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七十章 老白兔的威严

第七十章 老白兔的威严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来看看病例,挑选一下。”

    霍从军自从放出风去,要用tang法做屈肌腱断裂,就不断的收到各方的消息。

    其中部分是来自各地医院的,部分是来自医药代表的,另外还有些他的老同事老部下老战友的消息。

    医生们开展新术式或者写论文,都会对病源有特别的需求,这时候,级别的高低,人脉的宽广与否就变的很重要了。

    霍从军半个多月前放出了消息,如今正是得到较多回馈的时候,堆在他桌上的病历,已有七份之多,其中五份是最近几日受到创伤的患者,两份是老伤未愈的患者。

    凌然将两名老伤的患者病历放到一边,再看了剩下的五份后,道:“我都要了,尽快安排他们过来吧。”

    霍从军愣了一下,哑然失笑:“你不要担心没病人了,当日选当日治疗,之后的再之后选。我对tang法了解不多,但还是一期缝合比较有利吧。”

    他都用着打商量的语气了,也是凌然的表现确实好。

    前天缝合的病人,昨天刚过24小时就开始做被动运动,结果所有指标全达标,简直吓了手外科的主任医师王海洋一跳。

    算下来,等于是凌然做了三例tang法缝合,三例全部成功,而且恢复良好。最早做的马文华病人,虽然因为身体多处创伤未能出院,单就tang法缝合的手部来说,已经达到普通的六周标准,可以回家复健了。

    无论是从医院的角度,还是医生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成果都可以说是初步成功了。

    凌然也是基于此,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现在可以说是完全掌握了大师级的tang法缝合,又接到了任务,没道理再看天吃饭了。

    因此,他的结论,与霍从军截然不同:“我不准备积攒病人,我希望今天能够将这五个病人都安排给我。”

    霍从军听的笑了起来,过了几秒钟,才醒悟过来,凌然好像不是爱开玩笑的类型。

    “一天安排五个是开玩笑的,一天一个吧,再熟练一下比较好。”在前天的手术以前,霍从军还想要隔日或三日安排一个手术给凌然呢,现在放开口子,还是因为凌然昨天的表现。

    医院的环境是非常冷酷和功利的,有技术天赋好的医生,就是更容易得到机会,也更容易被容忍。

    凌然坚持道:“我可以连续进行手术。”

    如果10天才能完成10例手术,那整月下来,凌然最多只能拿到3瓶精力药剂,太浪费任务了。

    霍从军不明白凌然的坚持,灵光一现,道:“你要是缺钱用的话,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做一次手术500块,做5个手术就要2500块,他觉得凌然是不是被钞票迷惑了。

    一天2500块哪里是那么好赚的。

    “我不缺钱。”凌然的语气笃定。

    “不是为了赚手术费?”霍从军盯着凌然的眼睛。

    “不是。”凌然再次回答。

    他一天到晚在医院里呆着,穿衣有白大褂,洗澡有手术室,动不动就能得到热心的护士送的食物和水果,唯一的支出就是些人情往来,要钱又有何用?

    霍从军于是苦口婆心的道:“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磨练技术,不要想着赚钱,更不要想其他的。”

    凌然听的不明白了,问:“磨练技术不是靠手术量吗?”

    霍从军张张嘴,他真的是想说看录像或者看书的,但是,大家都是现役医生,这样骗人就太说不过去了。

    “那就挑两个,一个优先交给你来做,第二个的话,你如果状态好,在充分休息以后,就交给你来做,否则的话,我就转给手外科。”霍从军的策略很简单,选择两名病人转诊云医,最适合tang法缝合的就交给凌然,另一名看情况,随时可以转诊给手外科的王海洋主任医师,或者由他的医疗小组接受即可。

    凌然想了想,同意了下来。

    tang法缝合毕竟是三级手术,根据病人的情况不同,持续的时间不同,先尝试一天两场手术,也是不错的选择。

    霍从军等凌然选好了,就提前给王海洋打了一个电话说明。其实,按照他的想法,到时候直接把第二个病人塞给王海洋就行了,也免得多生枝节。

    凌然翻着病例,又认真的选出两例来,递给霍从军。

    医生不是万能的,tang法也不是万能的,选择最适合接受tang法的患者,是凌然目前最好的选择。

    霍从军看了看凌然选出的病例,不由轻轻点头,如果让他选的话,也会选这两个:两名患者都是不到30岁的工人,一个撕裂伤,一个切割伤,伤处典型,又年轻力壮恢复好,更能得到满意的疗效。

    选好了人,凌然就带着资料离开,一边一边思忖具体的手术方案。

    与此同时,两地的救护车接到电话,开始向云华医院赶来。

    两个小时后。

    凌然出现在手术室中。

    霍从军晚了一个小时,才穿着崭新的刷手服过来。凌然的技术稳定,他也就敢放手了。

    麻醉医师苏嘉福等他等的望眼欲穿,见霍从军来了,连忙狗腿的用腿勾了一只圆凳过来,这是他向巡回护士特意要来的。

    霍从军奇怪的瞅了苏嘉福一眼,并没有坐下来。

    他刚开了两个小时的会,坐的腰腿一阵难受,此时又哪里愿意坐下来。

    苏嘉福发了一会儿呆,就一个人守着两只圆凳玩仪器去了。只是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术室门,生怕巡回护士杀进来看到空凳子。

    “完成了。”凌然一剪刀剪断缝线,就抬头看向霍从军,问:“第二个送来了吗?”

    “送是送来了……”霍从军有些犹豫的低下头来,先检查了起来。

    30分钟后。

    凌然换了一间手术室,举起了手术刀。

    这一次的患者稍复杂一些,让凌然用去了接近两个小时。

    即使如此,两个手术做下来,刚刚是下午的上班时间。

    凌然回到办公室中,默默的看着霍从军。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霍从军被看的头皮发麻,感觉自己像是一朵老白兔,被一只皮毛柔顺,身材矫健,眼神灵动,超级好看的猎犬给盯住了似的。

    “实在无聊就休息吧。我明天找三例屈肌腱断裂的给你。”霍从军威严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