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八十八章 桥本四郎的猜测

第八十八章 桥本四郎的猜测

作品:《大医凌然

    手外科的复健室里,可以找到急诊科做过的每一位tang法缝合的病人。

    因为急诊科的tang法项目草创,并没有完整的复健体系,只能借助于手外科。另一方面,病人们也更喜欢宽敞明亮的手外科复健室,而非旧仓库改造的急诊科复健室。

    手外科的复健室,甚至根据不同类型,不同病程的病人,分成了多个房间。

    锦主任一行人抵达的时候,就在屈肌腱损伤的复健室内,见到了过十名的手外科病人,各自做着恢复运动。

    桥本四郎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看着。

    “你们的病人,至少有一半人,无法恢复完整的手部功能。”桥本四郎自信的做出判断。

    王海洋听到翻译,就不高兴起来:“你连测试都不做,就能得出这个结论?”

    “做了测试以后,也是一样的。”桥本四郎傲气十足的抬起下巴来,道:“你可以用测试结果来说服我。”

    “不用了。”锦西才不会让科室医生与外国专家对着干呢。

    再者,他的判断与桥本四郎相仿佛,根据病人们的手部固定状态,就能判断他们目前处于术后第几阶段,再看他们目前的表现,其实等于做了简易的测试了。

    仅就眼光来看,桥本四郎已经显露出了不凡。

    而王海洋隐然间露了怯。

    桥本四郎看着复健室里,病人们的动作,又道:“目前,世界上比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的医学界都有一个共识,手部的手术,尤其是复杂手术,应当以恢复功能为第一考虑。你们只是单纯的缝好了病人的手,却不能保证病人运用自如,这是不负责任的。”

    “所以,你们将自认为不能恢复的手指,就干脆给截肢了?”王海洋是老一辈的医生,对这样的理论向来是嗤之以鼻的。

    桥本四郎却是轻轻点头,道:“医疗资源的不足是客观存在的。对不能恢复功能的手指截肢,节省医生与医药资源,才能保证其他病人得到应有的照顾……”

    “我们现在就能保证病人得到应有的照顾。”

    “是吗?据我所知,你们云华医院手外科就经常拒绝病人的求助,或者将轻伤的病人转给其他医院。”

    王海洋不禁语塞。

    云医的手外科在昌西省内都赫赫有名,以至于病人千里求医,大量的病人的涌入,自然令科室不堪重负。一些伤势不严重的患者,或者不符合云医手外科手术图谱的患者,就有可能被转走,或直接拒诊也是有的。

    锦西却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了,淡定的道:“双向转诊是中国目前的大趋势。”

    桥本四郎晃动着短粗的脖子,道:“如果你们采用符合世界趋势的方式,提高截肢率,或许更能提高患者的满意度。”

    “肢体的完整,对于患者来说,重要性不亚于功能性。”王海洋说到此处,愤愤不平起来:“身体发肤之于中国人,又岂止是功能性的作用。再说了,我们的截肢率低,不代表我们的成功率低。”

    “一个医生的精力是有限的,他用6个小时做两场不成功的屈肌腱缝合,不如用4个小时做一场成功的屈肌腱缝合。”桥本四郎轻蔑的笑了笑,又迅速收敛笑容,指指前方,道:“这些都是你们急诊科的年轻医生做过的手术病人吗?”

    潘华知道桥本四郎的习惯,咳咳的两声,先去取了复健室的记录,才道:“复健室里目前有2名急诊科的病人,另外几名是手外科病人。”

    “让我猜猜。”桥本四郎像是点兵点将般的用手指隔空点人。

    潘华知道他的恶趣味,站着没动。

    桥本四郎借着适才的观察,其实已经有了结论,此时更多的是观察周围人的神态。

    作为肩负着管理下级医生职责的日本医学院副教授,桥本四郎最喜欢用明锐的洞察力揭露真相,就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具有非凡医术和明锐洞察力的医生桥本四郎……

    在幻想中快乐了三秒钟后,桥本四郎重新抬起头来,指着最右侧的两名患者,道:“我首先排除他们两人。”

    桥本四郎采用了最安全的排除法,他隔空点点正在做复健的二人,自信的笑道:“如果我猜的没错,应当是有位与潘君技术相当的高手,为他们做了手术,是锦西主任吗?”

    桥本四郎一边说,一边注意着众人的表情。

    这是他最喜欢的部分,借着自己高超的医术,抽丝剥茧的推导出真相来。

    翻译如实的将桥本四郎的话,说给众人听。

    桥本四郎意外的看到,众人冷漠的嘴角,分明的上翘了。

    “怎么?不是锦西主任做的手术吗?”桥本四郎不由的看向王海洋,这是唯一的正确解释,因为他刚才鄙视了王海洋的判断,现在又称赞了他的手术,所以……

    “那两个人,就是急诊科凌然的病人,也就你说的急诊科的年轻医生主刀进行的手术。”锦西主任说着话,就轻笑了出来,道:“我想,他要是听到你的评价,会很高兴的。”

    其实,锦主任觉得自己不应该笑,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笑了。

    桥本四郎的脸,迅速的变了颜色。

    这种猜谜游戏,他玩了很多年了,时有失常,但从未有如此的尴尬……

    “潘君,可以为他们做一次测试吗?”桥本四郎立即转移方向,道:“金子翼法。”

    与中国经常采用的手功能评定不同,桥本四郎常用的金子翼法的难度更大一些。

    它是日本人金子翼发明的手及上肢动作检查法,共有十个动作,非常细致。

    潘华依言取出检查盒,打开来,可以看到积木一般的木块和塑料球。

    潘华找到两名急诊科的患者,说明情况,就请第一人先行尝试。

    潘华则在旁边提示道:“请将右边框内的大球,一个个的挪入左边,时间越快得分越高,我说一二三开始……”

    他拿出秒表,铺好表格,才一二三的喊了起来。

    病人灵活的完成了大球的转移。

    非同一般的灵活。

    桥本四郎的表情已经就此凝重了起来。

    大球换中球,中球换大木方,大木方换中木方,中木方换大圆板……

    术后三期的患者,竟然一路做到了最后的金属棍。

    看着他捣啊捣的将棍子戳入红色的小圆孔中,桥本四郎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是托大了。这两人的评分,妥妥的达到优良以上。

    谁能想到,在一群人里,先挑出恢复最好的两个,也会挑错。

    “就像是我的老师所说,我并没有做喜剧演员的天分……”桥本四郎呵呵的笑了两声,自嘲道:“我不应该擅自做出判断的,实在是抱歉了。”

    日式的道歉猛然冒出来,令几名手外科的主任措手不及。

    考虑到外国友人的面子与两国邦交的问题,锦主任带头表达了理解与认可。

    言谈的气氛,终于变的正常起来。

    不长时间,复健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

    霍从军、周医生、凌然、吕文斌和普丑住院医,齐齐入内,很有气势。

    “霍主任,周医生,凌医生。”锦主任礼貌的打了招呼。

    桥本四郎听着翻译,眼前一亮,忙道:“是会做tang法的凌然医生来吗?”

    “是的。”

    “等等……别告诉我,让我猜猜。”桥本四郎的戏剧之心不死,他的目光,自霍从军、周医生、凌然、吕文斌脸上缓缓经过,在经过凌然的时候,只多停顿了片刻,最后终于是落在了普丑住院医的脸上。

    只见桥本四郎大步的走到普丑面前,亲切的伸出手来,笑道:“我猜,你就是凌医生吧。”

    “这位才是凌医生。”锦主任看不下去了,连忙将凌然给推了出来。

    桥本四郎望着凌然的脸,回想起适才的测试,不由的陷入了沉思:年轻的医生,医术好,长的帅,究竟在什么电视剧里出现过?

    怎么可能真的有这样的医生。

    而且让自己遇到?

    桥本四郎晃动着粗短的脖子,刚才伸出去的手,悄然收了回来,在自己粗糙的脸颊上摸了一把,又迅速的收了回去。

    下了飞机,应该先去酒店敷一张面膜的。桥本四郎无比的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