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三十四章 出血点判断

第三十四章 出血点判断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熬了一夜,总算写出了一张论文大纲。

    对于只接受了几周论文训练的本科生来说,能有一位知名专家愿意指导自己撰写论文,那是相当不容易的。

    因此,凌然毫不犹豫的用掉了又一瓶精力药剂。

    精力药剂的储备从6瓶降低到了5瓶,但是,凌然相信,他完成的挑战对自身更具有价值。

    霍从军见到凌然拿出来的论文大纲,甚为惊讶。

    他先是看了开头,再诧异的看看凌然,问:“你昨晚熬夜了?”

    “是。”

    “熬夜也不能影响工作啊。”

    “没问题。”凌然很淡定的模样。

    “年轻人就是好。”霍从军哈哈的笑了出声,转而又道:“能熬夜就到医院来值班,抽空再写论文。”

    这么说了,他再低头仔细大纲,并抽出随身的中性笔批阅。

    周医生在旁听到两人对话,笑道:“主任,要给凌然排班吗?”

    “给他排个班,让他长长见识。还说什么一晚不睡没关系……恩,今天晚上就别排了,明天再开始排。”霍从军头也不抬的回答。医生都是要常年值夜班的职业,尤其是急诊科的医生,一个个日夜颠倒的内分泌都乱掉了,他是有些日子没见人敢说自己能熬夜了。

    周医生嘿嘿的笑两声,对凌然道:“你看,主任还是疼你的,怕你连熬两天受不了。得了,明天晚上继续来报道吧。”

    凌然无所谓的应了一声。

    医生们讨厌值夜班,实习生们是不在乎的,凌然更不觉得辛苦。

    小新人们还处在兴奋期,有病人看,甚至有手术做,简直是褒奖。事实上,实习生通常也没有值班的机会,要他们无用。

    “大纲写的还可以。”霍从军此时也将论文的大纲给看完了,微微点头道:“考虑的很周全。”

    他这么一说,凌然就知道,自己是猜准了。

    霍从军要他写论文,不仅是锻炼,也是防备着有人说闲话。

    他的论文大纲里,因此特意加上了进行徒手止血前的观察,并形成独立的一节:“无术野下的出血点判断”。

    在手术中,如何暴露是一门学问。

    所谓五年学外科,十年学暴露。

    如果在展示出想要的手术视野,是非常之重要的。

    开刀是为了打开视野,使用显微镜是为了清晰视野,有时候摘掉患者一颗好肾,就为了暴露出想要的视野……

    但是,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得到完美术野的。

    尤其是在急诊科,没有术野的情况下,该操作的还是要操作。

    凌然加上一节“无术野下的出血点判断”,不仅为操作提供了正当性,而且瞬间提高了文章的格调。

    周医生笑道:“主任难得表扬人,论文给我观摩观摩?”

    “是该给你观摩一下,你都做主治几年了,才写了几篇文章?”霍主任对周同志就没什么好脸色了,主治医生是科室的中坚力量,能躲懒就多懒的周医生自然免不了被训。

    周医生却有唾面自干的精神,或许是习惯被主任训了,不以为意的拿起凌然的论文大纲,还边看边摇头晃脑的。

    主治赵乐意听到这边的动静,连忙凑过来,观察一番后,对凌然道:“可以啊,没进医院呢,就写论文了。”

    比起长相略丑的周医生,主治赵乐意的外形更对得起白大褂了。他最大的特点是长的白净,皮肤嫩滑有水分,体型也较为瘦削,勉强有点小奶狗的意思。

    而在科室内部的生活中,赵乐意同志也很有小奶狗精神,抢食抢的比较凶。他平日都要与同级医生竞争,升做主治医师以后,对于下级医生自然更苛刻一些,此时望着凌然的目光,也很有压迫性。

    “凌然,你这篇论文是以主任主刀的手术为案例的,应该把主任加上吧。”赵乐意瞬间挑出了毛病。

    “赵医生想挂名?”凌然并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这反而让他很容易看出他人的直接动机。

    霍从军已经是急诊科的大主任了,不会在意一篇小论文的挂名,倒是赵乐意听着SCI,更容易眼馋。

    赵乐意没想到凌然如此不委婉,连忙解释:“我挂不挂名的都无所谓的,我就是觉得,主任是案例的主刀医生……”

    “论文都没写出来呢,用不着现在讨论这些。”霍从军一句话解围,转口道:“小赵,你现在也年轻着呢,赶下个月,也给我一篇论文大纲。”

    赵乐意“啊”的一声,忙道:“主任,我最近排班特别多。”

    “排班多好啊,有病人就收病人,没病人的时间,正好在医院里安心做点东西出来。”

    赵乐意哭笑不得:“咱们急诊科,有没病人的时间吗?”

    霍从军道:“你处理的快一点,省出来的时间,就是没病人的时间。”

    赵乐意小声嘀咕:“处理的快了,急救中心也能送来更多的病人。”

    “那你就要做的比急救中心更快!我们当年在军队的时候,难道责怪敌人制造的伤员太多?还是指责战友送来的伤员太多?”霍从军的强势溢于言表。

    赵乐意心说,您也没参加啥战争啊。

    但是,这个话说出来就是找死了,霍主任可是以军医身份自豪四十年了。

    “行了,都收拾好东西,查房。”

    霍从军觉得闲话说够了,一声令下,办公室的医生就全都行动了起来,如同秩序井然的狩猎队。

    待到出门的时候,医生们已经自觉的形成了主任在前,副主任们在侧,主治们在后,住院医缀后的纺锤体。

    凌然与其他实习生们则抱着病历,跟在住医院们的身后。

    这是高年资医生出风头,低年级医生被考教的时刻。

    当然,最是眉飞色舞的永远是亲爱的主任。

    在任何一间病房中,他都是绝对的主角。

    阶级森严的医院,每时每刻都在强调秩序,纯粹的秩序,井然如同那白色的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