下楼,向挂瓶子的老病号们点点头,再看向逛街归来的老爹老妈。

    陶萍女士大约是买了新衣服,昂首挺胸的向街坊们展示着,凌结粥一手牵着老婆,一手压住疼的乱叫的钱包,面带微笑。

    “儿子,我们昨天都看到你救人了。”陶萍招手将凌然叫过来,道:“电视上都播了,你爸爸还喊了街坊来看,大家都夸你了。”

    “儿子都能救人了。”凌结粥很没有语言天赋的感慨一句,抹抹眼角,不知道是为凌然感动,还是为钱包感动。

    “我回家的时候,你们好像都睡了……”

    “你肯定回来的太晚了。”

    “也不算太晚……”凌然皱皱眉,决定不就此话题继续谈下去了。

    凌结粥咳咳两声,拦着儿子的胳膊,穿过院子,再笑两声,道:“我和你妈今早起来,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重大决定?”凌然有点疑惑。

    凌结粥郑重点头,道:“你看,最近家里的生意也有了起色,赚了些钱,你做医生又很顺利,你昨天晚上又救了两个人,还有一位是人民警察,我和你妈高兴的半宿没睡……不管怎么说吧,我们想给你点奖励。你跟我来……”

    凌结粥说着,一只拉着凌然往院外去,一只手牵着陶萍的手。

    一家人围着自己的院子绕了个半圆,就到了后巷的位置。

    后巷很窄,还有各家各户建的违章建筑,像是以前烧煤烧柴时用的储藏间,各家放旧东西的仓库,偶尔也有分家的小年轻,临时的住一段时间。

    凌家的后院也随大流的抢搭了两个棚子,用卷闸门给锁了起来。

    凌结粥伸手抬起一张卷闸门,再对凌然笑道:“考虑到你每天来往云华医院不是很方便,我和你妈经过慎重的考虑……”

    “您是说今早?”凌然确认了一下。

    “经过我和你妈慎重的考虑……”凌结粥继续自己的台词:“我们决定将家里的大部分存款拿出来,买车!”

    凌然望着卷闸门下,盖着崭新塑料布的车状物体,惊喜是有一点,惊讶也是不少的。

    “是不是特别开心?”凌结粥嘿嘿的笑两声,又做严肃脸,道:“车是要给你的,但是,有几句话我也要说明,第一,必须安全驾驶,系安全带什么的我就不说了,一定要养成良好的驾驶习惯……第二……第三……”

    三分钟后,凌结粥继续道:“最后,咱们家的生意虽然是好了些,但毕竟还是普通家庭,这又是你的第一辆车,所以呢,你也别想着能有多好的车,我一直以来的观念都是,东西要皮实耐用的,车更是如此,车是用来开的,不是用来造的,这一次呢,你爸爸我也是托了人,才帮你买到这么一辆车,尽管是个二手的,但也是近新车,前年刚出的捷达,都没有大修过。”

    捷达是与桑塔纳齐名的耐操车,就算是几万块钱的二手,也能完成代步的使命了。

    凌然了解的点点头,对自己的第一辆车,也有了些微的期待。

    “好了,现在准备揭晓最终答案。”凌结粥自动配音“哒哒”,双手用力,一把扯起盖在车身上的硬塑料布,高高扬起,大声问凌然:“怎么样?黑色是不是挺有范的,我给你说,二手车洗的干干净净的,一样好开……”

    凌然清咳一声,道:“爸,这是辆甲壳虫,红色的。”

    “咦?放错车库了。”凌结粥老脸微微一红,转头看向妻子,又讨好的道:“这是买给你妈妈的车,她经常出门喝茶不方便。”

    凌结粥甩开遮住自己眼的硬塑料部,对凌然道:“算了,你自己去里面的棚子看,这是钥匙。”

    凌结粥将黑色的捷达钥匙丢给凌然,又摸出一把漂亮的红色钥匙,递给陶萍,笑道:“上车试试?咱们去兜兜风?”

    “好啊好啊。”陶萍嗖的钻进了驾驶座。

    凌结粥上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且道:“起步慢一点,新车没过磨合期,不能暴力驾驶。”

    “恩恩。”陶萍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很认真很有范的将甲壳虫慢慢的开出了车棚。

    凌然默默的掀开里间捷达车的塑料布,黑色二手捷达车,沉稳而朴实,正如父亲所言。

    滴滴。

    甲壳虫发出清亮的鸣笛声,阳光照在光洁的车身上,闪耀非常。

    隐约间,似乎还能听到凌结粥和陶萍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