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六十六章:还君明珠

第六十六章:还君明珠

作品:《大医凌然

    夜晚的急诊科室,稍微有些脏乱。

    地板上能看到丢弃的衣物和垃圾。输液架、板凳乃至于病床的位置,也变的随意起来。墙角的垃圾桶处,还能看到浸润过消毒液的抹布,覆盖在疑似呕吐物上。

    凌然快步来到处置室,就见患者已经被推进了有帘子的隔间内,从外面可以看到他仰躺的上半身,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凌医生进来吧。”刘护士让凌然入内,就将帘子给拉了起来。

    患者听到了动静,依旧是一动不动。

    “脑震荡了?”凌然选择了一个较好的猜想,再严重的话,囊袋缝不缝都无关紧要了。

    “吓的。”蹲在床尾瞅伤口的资深住院医郑培抬了抬头。

    “哦。”凌然瞅了一眼病人胯下乱糟糟的情况,倒是有点理解这位患者。

    郑培戴着眼镜,下巴留了一撮短胡须,头发的长度与胡子相当。他过了今年就要做住院总了,活着熬过去,就能升主治。他也是今天值班的一线医生里,经验最丰富的,三年住院三年规培,经手的缝合得有几千次了。

    郑培知道刘护士派人去叫凌然了,此时就带着考校的意思,问:“你现在根据观察,能够得到什么信息?”

    上级医生心情好了就会考下级医生,上级医生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考下级医生,不管是实习生还是住院医,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人丢一脸的问题。

    当然,医学生在学校里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凌然并不意外,就着充足的光线,一边看一边思索起来。

    他只是得了一个间断垂直褥式缝合的专精级技能,适合缝肚子,缝囊袋,但就观察、诊断等方面来说,他还需要依靠自己。

    好在凌然很早就独立学习了此方面的知识,他认真打量了患者血呼啦查的伤口,回答道:“右侧阴馕撕裂,睾wan外露,阴馕表面,还有软组织内,能见到明显的灰尘和细的碎石,创面到了鞘膜,但鞘膜应当是完整的。”

    他每说一句话,病床上的病人就颤抖一下。

    想做一名安之若素的病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郑培略显意外的瞅了凌然一眼,“恩”的一声,道:“观察的很仔细嘛。学的也挺杂。”

    凌然微微一笑。

    郑培等了几秒钟,没等来谦虚的话,拍拍自己的额头,对刘护士笑道:“你看我和谁说话呢。”

    紧接着,郑培让出位置,道:“你来检查一下,把判断一项项说明出来。”

    凌然戴上手套,上前拨弄了两下,两眼无神的病人就颤抖的更厉害了。

    “没见到合并伤,非线性的创口,有一定的污染,是在公路上吗?有点不像……”凌然是专门背过书的,但就具体实践而言,就很难做出准确的分析了。

    郑培嘿嘿的笑两声,道:“我在外面的时候问过了,公园里玩滑板伤的,滑板不是有那么一个动作,跳到铁扶手上滑下来,你猜怎么着?”

    “人上去了,滑板没上去。”凌然有种解谜得到答案的感觉。

    郑培“啪”的打了个响指,笑道:“猜对了,整个人骑铁扶手上了,结果他们找的还不是圆扶手,所以啊……”

    “所以要考虑破伤风的可能,给他用破伤风抗毒素。”凌然接过了郑培的话。

    郑培哑然,明明是很嗨的聊天嘛,怎么瞬间就被拉回去了。

    “出血情况不太严重,精索情况的话……”凌然回忆着解剖课的内容,却是颇有些犹豫的问:“精索正常应该是什么样的?”

    如果给他一只完整的男性囊袋,他一刀割下去,再出精索来,还是能区分正常形态与变态的,现在的情况就比较特殊了,对于不太熟悉的解剖结构,凌然就不敢断然做出结论了。

    郑培也没检查到这一步,听凌然这么一说,也就仔细观察起来,同时喃喃自语,道:“不正常的话,首先考虑精索扭转……”

    “你们还在聊还珠格格?”患者终于躺不住了,声音颇为嘶哑的质问。

    郑培被问懵了:“聊啥还珠格格了?”

    “你们刚说……金锁,是还珠里的金锁吧……”患者的脸颊抽动了两下,愤愤不平的看着天花板,道:“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医生还在聊电视剧,谁他娘的把我送到这个医院来的,我……”

    郑培又气又笑:“神特么还珠格格,还珠格格是啥年代的电视剧了?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别人滑板事故不容易受伤,你容易受伤,就因为你年纪太大了……”

    刘护士忙道:“郑医生,咱们现在用什么药?”

    对医生护士来说,与患者吵架是最划不来的,也容易出事。

    郑培摇摇头,道:“凌然你先给病人解释一下精索。”

    “精索是固定睾碗并输送营养的结构,包含动静脉,输精管,淋巴管,神经……”凌然背书似的回答了一圈,再对病人道:“我们在检查你的精索是否正常,这里如果出问题,比如精索扭转了,就要做手术恢复,也有可能要切除睾碗,缝合也就不必缝合了。”

    说到最后一句,凌然略显遗憾。

    病人一言不发,双眼无神的望向天花板,浑身颤抖。

    “有点睾碗下降。”郑培顿了一下,道:“没有扭转,位置本身比较少见。”

    凌然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确认的点点头。

    “清创缝合吧,注意清创的时候别分离过度了。”郑培确认没有其他的问题了,也就不准备自己做了,脱下手套,示意凌然上阵。

    凌然本来就是想做缝合的,此时毫不犹豫的坐到了C位上,做起了陌生又熟悉的工作。

    专精级的间断垂直褥式缝合法,也终于发挥了作用。

    几分钟后,还蛋归巢。

    凌然满意的离开了小隔间,有今日值班之行不虚的感觉。

    吕文斌也一眼瞅到了凌然,快走两步过来,道:“凌医生,5号床的病人水肿消了。”

    “你刚才又去查房了?”凌然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了。

    吕文斌神采奕奕,道:“我想顺便看一下,没想到水肿消的这么快。”

    于此同时,凌然眼前亦有系统提示滑出:

    完成任务:“治疗病人”

    获得奖励:切开(持弓式专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