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五十章 热泪盈眶

第五十章 热泪盈眶

作品:《大医凌然

    “手术室里人太多了,其他科室的到外面等一会。”霍主任看了一会凌然的操作,心里越发安宁,精神越发亢奋,就开始挑剔起周围环境来了。

    他们所用的层流手术室,原本就应当限制人数的,只是医生们常常不按照规定执行罢了。

    此刻,霍主任发话了,其他科室来接活的住院医们就赶紧撤离了。

    他们看赵乐意的笑话看的很开心,但绝对不敢怵逆一名科室大主任的,尤其是有名的二炮霍从军。

    几名其他科室的医生乖乖的离开了手术室,霍从军舒服的伸了伸腰,拎过麻醉医生的椅子坐下。

    麻醉医苏嘉福身短而体虚,他本来只是看霍主任来了,才起身观察病人体征以表示工作努力而已,哪想到连椅子都被拿去了……

    这时候,苏嘉福分明看到,霍主任的下巴轻抬了三下。

    他立即以自己高考600多分的逻辑思维分析了起来:下巴抬一下是痒,抬两下是打招呼,抬三下……

    “我出去一下子啊。”苏嘉福腿脚麻利的踩开了气密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手术室。

    麻醉医生们经常在不同的手术间流窜,有的时候,是因为麻醉师不够用,所以不得不让一个麻醉医生管理多个手术室,有的时候,纯粹就是无聊。

    现代医院里的仪器的自动化水平都很高,自动监控生命体征,自动调节药物注射等等,在二乙级医院都很普及了。另外,自动化的会喊“肌松”、“血压”、“心跳”的主刀医生、一助和护士也很好用,一名麻醉医生只要听着仪器和医生的不同叫声,并且不戴耳机,就能出色的完成大部分工作了。

    真正将麻醉医生们留在手术室里的伟大发明是手机,在此之前,看腻了文献和,短期内又不用考试的麻醉医生们经常汇聚于一间手术室内,缩在墙角下象棋,斗地主,谁赢去谁的手术室。尚未听说过有打麻将的。

    霍主任看着手术室的门关上,清了清嗓子,道:“好了,现在就剩咱们科室自己的人了。”

    医生和护士都是属于科室的人员,拿本科室的绩效工资,服从本科室领导的命令。麻醉医生则归属于麻醉科,像是一块人造髋关节。

    “咱们开个临时的小会啊。”霍主任非常有领导的气势,尽管他这个科主任只管几十号人,还没枪。

    赵乐意和凌然继续做着手术。

    赵乐意是参加过多次的“小会”,知道不用停下来,凌然就没管那么多了,他做事向来认真,不会瞻前顾后,也不会东张西望,只是竭尽全力的做好自己正在做的事。

    霍从军的声音悠然传来:“凌然,我首先要批评你,你看看你最近两次,私自行动,枉顾纪律,后果有多严重你知道吗?”

    不等凌然回答,霍从军厉声道:“如果是别的医院,别的医生,公事公办的做处理,别说你的档案里的污点了,你毕业证都可能拿不到!”

    赵乐意带着些微的爽感看向凌然。

    只见凌然正小心翼翼的在给一根肌腱套圈儿,那表情和认真模样,与公园里套圈的孩子一模一样。

    配合的器械护士也动作轻盈,望着凌然恨不得让他找地方签名的模样……

    赵乐意的两个小人差点就起义了。

    “总而言之,你这两次的违规操作,必须要引以为戒。”霍从军的语气严肃,再道:“凌然,你现在还处于实习期,虽然实习就是用实践来学习,但就你的严重错误来说,惩罚还是要有的,你认可吗?”

    “认可。”错了受罚并认识错误,凌然自然是认可的,他的学生生涯,就是这样过来的,而在说话的同时,凌然手里的持针钳甚至没有产生丝毫的颤动。

    霍从军特意等待了几秒钟,才道:“鉴于你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出现了两次严重的违规操作,我会给医教科说明,延长你在急诊科的实习时间,你的总实习时间,也要比别人长,有意见吗?”

    “没有。”凌然低着头,看着病人的手。他的姿势很普通,就是手术室里医生们经常摆的pose,可看着就让人觉得舒心。

    霍从军满意的“恩”了一声,道:“那就这样子了,咱们接着说第二件事……”

    “主任?”赵乐意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什么叫高高举起,轻轻落下,霍从军的板子根本就没有落下来啊。

    延长实习时间算是什么惩罚?明明是霍从军想将人留在急诊科。

    霍从军没有理会赵乐意,微微摆手,又道:“我刚才让护士长又去查了一下,咱们急诊科前三个月,送到手外科的屈肌腱损伤的患者,差不多有30个左右,相当于每三天,就会有一例屈肌腱受损的病人,这个数字不小了。”

    霍从军却是看向凌然,道:“你还想不想再做tang法缝合了?”

    凌然抬头,问:“可以吗?”

    “如果你现在这个手术做的好,在有主治医生授权的情况下,你做就行了。”霍从军露出主任的微笑,再对赵乐意等人道:“屈肌腱损伤的手术可大可小,做一段时间的话,应该能积累出不少的病例的。”

    即将爆炸的赵乐意陡然冷静了下来。

    是啊,自己手底下的病人,现在正在接受手指无人区tang法缝合啊。

    无人区啊!

    现在确实有医生能在无人区开展手术了,但别说比例了,总人数都没多少,昌西省顶尖的云医,现在就一个能做的!

    然后,云华医院的急诊科,每月10例tang法缝合?

    这可不是割阑尾或者切子宫之类的一二级手术了,就云医全院来看,也是很高级的手术了,若是执行下来,急诊科的年终总结里都可以加一句:积极开展了新的诊疗方式,全年完成tang法缝合120余例,创造了全国急诊医学界的新纪录……

    弄不好,霍从军的小外科的梦想真能实现一半。

    赵乐意很想说,现在这个病人的情况怎么样都不知道,预后如何也不知道。他还想提醒霍从军,急诊搞这样的手术,擦边球打的太厉害了。

    但赵乐意不用说出来,也猜得到,霍从军不会听他的。

    病人预后如何可以等之后看,光就凌然表现出来的缝合技术,大不了筛选能做的病人,减少数量即可。至于急诊擦边球,如今搞大急诊的医院都是如此,又有什么稀罕的?骨科本来就是被抢手术的重灾区,谁不知道骨科都是24K金土豪。

    如果大急诊真的搞成了!

    如果大急诊真的搞成了……

    赵乐意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画面:他老婆去LV专卖店豪气的刷了一个包包之后,居然还有余钱去隔壁广场的外贸尾单店给他买了两件一百五的T恤。

    想想就感动的热泪盈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