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十八章 有空

第十八章 有空

作品:《大医凌然

    周一。

    早上的急诊室,给人以井然有序的感觉。

    附近没人干仗,没有突发事件,也就没有急匆匆的救护车往来。

    凌然给一位骑电动车摔破了头的上班族缝了四针,就再没有接到任务,于是在王佳护士的帮助下,一个个的辨认和熟悉急诊室里的器械和设备。

    平日里急躁的恨不得飞在半空中的王佳护士,此时温柔的不行,就差手把手的教导凌然了。

    还好此时没有其他实习生看到,否则怕是要嫉妒的飞起。

    医院的设备器材种类繁多,且颇为金贵,普通实习生别说上手了,能认一遍,都得带队老师心情好,面子大,还得有空闲下来的。

    这些条件要凑起来有多难呢,大部分小医生都是在入职医院的第二年,开始规培的时候,才真的上手接触了常用设备。非常用的,有的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一定用得到。

    一圈认过来,王佳护士说的口干舌燥,凌然对急诊室的了解也上了一个台阶。

    “喝瓶饮料。”凌然在自动售卖机上买了一瓶可乐,递给王佳,算做是劳务回馈。

    王佳护士谦让着,说:“你喝吧……”

    “我平时是喝水的。”凌然停顿了一下,道:“我看你们挺喜欢买饮料喝的。”

    “你知道我喜欢喝可乐啊。”王佳手里抱着冰可乐,再也舍不得喝了。

    凌然笑一笑,再说两句话,才返回休息室。

    实习生们随身携带来的小件物品,都被允许放在等候的办公室里,入目所见,除了水杯盒饭之外,最多的就是横七竖八的充电线和课本。

    玩手机的,读书的,各做各的事,只在大门开启的时候,机警的抬起脑袋,像是一群穿着白大褂的猫鼬似的。

    凌然向众人笑一笑,自到角落里,打开背包。

    一管拇指长的绿色液体,夹在内侧的海绵包裹中。

    仔细看,有点像是极小罐装的饮料,只有50毫升的样子,泛着微微的绿色。

    无论是摇晃还是在灯光下,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罐子的外壳更是坚硬,凌然尝试过敲击,有类似于金属的感觉。

    凌然并没有动精力药剂,现在不知道这东西是常见物品,还是稀有物品,总得观察观察再说。

    他拿出一只笔记本,将适才听到的重点记录下来。

    这项工作,他做的很细致。

    事前准备是做事成功的不二法门,正因为如此,凌然才会在得到系统的第一天,先给自己做精神病测试。

    而在获得了大师级缝合法之后,凌然也没有放松对医院的了解。

    现代医学是建立在仪器和药物上的医学,是建立在现代科学上的医学,再强的操作技能,没有合适的仪器药物也是无根之萍,就好像缝合,说起来简单,但若是没有多种多样的缝线,没有现代工艺的缝合针,没有完备的消毒措施,照旧是危险重重的手艺。

    了解自己所在的医院的仪器情况,药物倾向,是必不可少的。

    将记忆里的信息全部记录下来,放好本子,凌然才起身伸了个懒腰。

    “凌然,急诊室忙不忙?”一名实习生见凌然要走,连忙喊住了他。

    凌然站定了,想了想,道:“很闲。”

    “喂,‘闲’是不能随便说的。”

    “呸呸呸。”

    “医院这个地方很邪门的,一说闲准要忙起来。”

    几名住院医连忙站起来提醒凌然,并积极的普及医院迷信。

    凌然愣了愣,道:“但是,对我们来说,科室的病人多,是好事吧。”

    此言一出,办公室里的住院医和实习生们都愣住了。

    “呀,今天真的很闲啊。”

    “闲的蛋疼。”

    “估计会闲到下班吧。”

    一群医生和准医生,充分的掌握了迷信的新角度。

    凌然的脑海中,也随之蹦出了新任务:

    新手任务:治疗病人

    任务内容:一天内,完成多次治疗

    任务奖励:每完成10次治疗,奖励初级宝箱一只

    当前进度:(1/10)

    凌然暗地里撇撇嘴,同样是治疗,区别可是极大的,如果只算次数的话,10次还是很容易完成的。

    心里好奇着初级宝箱中的物品内容,凌然也浑身充满了干劲,但他懒得像其他人那样念叨,遂用出迷信大法。

    只见他昂首挺胸,站北朝南,面向日出方向,轻轻的吐出一个词:“闲……”

    砰!

    “住院医都跟我来。”资深护士刘菲冲门而入,喊了一句,顿了顿,又看到高人一等的凌然,顺口道:“凌然也来。”

    紧接着,刘护士就回身快走了起来。

    几位住院医对视一眼,表情都变的振奋起来。

    这是有大任务啊!

    凌然亦是跟着人群,快步跟上。

    半分钟后,所有人都在急诊室的侧门外,排好了队。

    “城郊工厂发生爆炸,初步估计是锅炉造成的。现场有多名伤者,已经在路上了。”急诊室主任霍从军的语气缓慢稳定,令躁动的人群逐渐安静下来。

    对云华这样的工业城市来说,工厂制造的意外伤害的情况并不少见,急诊室早有一套操作方案,包括住院医在内,都有接触过。

    只有凌然是纯粹的新人,站在人群中,像是第一次喝水的长颈鹿,既不怕被食肉动物袭击,又不知道该怎么叉开腿。

    面相普通且随着年龄增长逐渐变丑因而愈发善良的老好人周医生看到了,干脆走过来,笑一笑,道:“凌然,你一会跟着我,听指挥做事。”

    凌然立即点头。

    现在让他做个缝合什么的,他是绝对的自信。但是,病人的问题却是千奇百怪的,没有相应的经验,很容易就会搞砸。

    有些工作,稍稍搞砸一点,并不会太糟糕,而医生搞砸了病人,造成的结果就太惊悚了。

    这就好像拼乐高,拼错了没有关系,组模型组错了就很难弥补了。

    每一名病人,都是限量版的……

    凌然站在周医生身后,默默调整着呼吸,等待着繁忙的时刻的到来。

    半分钟后,就听马路上,滴污滴污的救护车声,由远及近。

    “都准备好了。”霍从军依旧稳如泰山,对他来说,这只不过是日常的一部分而已。

    需要集中精力来处理的日常,但依旧是日常。

    天上的人间,地上的医院,都是既耗精力又耗体力的工作。

    凌然背后微微发潮,仿佛第一次拆开正版变形金刚盒子的感觉。

    转瞬,第一辆救护车刹车在了门口,洞开的后门,送出一具血肉模糊的人体……

    “送抢救室。”霍从军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第一队人,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白大褂瞬间染血。

    剩下的人,则是继续等在门口。

    然后是第二辆车,第三辆车……

    待到第四辆车的时候,车上的病人已经可以自己下车了。

    主任霍从军的命令也变成了“送处置室”。

    周医生压着凌然,待到第五辆车才上去。

    这一次,凌然看到的是足足六人,伤势最重的,是眉骨撕裂。

    “清创,缝合!”周医生面色严肃,心中犹如北方人看雪一般宁静。有凌然的帮忙,他可是轻松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