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四十六章 顺

第四十六章 顺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缓慢的适应着赵乐意的节奏。

    随着手术的进展,缝合的难度略微有些提高。

    但凌然的熟练度提高的更快。

    清创缝合的工作,凌然做的太熟了。

    若是以术式而论的话,一种术式做三十次,就算很不错了。像是阑尾切除这种简单的做上三五次,普通医生就能独立上阵了。能做到一百次的,堪称熟练。许多做多了阑尾手术的主治,即使不用腹腔镜,也只需要在病人腹部开个小口,伸手一勾,就能将之找出来。

    凌然掌握的大师级间断缝合法,虽然只局限于间断缝合的部分,但像是清创之类的工作,凌然自己都做了百十次,不用系统给予的技术,也能做的妥妥帖帖。

    实习以来的实践操作,此时全部化作了凌然的经验,不仅让他自己的动作游刃有余,更让他能够准确的配合主刀赵乐意。

    才缝合了几个创面,凌然就掌握了赵乐意的操作习惯。

    现在,赵乐意的手转一个方向,凌然都能猜到他的想法。

    在此基础之上,赵乐意只觉得凌然的配合,简直比马杀鸡还令人舒服。

    要说起来,赵乐意其实并不是太喜欢凌然这名实习生。

    太傲!

    太高!

    太帅!

    学的太快!

    总之,赵乐意是很不爽有一名又高又帅又傲又学的极快的实习生的。

    可是,与凌然上了手术台以后,赵乐意却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爽。

    做的太顺了。

    眼瞅着一个个出血点被控制,一个个伤口被缝合,病人的血压心跳稳定……赵乐意心中的成就感简直爆棚。

    尤其是身边,还有几位其他科室的同僚在,赵乐意心中的快意,比什么香车美人要多的多。

    用医学的话来说,多巴胺分泌之多,都能把大脑皮层的壕给填满了。

    赵乐意抬头看了凌然一眼,还是那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却是没有那么讨人厌了。

    “整条胳膊都给你来缝吧,能做到吗?”赵乐意也是做累了。

    始终全神贯注的感觉,对精力的消耗极大。

    再者,这名车祸病人的伤势主要集中在下半身,胳膊上的伤口相对来说,不算很严重,但程度超过了普通的清创缝合,两个人缝的话,能够快很多,也免得其他科室的同僚等待太久。

    凌然是一如既往的冷静,点了点头说“好”,再开口就是面向台上护士,道:“组织剪。”

    一把手术剪瞬间落入凌然的手中。

    赵乐意总觉得,护士给凌然递器械的速度,比给自己的速度快。

    如果不是有那么多的人在参观的话,他现在就可以开讲荤笑话了。

    提神醒脑,熊壮男人心。

    “纱布。”

    “线剪。”

    凌然得到了独立操作的机会,手里的节奏,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等在手术室里的普外住院医,羡慕而惊讶的注意到了这一点,没有吭声。

    对于普通住院医来说,这或许是难得的机会,对凌然来说,却不算是很特殊了。

    事实上,凌然得到的机会,早就比住院医们要多的多了。

    单论创伤处理的话,急诊科的住院医在长达三年的规范化培训中,也只需要完成10例外科清创缝合术就可以了,还是作为助手。

    当然,急诊住院医需要掌握的不仅仅是清创缝合,理论上,规培要求他们得做5次心肺复苏,2次洗胃,5次心脏除颤,5次气管插管……等等项目。

    但就国内的环境,能把所有项目保质保量完成的规培医院屈指可数。

    “弯剪。”

    凌然仰起头,活动了一下脖子。

    器械护士将弯剪递给凌然的同时,趁机盯着凌然看了好几秒钟,小心脏砰砰的直跳。

    凌然面色冷峻,毫无所觉。

    凌然喜欢做医生,最喜欢的就是如手术室这样的环境。

    他如果做公务员,一定会被同事认为是吹毛求疵;他如果去做工程,估计也不会被甲方乙方所喜欢;但是,哪怕他做的是最小的手术,也不会有人会因为他要多检查两遍出血点而催促。

    凌然一边操作,一边清晰的喊出器械名:

    “0号线。”

    “镊子。”

    “纱布。”

    赵乐意听的有些好笑。

    一般的医生其实是不会这样喊的,尤其是主治以上的资深医师,嘴里说的大部分都是闲话,一些油腻的中年医生,不是在开黄腔就是在开黄腔的路上,要什么器械,就是一伸手,或者干脆自己拿。

    配合的好的台上护士,也不用医生喊出器械名,自然会将正确的器械递给医生。

    医生看的烂熟的术式,手术室里的护士看的更熟,知道医生下一步需要什么。

    不过,凌然没有这种经验,也不熟悉护士,就会自然而然的喊出来:

    “血管钳。”

    “有齿镊。”

    “显微眼镜。”

    凌然喊的越是准确,赵乐意就越觉得有趣,不过他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

    “你用显微眼镜做什么?”赵乐意原本还在做自己的事,听着不对,连忙看过去。

    只见凌然摆正了患者的手,针线已经忙碌起来了。

    “手部撕裂,血管吻合并肌腱缝合。”凌然头严肃的回答,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小护士把器具稳稳的递到他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