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九十二章 想住哪住哪(求月票)

第九十二章 想住哪住哪(求月票)

作品:《大医凌然

    接连几天,潘华都奔波于不同的医院。

    庆应义塾大学医院的名气还是相当响亮的,尤其是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基本可以看做是顶级医院。桥本四郎作为庆应义塾大学医院骨科的二把手,经手的常有来自新马泰、中国越南等地方的病人。

    对于昌西省有钱有权的骨科病人们来说,既然遇到了桥本四郎,自然要请他来看一看。

    桥本四郎也确实水平了得,加上没有心理负担,很是开出了几副药方,并且亲自上手,做了一台髋关节置换术,得到了一致赞誉。

    潘华以一助的身份跟随桥本,算是混了个脸熟,并且得到了多位卫计系统的领导的认可。

    充实的三天行程之后,潘华再回到云华医院,心情愉悦。

    他承认,凌然在tang法缝合方面的天赋更好一些,目前的技术也更好一些,但是,做医生也并不是单纯的做手术啊,与各个方面的交往也是很重要的,建立人脉也是很重要的,再者说,凌然只懂得tang法缝合,充其量就是一名厉害的专门医生罢了。

    潘华坐回到自己熟悉的座位上,左顾右盼,非常怀念。

    手外科是云华医院的优势科室,不像是急诊科将所有医生圈在一个敞开的大办公室里,凡是主任或主任医师,都可以有自己的小办公室,副主任虽然没有独立的小房间,也有半人高的绿植将位置隔开,既宽敞,又有一定的私密性。

    最重要的是,每位副主任身边都是同一个治疗组的下级医生,既方便管理,也方便接受吹捧,很是人性化,一些主任医师没事的时候,都喜欢过来享受一番。

    潘华在本子的医院里呆了这么久,天天捧桥本四郎的臭脚,偶尔才有机会捧教授的臭脚,也是身心疲惫,很需要精神能量的滋养。

    他全身放松的仰在椅子上,脚一推,电脑椅就划出了绿植区,下级医生们,立即竖起了耳朵。

    “还是在国内舒服,看见一个东西,不用想着用日语怎么说,不用见人就打招呼。”潘华脖子枕着椅子,望着天花板,开启了话题。

    “日本人就是太假惺惺了。”旁边的主治配合的捧哏。

    “就是说,而且医生还要给病人鞠躬,结果进了手术室以后,还不是那么回事。”潘华撇撇嘴,随意的吐槽着。

    “日本人在手术室里乱搞吗?”隔壁的副主任问。

    “他们有的手术室是有监控的,要是有权有钱的特需病人的话,家属还能看到手术过程……”

    “那就是可以在没监控的手术室里乱搞了?”副主任嘿嘿的笑。

    潘华总算是醒悟过来了,嘿的一声,又是一声满足的叹声:“还是国内好啊,去国外进修一趟,幽默感都被磨光了。”

    几名没蹭上说话的下级医生,赶紧配合的笑两声。

    潘华又伸了个懒腰,自我调侃:“这趟出去,不知道急诊科又抢了我多少病人。”

    “等您回来,他们就抢不动了。”有医生配合的轻笑。

    “恩……”潘华几秒钟,问:“他这几天做了多少例屈肌腱缝合?我是说那个凌然。”

    谁都不想触霉头,四周的下级医生都是一声不吭。

    “小铁,你说。”潘华直接点名。

    “那个……24例子吧。”小铁是潘华一手带起来的主治医生,摸着脑袋,很是无奈的回答了。

    “唔……”潘华按捺着内心惊讶,将手揣入兜里,紧紧地握拳。

    平均每天6例屈肌腱缝合手术,老实说,潘华此前根本没想过。

    就算6例屈肌腱缝合都是单指缝合,一天6例也能把外科医生累趴下,何况连续四天呢。

    不说别的,一直带着显微镜,戴一天下来也要晕的,眼球受得了,耳朵和脑袋还要反抗呢。

    但是,潘华看过凌然的手术视频,知道他此前就有一日四例,一日五例的频率,再增加一例,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不,其实还是很难想象的。

    在潘华的概念里,主刀医生一天3例屈肌腱缝合,就算是勤勉了,四例只能说是勉强,五例可谓是极限。就是主刀医生要做,医院通常也不会安排这么多手术的。

    事实上,主刀医生也不会要求一天做五例的,能主刀屈肌腱缝合医生起码都要40岁了,就是纯粹的站立十几个小时都要命……

    潘华的思维,猛然的停顿了一下。

    “凌然今年22岁?”潘华回忆着问。

    “是。”小铁看看两边,没人回答,就只能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

    他确实委屈,他回答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信息,凭什么就他要承担潘华的暴风骤雨。

    潘华内心五味陈杂。

    40岁的中年人,对自己身体的感触是最深的。

    要说站手术,20年前的时候,潘华也能一天站十个小时。只可惜,他那时候只有体力没技术,一天站十个小时,也就是拉拉钩,抽吸一二,偶尔打个结,缝个皮,都高兴的像是白吃了三斤小龙虾似的。

    所谓安慰性打结,奖赏性缝皮,几乎贯穿了潘华人生的头五年。

    “走,去看看凌然的手术。”潘华站了起来,套上白大褂就走。

    小铁一愣,连忙小跑着跟上,道:“潘主任,就这么去啊。”

    “又不去病房,去手术室看看还不行?”潘华的脚步不停。

    医生们其实经常在不同的手术室中流窜,尤其是性格外向的医生,手术中途无聊的时候,休息室里根本做不住,干脆就像是窜门似的,一个手术室一个手术室的溜达。

    普通水平的三甲医院都是采用手术层的模式,将手术室集中在一个楼层里以方便管理,大些的医院其实也是一样,哪个科室的业务量有本事扩张到能用一层楼的程度,那他们就会得到一层的手术室。

    国内在基建投入方面还是相当舍得的。

    但不管是大医院小医院,手术室内的流窜都很频繁,不管医生是无聊也好,是想学习某种术式也罢,是想了解其他科室的情况也好,医院都很难禁止这种行为。

    潘华到了急诊科的手术室,要了刷手服换上,就闯了进去。

    手术室只好匆忙的打电话给霍从军,再默默的跟上潘华。

    凌然在手术室里做的热火朝天。

    潘华的到来,无形中敦促了凌然。

    云华这张地图上,每天能刷出来的屈肌腱损伤的病人就这么多,他现在能够独享,不代表永远能够独享。

    趁着能刷的时候尽量刷,尽可能的开些箱子出来,就是凌然的主要思路。

    再加上凌然做的越来越熟练,如今每天做6台屈肌腱手术的时间,也就与以前5台耗费的时间差不多,凌然干脆一天到晚都泡在了手术室里,只在晚上回宿舍睡一觉。

    潘华在手术室外看了几分钟,再一脚踩开门,走入其内。

    凌然抬头看了眼,只点点头,没说话。

    潘华也懒得打招呼,两人就一个做,一个看,其他人只当看戏。

    “剪刀。”

    “血管钳。”

    “纱布。”

    凌然偶尔说话,剩下的时间都是埋头做手术,与其他手术室里有说有笑的场景截然不同。

    吕文斌等人也都习惯了,认命的低头干活。

    凌然自己内心爽的不要不要的。

    他最喜欢的环境,并不是一个人独处的孤独环境,虽然他也不讨厌就是了。

    但是,要论喜欢,凌然最喜欢的是周围有很多人,然而大家又都安安静静,不说话又遵守秩序的样子。

    总有些医生是喜欢手术室的,总有些医生是讨厌手术室的,也有些医生只当它是平常的工作场所,而对凌然来说,手术室里简直是他肆意奔驰的运动场——当然,此运动场禁止喧哗,禁止跑跳翻滚,禁止聊天,更不允许流臭汗,吐口水……

    凌然不说话,潘华不说话,助手们更觉得压力巨大,气氛凝重,连呼吸都变的紧张起来。

    凌然的手术过程,潘华已经看过无数次了。

    现场来看,他更是觉得熟悉,只觉得与视频中没有太大的变化,他甚至都知道凌然下一步要做什么,用什么……

    但正是这样,潘华反而更觉得震撼。

    手术玩的就是熟能生巧,术式不是武功秘籍,在这个信息发达的年代,任何人只要想看,总能看得到,可能做得到的,就少多了。

    而凌然截止目前,已经做了快100台的tang法缝合了。

    这种数量和质量,无论放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不能等闲视之了。

    潘华望着凌然游刃有余的模样,可以想象的到,在自己离开进修的这段时间里,凌然是如何偷偷的积累手术台数的,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凌然还会继续这样积累下去。

    一天6台手术,意味着一个月能完成系100台,120台甚至更多……

    而潘华在庆应义塾大学医学,虽然每天都能接触到世界先进的技术和医学思想,可就手术台数来说,一个月也不见得能完成6台……

    嗤。

    潘华踩开门,离开了手术室。

    “咦?不看了?”小铁愣了愣,再向转脸过来的凌然僵硬一笑,赶忙出了手术室。

    “小铁。”潘华就等在手术室外的走廊里。

    “潘主任。”

    “你们也要争取多做手术嘛,我还能在国内呆几天,这几天,争取多带你们几天,主要是你。然后我再回日本继续进修。”潘华说的很有感情,也是颇有些感触。

    要是早前多带带小铁他们,估计也没有霍从军的急诊科什么事了,凌然这种只会做一个术式的小医生就更不用说了。

    小铁高兴都来不及,连忙点头,说:“这几天我就住医院了。”

    “不光这几天,我去日本进修的这段时间,你也

    24小时呆在医院候命。”

    “咦?24小时?”

    “怎么,做不到?”潘华冷声道:“你做住院总医师的时候,难道不是一天24小时的在医院候命?”

    “那个……我不是做过住院总了……”小铁在潘华的眼神下,声音越来越低:“潘主任,我做住院总的时候还是单身,我现在有老婆孩子来着,24小时呆医院,弄不好就又单身了……”

    潘华听的气不打一处来,没奈何的道:“那就一天回家几个小时,哄哄老婆。”

    “潘主任……”

    “又怎么!”

    “我还得辅导孩子功课,做一顿饭,还得搞搞卫生洗衣服什么的……”

    “有完没完?你知道日本的医生有多努力吗?”

    “是是是……那个,主要是我老婆也有工作……”

    潘华听的叹口气,道:“这样,我教你,你回去问她,是要一个前途无量的医生老公,还是要一个没出息的终身主治,好好跟老婆说,女人也是通情达理的。”

    “好。”小铁受到尊敬的上级医生的指导,多了些信心,跟着潘华出了楼,见他有要打车的意思,连忙热情的道:“潘主任,您是回家吗?我车就停下面,我送您吧。”

    “不回家了,去希尔顿。”潘华微微点头。

    “现在去找桥本先生吗?”小铁的眼神有点怪。

    潘华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轻声道:“我今天住酒店。”

    “咦,好不容易回国,都不回家的吗?”

    “你这个语气怎么像我老婆一样。”潘华气道:“啰嗦什么,老子回国也是工作,又不是来玩来度假的。”

    停顿了一下,潘华收起了失控的表情,呵呵的笑两声,道:“小铁,我给你讲,男人要做事业,就要有坚定的意志,一往无前的精神,不能全听老婆的。就算被赶出家门,又有什么关系,老子住希尔顿。”

    小铁“恩”的一声,再道:“主任,我这个工资,不够住希尔顿的。”

    “看长远一点。”潘华拍拍小铁的肩膀,道:“我以前也经常住招待所的,后来还在姐夫家住过,没事儿,熬熬就过来了,等你升了副主任,用不了几年,想住希尔顿就住希尔顿,想住喜来登就住喜来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