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八十四章 宣传册不够了

第八十四章 宣传册不够了

作品:《大医凌然

    “云华急诊国际医学论坛”是谢易荷几年前捣鼓出来的,意外的颇受欢迎,经过几年的发展,有点成为昌西省医药公司的主打论坛。

    到了今年,昌西省医药公司陡然发力,遍洒英雄帖,几乎是请遍了昌西省内急诊医学的大腕。

    当然,昌西省医药公司的努力很重要,时机也很重要。

    今年恰逢昌西省提出急诊中心的试点,各家医院都想抢个头羹汤。

    相比急诊科这样的单位,急诊中心是更专业更庞大的急诊机构,其实力应当达到三级医院或以上的标准,单就急诊的水平来说,至少是国内一流,省内领先的。

    要建成这样的急诊中心,编制不能少,经费更不能少。

    昌西省医药公司有自己支持的医院和医生,例如云华医院和霍从军主任,就是他们持续支持的对象。

    因此,云华医院今年照例拿到了一个好位置,给霍从军安排的演讲场次、时间和位置也都是最好的,来宾们除了能领到小礼物,住温德姆酒店并且一日三餐之外,还可以听取各位医学大家的演讲。

    对谢易荷来说,招待好医生,尤其是省急诊医学会的委员们是最重要的事,其次则是安排好演讲。

    而就工作而言,两者也是相辅相成的。

    有资格进入急诊医学会的委员们的年纪都大了,到他们这个年纪,普通的享受已经没有什么刺激性了,更刺激的享受,就算委员们敢,谢易荷也不敢,医药公司更不一定愿意出钱。

    相比之下,让委员们出出风头,给一众小医生们做个演讲,露露脸什么的,就是非常经济实惠的方案了。

    而且,也很符合论坛的主题。

    所以,听到学术论坛就两眼发亮的小医生,其实也是提供给大佬们的道具。

    医药代表们一方面拼命的邀请大佬,一边不放弃邀请小医生,最终就是为了邀请大佬。

    因为大佬们也是看参会人数,看听演讲的医生的质量的。

    一次参会人数不足百人的论坛有什么好聊的?没有媒体参与又有什么意思?没有老外听讲的又有什么意思?没有外省的知名医生又有什么意思?

    为了吸引医生们的参与,昌西省医药公司也是下足了本钱。

    温德姆用了协议价,每间房也得好几百块,酒店的自助餐又是出了名的贵,谢易荷还从外面找了厨师来搞现场表演。

    现如今,光光是美味的食物已经越来越吸引不了人了,还得有体验才行。

    对于外地来云华的医生,医药公司也尽可能的补贴,甚至拉下面子与其他医药公司相商,请他们说服和组织医生前来。

    一切准备停当,谢易荷站在角落里,望着门口的签到处,心情又平静又忐忑。

    平静是因为能做的准备她都已经做了,忐忑则是因为论坛的成功与否,也意味着她的成功与否。

    医药公司不是善堂,上百万元的花出去,光听见水响都是不行的。

    事实上,昌西医药公司能花多少钱,还得看今天来的人数。

    不算会场、人员等固定的会务开支,每多来一名医生的平均费用还不到1000元,多1000名医生来,才会额外花费100万元。

    “多少人了?”谢易荷用手机发了个微信出去,问签到处的黄茂师。

    “160人了!”黄茂师的回信带着感叹号。

    谢易荷一点都不觉得感叹,又发信息问:“副主任以上的医生有多少人?”

    “快30人了。”这一次,黄茂师的回信就没那么兴奋了。

    谢易荷撇撇嘴,30人里面,怕有一半人是来捧场的关系户,也就是想要上台演讲的家伙,这样的比例只会让会议变的很难看,到时候,弄不好还要派人穿着白大褂去填位。

    “主治来了80人的样子。”黄茂师又发来一条信息。

    这个稍稍有些出乎谢易荷意料,她点点头,想到黄茂师看不到,就再发信息:“做的好。多看多笑少说话。”

    收起手机,谢易荷幽幽的叹了口气,心想,还是做小员工的时候舒服,不用担责任,不用想结果,只要做了事就好,就连失业都没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再找一份工作,反正还年轻,工资又那么低,随便发发简历就有公司要,又没有对象,又没有房,租在哪里都一样。

    会场内,有闪光灯亮起。

    谢易荷知道,那是医生们在拍照了。

    有的医生拍照了会发朋友圈,有的医生就只会在小群里发一发,更多的是仅做收藏了。

    现在的医院管理越来越严格了,医生参加学术会议都开始被限制了。

    谢易荷不由的畅想曾经的放松时代。

    “谢经理,宣传册不够了。”一名公司里的小姑娘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小胸脯上下起伏。

    谢易荷厌恶的瞅了一眼,道:“宣传册不够就去仓库拿嘛,让酒店的人帮你们,给那么多钱,不是让他们站着不动。”

    “那个……仓库里的宣传册也发光了。”

    “你们怎么搞的,三百本的宣传册,才开门就给我发光了?都疯了吧,家里这么缺垫桌子的东西吗?谁家缺了给我打电话啊,我给他送一车。”谢易荷埋怨了几句,道:“公司那边还有300本,我让他们送过来,你悠着点发,另外,派个人到会场去转悠转悠,指不定有人就把宣传册丢了,捡回来继续发,省一点是一点。”

    “哦。”小姑娘弱弱的回应了一句,赶紧跑了。

    谢易荷赶紧联络公司,三两个电话打完,手机还热着呢,又有电话呼进来:

    “小谢,你们那个宣传册和海报还没有没了,给我留几本啊。”

    谢易荷心里一动,笑了起来:“李姐,您要宣传册多简单啊,我一会给您送过去。不过,您要它干啥呀。”

    李姐是市二院急诊科的副主任,也是她常年攻略的成果,此时絮絮叨叨的道:“海报里不是有个云医的年轻医生吗?我拿回家给女儿看看,小妮子天天追星,就不肯好好找个对象,让她去相亲吧,她嫌人家长的丑,然后给我看这个明星,那个明星的,我说真人能和明星比吗?嘿,你别说,今天还真让我看到一个……”

    谢易荷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凌然的身影:“您说的是云医急诊科的凌然凌医生吧?”

    “对对对,就是他,姓凌,挺少见啊,他家里面做什么的?”

    “他家应该是开了个私人诊所。”谢易荷尽力回想,好在凌然给他的印象深刻,资料还记得一些。

    李姐更满意了,笑道:“开诊所的家庭条件应该还可以啊,他有兄弟姐妹吗?”

    “这方面我还不太清楚。”

    “有没有都无所谓。我们也不图他家什么,我之前买的几套房都租出去了,一个月的租金就够我女儿花销了,房子之后也是要留给他们的,我只要女儿满意,他人好就行了……本科学历是有点低了,不过,在职研究生还是蛮好读的,到时候再脱产读一个博士,或者不读也够了……脾气好太重要了,不会做饭也没关系,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会做饭,再说了,当医生的没什么时间观念的……”

    李姐啰哩啰嗦的说了近10分钟,才挂掉电话。

    谢易荷轻吁了一口气,电话又响了。

    看到备注的“巴姐(省肿瘤)”的字样,谢易荷不敢怠慢,又赶紧拿了起来。

    “小谢,我听说你们今年要搞一个相亲会的?”电话里,传来巴姐贤淑的声音。

    “啊?”谢易荷一阵凌乱。

    巴姐笑呵呵的道:“你们这个主意挺好啊,比他们搞的什么相亲角有意思,医院工作的年轻人太忙了,平时想见个面,都要约了再约,也不自在,不如借着开会的东风啊……”

    “啊?”谢易荷自体成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