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九十三章 蹲守任务

第九十三章 蹲守任务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以每天缝合10到15根手指的速度,不断的刷新着自己的手术量。

    霍从军又让人整理出了四间病房,以供肌腱缝合后的病人术后使用。相比一些小手术来说,屈肌腱缝合之后的病人恢复期更长,住院时间也更长,总的医药费会增加,但均摊到日就变少了。

    凌然对此不是太关注。事实上,因为他的手术效果极好,病人的平均恢复期已大大的降低了,不过,屈肌腱缝合的围手术期(围绕手术的全过程),原本就是一个复杂的课题,他也不能控制所有的变量。

    如此刷了大半个月,凌然把“历练tang法”的任务完成度一路刷到了(100/10),也就是自得到任务以后,又做了100例的tang法缝合,从而将自己储存的精力药剂的数量,一举提高到了17瓶。

    是的,后续的5只初级宝箱,开出来的依旧是精力药剂。

    第100例手术完成的时候,凌然原本还是颇感期待的,站在手术室里,就将银白色的初级宝箱给开了。

    然而,冒出来的依旧是淡绿色的精力药剂。

    “你干脆叫精力药剂积累系统好了。”凌然对精力药剂还是蛮喜欢的,经过他吝啬的两次使用之后,凌然已经体验到了精力药剂的精妙之处。

    首先,精力药剂基本可以认为,是恢复精力到最佳状态。当然,这个“最”肯定是很中文的“最”,但仅此一点,已经令精力药剂有了极大的价值。

    另一方面,精力药剂提高的续航能力本身,对医生来说,也是难能可贵。超常时间的手术太多了,而难度越高的手术,对外科医生的诱惑力就越大。

    凌然不断的锻炼自己,也是为了日后有机会挑战那些超高难度的手术。

    因此,就精力药剂本身来说,凌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的,只不过,10次开箱,全都是精力药剂,就让凌然觉得不适应了。

    “我这个基本等于十连抽了,竟然一件稀有物品都没有,有点说不过去了。”凌然在脑海中,对着系统说了句游戏术语,再抬头对吕文斌等人道:“算了,手术做累了,我们休息一阵,等会再做下一场。”

    凌然说着就找出手机,倚着墙坐在了地上,点开了王者荣耀的图标。

    “凌医生,你还好吧。”护士王佳关心的询问。

    “好的。”凌然头都没抬的回了一句。

    王佳护士更加担心了,小声问吕文斌道:“你们最近做手术,不是都连轴转的吗?凌医生有中途休息过吗

    ?”

    “怎么可能有休息。”吕文斌撇撇嘴,道:“我和马砚麟换着做助手都要忙不过来了,凌医生就是两个手术室换着来的,中间撒泡尿就算休息了,猪蹄都没空吃呢。”

    “要是换台耽搁了时间,还会被他批评呢。”台下护士也小声吐槽道:“凌医生严肃的时候,也是好严肃的。”

    虽然表述的不是很清楚,但吕文斌和王佳亦是心有戚戚的点点头。

    坐在一旁的麻醉医生苏嘉福就淡定多了,他默默的将两只多余的圆凳推到门边,准备随身带走。他的脸上带着疲惫,但眼神是明亮的,笑容是幸福的。

    “敌军还有五秒钟到达战场……”

    凌然的手机,响起了游戏的声音。

    “凌医生应该不会生病了吧。”王佳关心的问,嘴角却是忍不住要翘起来了。无量天尊在上,小姨教的煲汤技巧终于要面世了吗?

    “说不上哦。”吕文斌一边说一边缝皮,却是浑身肌肉都放松了,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凌然因为生病而被迫休息的场景——医院虽然也给职工们提供了免费的健身房,但在吕文斌看来,没有深蹲架的健身房是没有灵魂的,他想念健身房里的臭汗味,想念那一声声逼至极限的“啊”,他甚至有点想念白水煮鸡胸肉……

    唯有苏嘉福最是淡定。麻醉医生是以单位为家的楷模,每家三甲医院,至少都有一两位过劳死的麻醉医生留下了他的名字,偶尔还有自嗨过量的,绝症去世的,大病辞职的……总而言之,对苏嘉福来说,凌然做6例手术,他要在医院加班,凌然做1例手术,他照样要在其他手术室里加班。

    所以,苏嘉福只是坐着圆凳,踩着圆凳,摸着圆凳,玩着手机,既不兴奋也不着急。

    凌然摇摆了几分钟手机,脑海中就响起了系统声音:

    新任务:治疗病人

    任务内容:完成两次徒手止血,降低出血量1500CC。

    任务奖励:初级宝箱一只

    当前进度:(0/2)

    尽管依旧是初级宝箱,但凌然的身体很诚实,瞬间就站了起来,道:“我要去做手术了。”

    “啊?不休息了?”吕文斌低头看看,他缝皮都没缝好呢。

    凌然点头,道:“下午还有下午的事,早上必须做完手术。”

    “游戏中途退出会被惩罚的。”小护士王佳特别提醒凌然。

    “你帮我打一下。”凌然说着就将手机递给了王佳。

    小护士王佳瞬间瞳孔扩散……

    凌然完成了早上的四台手术,再通知护士台暂停后续的转诊,就直奔急诊大厅,蹲守于抢救室。

    系统任务要求的降低出血量1500CC,就是要求减少出血量1.5升。

    这不是一个小数字了,若是用可乐瓶子装的话,普通装的1.25升可乐瓶还装不下它们。

    流这么多血的,自然是要送到医院来的。

    然而,凌然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却是一个能用徒手止血的都没有。

    受外伤的患者倒是有好几个,有的出血量还很不少。

    可他们大部分在医院外,就把该流的血流的差不多了,凌然想趁乱逮一只血流量大的,并不容易。

    倒是周医生逮到了凌然,顺手就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将积压的四名清创缝合的患者,一口气交给了他。

    现如今,凌然做清创缝合,熟悉的像是职业自行车手骑共享单车似的,只要锁头刷开了,怎么骑怎么有,而且缝线美观,张力平衡,对合整齐,打结牢靠……

    手外科是最讲究缝合的科室,一身功夫五成落在缝合上,凌然做了百例有余的tang法,大师级间断缝合起步的缝合技术,也可以用狂飙猛涨来形容。

    可惜病人并不懂缝合,只看凌然缝的极快,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周医生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笑道:“要是按质论价,我给你的清创缝合开2000块。”

    凌然刚刚缝合了一条6厘米长的大伤口,依旧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道:“我家诊所用美容针缝合,一厘米500元。”

    周医生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你家这么黑?”

    “操作医生分一半。”

    “其实我缝的也可以的。”周医生的眼神立即又不一样了。

    处置室里的病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其中消耗最大的就是清创缝合的患者,有凌然在,几乎瞬间就被搞定了,以至于其他几个治疗组都将清创缝合的病人给让了出来。

    周医生照例喊了一只实习生过来,让他给凌然填各种报告。

    凌然抽出空来,也会借机做一两例较奇怪的外科手术,整个下午时间,总计取出一根喉咙里的鱼刺,一根肛门里的骨头,一枚前列腺中的缺损的钉子,并处理了一名汽油中毒,一名杀虫剂中毒,以及一名中暑的患者,还参与了一次安慰性的心肺复苏。

    自然的,病人也并未因为凌然的参与而活过来,在所有药品都已无效的情况下,病人家属请求医生继续施救,只是难以接受现实而已。

    而在这种情况下,主治医生通常就会让小医生上阵了。

    这也是实习生或规培医或住院医难得接触到心肺复苏的时刻。

    心肺复苏宣告无效之后,病人家属哭做一团,医生们沉默无语。

    相比其他科室,急诊科中发生的死亡,往往更令人难以接受,即使是见惯了死亡的医生们,见到正值壮年的患者因意外死亡而挽救无效,也颇有些不适。

    周医生瞅着凌然面无表情的表情,不由上前拍拍他,问:“第一次?”

    “恩?”凌然愣了一下,缓缓点头,道:“应该是。”

    “别想太多,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医生就是把门的,能踹回去一个是运气好,不可能堵住门的。要是把门堵住了,世界也该乱套了。”

    凌然撇撇嘴,道:“刚才要是你代替我做心肺复苏的话……”

    “不会有任何区别。”周医生立刻打断他的胡思乱想,道:“病人在路上就不行了,心跳停止七分钟以上,万分之一的几率救活了也是植物人,百万分之一的几率让植物人苏醒了,也不可能是像正常人一样。”

    周医生好心的劝导道:“别以为真正的植物人醒来以后,能像电视剧里那样,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你是看过文献的,植物人苏醒能恢复基本肢体活动的太少了,很多人连大便都无法控制……”

    周医生不再继续说下去了,又道:“你刚才做的心肺复苏没有任何问题,我做也是一样的结果,你知道霍主任为什么经常说,先救命再治病?”

    “为什么?”

    “因为很多命是救不回来的。”周医生说着搂住凌然,见他依旧是那副表情,不由无奈道:“你又在想什么?”

    “刚才的……病人,脖子晒伤了。”

    “啥?”

    “应该是个经常在户外活动的人……”凌然伸出胳膊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白大褂里的衬衫的袖口,整齐的扣着三颗扣子。

    周医生哑然,沉默了一会,叹息道:“下班跟我去邵家馆子,喝一杯再回去睡觉。”

    “外科医生不适合喝酒……”

    “去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