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七十五章 我家的诊所

第七十五章 我家的诊所

作品:《大医凌然

    哗。

    哗哗。

    天色刚明,院子里就传来扫地的声音。

    凌然翻身起床,心想:老爸昨晚难道睡沙发了?起的这么早。

    他在二楼洗漱一番,又换好衣服才下楼,就见路面已被清扫的干干净净,甚至连路边的沟渠都用水给冲刷一新,不远处一道纤长的背影,正在路口奋力打扫……

    纤长?

    凌然费力的回忆了一下凌结粥同志日渐洗衣机化的身材,满心疑惑,莫非是附近哪位街坊的精神出问题了?

    “凌医生,您好。”

    正在做打扫的黄茂师,听到了门锁打开的声音,暗自松了一口气,凌然要是再不出来,他的腰就得废掉了。

    面对凌然的狐疑,黄茂师露出笑容,道:“我买了点油条豆浆豆腐脑,不知道你们爱不爱吃,还有点小菜什么的,就在门边的篮子里,我来拿。”

    黄茂师扛起扫帚,小跑了过来,从下沟诊所大门旁的青石板上,拿起了一只竹编的花篮。里面整齐的码放着早餐,看外包装的样子,应该是在巷尾购买的,足可供五六人食用。

    凌然愣了一下,颇有些意外的看向黄茂师,他虽然是经常收到礼物,但这么实惠量大的礼物还是比较少见的,一般来说,女生如果送食物的话,要么是大牌要么是进口要么是特色要么是自制,用自家巷口的油条充数的……男生……男生果然还是比较不会送礼物啊。

    “我是代表公司,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黄茂师回忆着销售课程上的内容,小心翼翼的道:“今天就是来给您帮帮忙,做点事。”

    “你好。”凌然有些狐疑的望着对方。

    他记得这位昌西医药公司的医药代表黄茂师,脑子好像有些怪,只会傻笑。

    黄茂师保持笑容,道:“凌医生最近开了很多我们公司的耗材呢,虽然都是开在霍主任名下,但该算在您这里的,我们还是给您分开算了。今天没什么事,就特意来感谢一下您……”

    黄茂师已经渐渐适应了医药代表的工作,特别学会了在女客户面前深沉的笑,在男客户面前肤浅的笑的技巧。

    尽管没有了走T台的风光,但是,不想再吃青春饭,又想多一点人格尊严的黄茂师同志,反而觉得医药代表的工作很适合自己。

    黄茂师望着一脸茫然的凌然,又啧啧笑道:“您家的院子拾掇的真不错。”

    “哦,请进,可以坐中间。”凌然总算是听明白了,礼貌的将之引到院子中间的石桌处。

    黄茂师将扫帚竖在门边,提着花篮入内,又寒暄两句,再将食物摆入餐桌,待到凌结粥和陶萍下楼的时候,黄茂师已经完全熟悉了凌家的厨房,不仅熬了牛奶,还煎了鸡蛋。

    望着在厨房里忙碌的黄茂师,陶萍不禁犹豫了起来,望着桌面上的食物,不自然的道:“小然,以前到咱们家来帮忙做饭的,一般都是漂亮的女孩子吧。其实,像是上次来整鱼的女孩子,也还是可以的,虽然自我了一点……”

    凌结粥一下子就听出了陶萍的纠结,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婆,你想啥呢,这是医药代表,他是因为凌然是医生,所以才来家里送礼什么的,你想差了。”

    “我想的不对?”

    “是啊,就像是经常来咱们诊所的医药代表,就是送输液袋什么过来的,不是也帮咱们做做这个,做做那个的……”

    “你态度不对。”

    “啊?”凌结粥愣了几秒钟,忽然有点惶恐。

    凌然吃完手里的油条,拍拍手,道:“我去医院了。”

    “凌医生,凌医生。”刚从厨房里端了汤出来的黄茂师连忙喊住凌然,道:“您是想去医院继续做手术是吧?”

    “当然。”凌然点头。

    “我刚刚忘记说了,霍主任之前让我告诉您,因为病房满员了,今天的手术最好推迟一天,等明天的病人出院,腾出病床了,咱们再继续做tang法。”黄茂师在围裙上擦擦手,很家务的模样。

    “没有病床……”凌然此时才想到,自己一口气做了13例的tang法的病人,好像都没有出院呢。等于说,急诊科的留观室里,有一半是自己的病人了。

    想想急诊科另有五个治疗组,病房估计已经开始加床了。

    “周院长已经同意再弄一个手术室了,现成的房间,只要把病床什么的放进去,氧气之类的联通就行了。”黄茂师呵呵的笑道:“今早就开始弄了,最多几天就成了。”

    不用说,这项业务也是交给昌西省医药公司了。

    凌然对此倒无所谓,只是不能去医院做手术了,瞬间就觉得无聊了。

    凌结粥或许是看出来了,或许是为了逃避老婆的态度纠正,或许纯粹是出于小气,连声对凌然道:“不用去医院了,就在家里帮忙好了,咱们家现在来看病的人多了,还有金鹿送来要缝合的病人,一会儿我打个电话,让苗医生不要来了。”

    “苗医生是哪个?”凌然问。

    “是请来的兼职医生,专门做缝合的,还会美容针。”凌结粥得意的竖起来两根手指,道:“只要这个数。”

    “一个月两千?”凌然心想,竟然比熊医生都便宜?

    凌结粥却是有些郁闷的哼哼两声,道:“一天两百。哪里有两千那么便宜呀。”

    黄茂师这时候端着烧好的紫菜蛋花汤出来了,笑道:“我们公司现在请一个司机,一天300块都要讨价还价呢。”

    “那不能比。”凌结粥倒了谢,又请黄茂师坐下,再道:“司机可以找的工作多啊,医生能兼职的地方有多少?是不是?所以呀,这个就叫市场经济,市场决定价格。”

    黄茂师自然不会反驳,笑呵呵的点点头。

    “总之,今天的工钱省下了,凌然你来缝合。”凌结粥搓着手,甚为开心。

    “我现在做一次手术500多块。”凌然淡定的给自己舀了一碗汤。

    凌结粥立即看向黄茂师,后者微微点头。

    凌结粥只惊讶了两秒钟,就裂开嘴大笑起来,紧接着有些遗憾的道:“哎呀,咱家诊所什么时候能做这个手术就好了,爸给你算八……六百的手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