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九十七章 我有车

第九十七章 我有车

作品:《大医凌然

    “我在小吃街看救人。”

    “警察和小混混一起被捅,先救哪个?”

    “我们本来想吃点夜宵去夜店的,没想到街上的表演比夜店还劲爆。”

    “看到一个超好看的小哥哥。”

    朋友圈里,圈精们在拼命的发表情,发图片,发视频,发自拍。

    表面上,蚝门夜宴的门口是一片宁静。

    凌然的注意力,放在了刚抬上车的董金武。

    只见他一只手插在臧钊的肚子里,一只手抓住剩下的碘伏就往董金武身上倒,胸前身下都没有放过,直把一瓶倒的剩个底,才算完。

    邵老板看的肉疼无比,碘伏再便宜也是自己花钱买的。20块十串的牛肚,原料成本就要两块八,他买一瓶两斤装的碘伏的钱能买100串的牛肚原料了,100串牛肚卖掉了再买原料再串,串好了再卖,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上次住院的费用结清了……

    周医生见怪不怪,只低声道:“我怀疑是肝被伤到了,失血量比较大,接近休克量了……救护车现在还没有到……”

    凌然光听不说话,依旧是先做了触诊,通过专精级的体格检查,做大致的判断。

    周医生也不以为杵。

    外科医生自训练之初,就被不断的教育: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相信任何人!

    有太多太多的医疗事故,是因为医生轻信了其他医生的判断而造成的。

    凌然要做徒手止血,自然不可能以周医生的判断为准。

    “帮我洗手。”凌然尽可能快的完成了初步的诊断,再伸出空闲的右手,让周医生先用碘伏,再用酒精,给自己从手到胳膊的消毒。

    一切做完,凌然拿过周医生适才消毒过的菜刀,单手握住刀柄,以持弓式正对伤口。

    “压住了。”凌然的声音清冷,听不出丝毫的情绪来。

    周医生下意识的压住人,就见凌然一刀磕下去,强行斩开了腹直肌。

    凌然也顾不上缝合的时候方便不方便了,划拉两下就扩大了伤口,刀一丢,再伸手,道:“倒酒。”

    剩下的小半瓶酒哗啦啦的洗过凌然手上的血污,不等酒精挥发,凌然就将右手缓慢的插入了董金武的伤口处。

    周医生此时才醒悟过来凌然在做什么,因为董金武的伤口更深,刺伤他的刀口却更窄更细,以至于凌然的手根本插不进去。

    “啊……哇……”失血晕眩的董金武,在被酒精短暂麻醉了十几秒之后,猛然的挣扎起来。

    周医生喊了一声“帮忙”,半个身子腾空,自上而下的使劲往下压。

    围观的几个男人主动上前,按住了董金武的肩膀和大腿。

    凌然的胳膊再往前了几厘米,停了下来,开始摸索。

    “肝裂了。”凌然只是说明了一声似的,刚才还顺着伤口潺潺而流的血流,开始变细变薄了。

    周医生一屁股坐回到了板车上,再抬头看凌然,已是满心的震撼。

    此时此刻,凌然左手插在警察臧钊的肚子里,右手插在少年董金武的肚子里,看似浑身僵硬,可周医生知道,他现在做的简直是不可能之事。

    经常上手术台的主刀医生都有徒手止血的经历,有时候一刀划歪了,病人的血涌出来了怎么办?找纱布都不行的,直接用手堵上去是最正确的选择。

    没有视野的徒手止血也很常见,所谓的开腹探查,其实就是把肚子切开了,一个内脏一个内脏的翻,看是哪里出血了,但那是最基础的做法,有经验的医生往往用不着把内脏彻底翻起来,看见底下有血涌出来了,手往下一伸,手指拨拉两下,往往就能找到出血点。当然,偶尔也是会有找不到的情况,那再翻起来寻找也不迟。

    可是,相比周医生所熟知的徒手止血,凌然的技术显然高了不止一筹。

    想到凌然的“家学渊源”,再看看不远处的邵老板,周医生的脑海中突然升腾出一个念头:也不知病人们在下沟诊所,究竟经历了什么?

    “救护车到哪里了?”凌然两手张开,一边一个病人,也蛮累得慌的。

    倒是有许多人,心情快乐的跑到板车前面,左拍拍,右拍拍。

    周医生掏出手机打电话催促,过了会儿,道:“整条街都是占道经营的,救护车不好进来,但也快了。”

    周医生犹豫了一下,道:“咱们不如弄辆车自己去医院。”

    说着,周医生的目光就落在了穿黑衣戴星月菩提子的大肚子薛老板的脸上,道:“薛老板,用一下你的车?”

    “我开的是跑车。”薛老板拍拍肚子,很开心自己能炫一波:“奥迪TT,后排躺不下两个人。”

    薛老板说着甩甩菩提子,目光向四周扫了一波。

    “邵老板的车在吗?”周医生认识的就是邵建了。

    邵老板默默的收起了自己的空碘伏瓶,乘人不备又将两只泸州老窖的瓶子给收了起来,道:“桑塔纳借人了,卡罗拉取货没回来。”

    “你说你好歹也是个老板,至少买辆五菱吧。”周医生今天是累坏了,一身臭汗不说,精神紧张也无处诉说,只能埋怨一句,再向四周道:“各位谁有车?能搭得下三个人,能先送病人去医院,这样子等下去,怕要来不及了。”

    凌然再完美的徒手止血,也就是能延缓失血速度而已,该有的治疗还是不能少的。

    周围并没有人回应周医生的话。

    周医生又喊了一遍,依旧如此,还有几个人转身走了。

    周医生苦笑:“不行就推着板车往外走,迎一下救护车,至少能早点到。没想到这么多人,连个愿意帮忙的都没有,他么的什么世道。”

    凌然“恩”了一声,半跪起来,清咳一声,道:“各位,我们现在需要尽快将两名伤者送到云华医院就诊,早一分钟抵达,就能多一分希望,希望有车的朋友帮帮忙。车子的清理费用,我们会承担的。”

    他上个月做了100例的tang法缝合,平均每例的手术费有四五百元之多,由于时间都用来做手术了,开销几近于无,说到钱款方面,凌然自觉富得流油。清洗车子的三瓜两枣,真没放在他的心里。

    周围又有拍照的声音响起,这时候,一个女生大着胆子,有点脸红的道:“我的车可以借给你。”

    凌然立刻就要答应下来。

    但没等他说话,对面又有一位小阿姨喊道:“我的车就停在跟前,现在就能走。”

    “我的SUV,后排宽敞又高,正好你们用!”这是另一位小阿姨了。

    “我的是奔驰大G。”一位老阿姨站了出来,又用手牵出一个面带羞涩的女孩子,道:“我女儿送你们,后排可以放倒,躺四个人都没问题。”

    带着大G的威慑力,老阿姨争取了几秒钟的宝贵时间,指了一个方向,就让人推着板车向前。

    不一会儿,几人都被装入了方正的大G后排,面带羞涩的女孩子轻柔的踩动油门,缓缓驶出了夜市,然后一路狂奔去往医院。

    凌然因此轻舒了一口气,对周医生笑道:“世道还是好的。”

    他是单纯的想要回馈周医生今天对他的开导。

    周医生呵呵的笑了两声……

    少年董金武不知是疼醒了,还是被狂奔的汽车给摇醒了,睁开眼睛看看四周,问:“我在哪?”

    “我们在往医院去。”周医生细心解释:“到了医院就没事了。”

    董金武艰难的笑一笑,道:“我知道,我就说,捅一刀没事,哗哗的缝两刀就好了。”

    周医生的脸色登时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