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七十四章 自摸

第七十四章 自摸

作品:《大医凌然

    云华的夜晚是笼罩在光晕中的。

    晚上9点钟,自云医的急诊楼向上看,找不到星星,看不清月亮,晃眼的形形色色的招牌和广告,并不断的有鸣笛声从下方传来。

    几名还是青春烂漫的年纪的小护士,互相恐吓着穿过幽深的走廊,拿起备品转身就跑,直到手术室附近,才放慢了步子,一边掩着嘴笑,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动向,像是几只躲避主管护士追捕的小动物。

    “凌医生还在做手术呢。”打头的小护士探探脑袋,道:“真努力呢。”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做手术呢……”

    “我看看,我看看。”第三名的小护士挤到了两人中间,隔着手术室的圆玻璃,望着里面的凌然,赞道:“凌医生的背形真好看。”

    “是因为一天到晚都笔直的站着,练出来的吧。”

    “站一整天,腰真好啊。”

    “是哦,凌医生好持久的说。”小护士说完,脸忽然羞红了。

    她们嘻嘻哈哈的聊着天,直到巡回护士的脚步在走廊中响起,才一哄而散。

    “完成了。”

    凌然按部就班的做完手术,长舒了一口气。

    一天四场手术,缝了七根手指,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挑战。

    护士、助手和麻醉医生亦是轻松了许多。

    像是tang法这样的大手术,天生就会令人有一种紧迫感,好像不停的有小剂量的肾上腺素泵入心脏似的。许多护士和麻醉医生,在参与小手术的时候,都会有各自的小习惯,例如准备考护师的小护士就可能带着耳机听英语,麻醉医生可能急着看球下注。

    参与大手术的时候,哪怕情况并不紧急,大家也会自然而然的收敛一些。

    凌然揉揉脖子,打开了刚刚收到的“初级宝箱”。

    一本银光闪闪的书漂浮在了空中。

    “不是精力药剂啊,那就亏了一瓶。”这是凌然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念头。

    思绪转动之间,银书的扉页自动翻开,有字迹说明:

    单项技能书,获得诊断学技能——体格检查(专精)。

    凌然下意识的摸摸脸颊,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腮腺正常……

    “凌医生,手术室交给我们吧,您先回去休息好了。”马砚麟积极的说了一句。

    凌然点点头表示同意。

    再次慢人一步的吕文斌气的跳起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然打了辆出租车,坐在后排,就开始从头到脚的摸自己。

    所谓“体格检查”,就是医生在体检的时候,做的许多操作。

    比如用手摸受检者的脖子,比如让受检者转动眼球,又比如将听诊器放在受检者的胸前听音等等,皆是体格检查的一部分。较严格的空军招飞体检,可以摸的极其细致,得到极多的信息。

    简单的理解,体格检查就是医生用视触叩听嗅等方式,判断受检者的身体状态。

    体格检查也因此是诊断学的四大基础之一。其他三种分别是问诊,实验诊断和辅助检查。

    对现代医学来说,诊断疾病的前提,也就是此四项。

    而临床医学的前提,则是诊断。

    毕竟,人类已知并能命名的疾病都数以万计了,不管能不能治疗,总得先诊断出来,才可以有的放矢的安排策略。

    人类能够治疗和控制的几千种疾病,基本都有了标准或接近标准的解决方案,譬如能治的肺结核,能控制的糖尿病,治愈率越来越高的甲状腺癌,活的越来越久的艾滋病,基本没什么办法的胰腺癌等等,都有专门的诊疗大纲,只要诊断正确了,大部分医生都可以按部就班的完成治疗。

    虽然相对于内科来说,外科的诊断要容易的多,但是,诊断依旧是治疗的前提。

    凌然能够不断的进行tang法缝合的手术,也是有赖于其他医生的前期诊断。

    不过,做医生的总归是要将诊断技术慢慢拿起来的,哪怕就是天天呆在手术室里,也需要一些简单的诊断技巧。

    凌然对“体格检查”的获得颇为满意,尤其考虑到它是从初级宝箱中开出来的,那就更令人高兴了。

    至于“专精”的等级,也算是够用了。

    系统技能的四个等级,“入门级”差不多就是云华医院普通主治的水平,比一些三甲医院的弱鸡主治还要强点,“专精级”已经比得上副主任或主任医师较为擅长的领域了,至于“大师级”的技术,在云华医院已是顶尖,那就是在昌西省都是顶尖的,像是大师级的tang法,乃是系统确认的云华最强,能够与之相抗衡的并不是谁掌握了更好的tang法,而是谁掌握了更好的缝合法。

    至于完美级,凌然目前掌握的“完美级徒手止血”,排名世界第126位,中国第13位,昌西省第2位,云华第1位,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想到此处,凌然就在脑海中问道:“系统系统,我现在‘体格检查’技能,排名几何?”

    “你所掌握的体格检查的技能水平,排名云华市第1128名,进行20到30次正确的查体,可以晋升一位。”系统的回答清晰可辩。

    凌然“咦”的一声,问:“这算不算任务?”

    “不算。”

    “就是经验积累喽?”凌然心里有了数,顺手就将自己的从头到脚的摸了一遍。

    出租车司机开着车,偶尔望望后视镜,越开越是心虚。

    从倒车镜看看自己的脸庞,又有点松一口气。

    到了下沟的巷子口,出租车司机望着幽深又光线不足的下沟,说什么也不肯再往里面开了,还免去了凌然两块钱的零头,只为了不发生找零。

    待凌然关上车门,司机一脚地板油就跑走了。

    “奇怪的司机。”凌然用左手摸着右侧的腋窝淋巴结,慢悠悠的踱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