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三十二章 视频

第三十二章 视频

作品:《大医凌然

    任务:完成一篇论文

    任务奖励:中级宝箱

    凌然瞅着眼前飘过的新任务,立即琢磨了起来。

    上一只中级宝箱,他开出来的是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术,其效果……能够预判性的给肝包膜止血,仅此一项,说不定都足够凌然去肝胆外科混出点小名头了。

    比起只开出过精力药剂的初级宝箱,中级宝箱的效果持久而爽。

    更何况,论文本来就要写的。别的医生费尽心思,花费几个月的时间,鸡蛋里挑骨头的找病例做手术,最后攒一篇论文出来……凌然不仅省去了找病例的步骤,而且能多得一个中级宝箱,自然是爽爆了。

    唯一可虑的是,论文可不好写啊。

    云华大学医学院的本科教育在省内是数一数二的,即使如此,本科生也没有得到多少论文训练。

    大一大二的学生读点基础科学,学学化学、数学什么的,最多加点医学史、人体解剖学、医学免疫学什么的。

    大三的时候学点病理药理,再熟悉一下尸体什么的,到了大四,才能稍稍接触一些真正的临床医学,期间还背着四六级考试、考研实习等等问题,到第五年,也就是凌然现在,忙忙碌碌的实习生涯,根本抽不出多少时间来。

    要写论文,不光得抽时间来做查资料,找案例,甚至得有重新学习的准备。

    当然,做医生必然是要终生学习的,凌然也是有思想准备的,甚至有所期待,他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快。

    懵懵懂懂的答应下来,凌然就去找周医生了。

    理论上,周医生依然是他的带教老师,霍主任只是加塞的。

    再者,霍主任的工作极忙,他愿意带着凌然言传身教就很不错了,想让他做基础补习是不可能的。

    反而是周医生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说话也好听。

    “霍主任让你写的,还答应给你第一作者?”倒是周医生听了凌然的描述,陷入了茫然当中。

    凌然点头,道:“无术野下徒手局部压迫止血行肝缝合,大概是这个方向的论文。”

    “你小子运气真好啊。”周医生根本没细听凌然的话,却是继续感慨着。

    凌然低头望着周医生,他从小就听各种感慨性的赞美,知道说这些话的人,总会自带解说的。

    “云医急诊科主任,你知道是啥意思吗?”周医生啧啧有声。

    凌然默默摇头。

    “咱们云华是省属医院,所以呢,咱们云华市急诊科的主任,向来都是昌西省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的常务委员,是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的委员……明白我的意思吗?”周医生望着凌然。

    凌然摇头。他一个刚毕业的医学生,哪里关注过这些。

    “这么说吧,霍主任就是咱们云华市急诊学的头牌,在省内的急诊医学界,也都是红人。”周医生好心给凌然解释,道:“他要你写论文,你这个论文,八成就已经发出去了。”

    凌然笑了一下。

    周医生微笑:“你也明白了?”

    “你说霍主任是头牌。”凌然的表情似乎很认真。

    ……

    急诊室里的笑声,总是短暂而匆忙的。

    凌然很快回到了抢救室,再次跟着霍主任满世界的晃悠。

    作为急诊室的科室主任,霍从军亲自出手的时候很少,今天如果不是为了给凌然机会,他都不会亲自出手的。

    而对凌然来说,有了上手的经历之后,再观察其他医生的处置,经验一样涨的飞快。

    实习生和住院医们,拼命的寻找上手机会,主要是新人上手太难得了。正常情况下,主治们根本不敢将病人交给他们来处理,这也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一方面,资深医生手里的工作多的做不完,另一方面,新人们想要碰一下病人都难得。

    总而言之,外科医生最重要的是第一次。

    第一次缝合,能够充分的体会到人皮的坚韧与组织结构,那是缝多少次香蕉和猪皮都感受不到的。

    第一次开刀,第一次切除,第一次实地诊断等等,也都是如此。

    偏偏外科医生们最难得到的也是第一次。

    缝合总能轮到,主刀就困难了,偶尔有实习生能碰到阑尾,刚入职的住院医在规培期间,能随意玩到的也就是阑尾了。

    再进一步,想要碰一下患者的肝脏或肾脏,没有三五年的准备是做梦。

    或者,就像是凌然那样,直接一胳膊插进去。

    成功了,能得到一篇SCI的论文,失败了,职业生涯结束都算好的,吃官司都有可能。

    所谓人命关天,要不是车祸患者已经失血休克,进入到濒危状态,凌然又掌握了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法,信心十足,否则,他是不会贸然去插胳膊。

    不过,也是因为今天的意外,令凌然被急诊科的医生们重点关注了。

    大家既是承认凌然“有把刷子”,更多的,则是防着他突然上手。

    无术野、徒手什么的,听起来碉堡了,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但正因为它的难度高,大家才不想给凌然再尝试的机会。

    现在都是首诊负责制,你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所以,用着常规方式操作的医生们,对凌然是更加警惕了。

    凌然自己似无所觉的样子。

    他也并不在乎。

    不像是很多医学院的学生,是出于社会因素而报考,凌然从小就对医学充满了兴趣。

    他在形成自我的世界观人生观的时候,是在诊所里。

    对于人与疾病,凌然有着太多的好奇与疑问。人际关系反而是他不擅长也不太关心的地方。

    处置室和抢救室里的主治们的担心,更是没有被凌然放在心上。

    不过,他也没有越俎代庖的意思。

    实际上,剩下的患者,也没有适合他出手的。

    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法本身并不完美,适合它的地方并不多,尤其是在急诊科的抢救室内,往往都有更好的替代品。

    凌然帅了很多年了,低调都来不及,对耍帅并没有什么执着。

    下午的急诊室,稍稍轻松一些。

    霍主任按时下班,凌然临走前,特意去看了看适才的车祸病人。

    几个小时过去了,病人依旧沉睡,身边多了几名20岁左右的青年人。

    “凌医生,谢谢你救了教练。”一名瘦瘦高高的年轻人看到了凌然,走上前来打招呼,又道:“我真是没想到,好好的人,突然就撞车了……”

    凌然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白大褂,道:“不能算我救的,你教练是霍主任主刀的。”

    在医院里,主刀是谁,还是很严肃的,不能随便吹牛。

    瘦高的年轻人笑道:“您别谦虚了,视频我都看到了,要不是您跳上去给按住了,流血都要流死了。”

    “视频?”

    一看他的表情,年轻人就知道凌然是真不知道,赶紧拿出手机来,打开一个视频,递给凌然道:“就是这个。”

    手机拍摄的视屏,稍有一些抖动,但镜头的焦点,却在凌然身上。

    白衣天使大帅脸,基本就是开始阶段的主题了。

    几秒钟后,就见凌然完成了七步洗手,两手前屈,扎着手,默默的穿过抢救大厅的中廊,穿过多名白大褂的围观,再穿过霍主任与赵乐意组成的夹层,将手直直的插入仰躺在病床上的患者腹部。

    与此同时,手机的主人也惊叫一声,调高了声音,凌然听起来还颇有些耳熟的感觉。

    “患者是肝包膜下出血……”

    “主任,血止住了。”

    “凌然上平床……”

    视频的焦点是凌然,而他身边的声音,也伴随着抢救室内的噪音,一并传入了观看者耳中。

    听着几名医生的对话,看着几名医生的动作,最后再看凌然爬上平床,撑着手臂一起进手术室的场景,此时,手机视频里,猛然响起了“咚咚咚咚”的鼓声,如同人的心跳似的,紧接着,就是激昂的音乐声:

    “傲气面对万重浪……”

    “热血像那红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