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十章 我是实习生

第十章 我是实习生

作品:《大医凌然

    “王护士,今天的急诊病人不多啊。”年轻的住院医颠颠的跑到小护士面前,递上一瓶冰红茶。

    “我不喝甜的。”王佳没接饮料。

    “看我这个记性。”住院医拍拍自己的脑壳,又笑道:“都到这个时间了,大家累坏了吧,总该我们上阵了。”

    住院医与护士是同事,不比没人疼的实习生,让人家等了半天时间,都没上手的机会,也不是很地道,王佳的语气软了一些,说:“现在没活呢。”

    “急诊科还有没病人的时候?”住院医笑了。

    急诊科等于是医院的筛选科,大一些的医院急诊科,每天都要转诊大量的病人到其他科室,尤其是危重病人,多是做简单的处理并稳定生命指针后,紧急送往手术室。

    可以说,只要急诊科想做事,一天到晚有做不完的工作。

    住院医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跑到急诊科来蹭手术的。

    王佳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有将处置室里的情况说出来,只道:“今天的病人情况比较特殊……”

    “不怕特殊的,我们啥都能干。对吧,老吴。”另一名住院医凑了过来,勾肩搭背的说话。

    老吴郑重点头:“不管是上面卡了乒乓球,还是下面塞了乒乓球,我们都能取出来。”

    王佳当了几年的护士,哪里是两名住院医的荤笑话就能击倒的,绷着脸道:“我们急诊科的标准,是取高尔夫球。”

    “高尔夫球怎么可能……”两名才入行的年轻人登时被秒杀。

    “行了,吴医生,李医生都跟我过去帮忙吧。”护士做久了,都会有些刀子嘴豆腐心。王佳嘴上不饶人,机会还是要给住院医们的,至于能不能抓住,那就是科室主治和主任们的决定了。

    隔着几米远的办公室里,实习生们眼巴巴的望着外面,却是连刀子嘴都没等来。

    吴医生和李医生兴冲冲的跟在王佳身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迈进了处置室。

    跨过门槛,熟悉的燥热扑面而来。

    医生、护士,病人和病人家属,在小小的处置室里往复奔走,深深吸一口气,仿佛就能吸到令人烦躁的气息。

    吴医生和李医生的心情却是截然相反。他们珍惜每一次动手的机会,不管是取乒乓球,高尔夫球还是排球,责无旁贷。

    “周医生,这几位都是等着缝合的吧,要不要我们帮手。”吴住院先找到熟悉的急诊科医生,然后望着隔离床上坐着的几位花臂大哥流口水。

    在急诊科蹭了一段时间手术,他也摸清了医生们的脾性。主任和副主任隔的太远且不去说,主治一级的,周医生是最愿意给机会的。

    当然,这也可以解释成他虽然长的丑,但为人和气,又乐意偷懒。

    周医生正在慢悠悠的给一名花臂大哥清创,口中道:“缝合是要缝合的,不过,他们不归我管。”

    “咦?改分配了吗?”吴住院奇怪的看看两边。

    急诊室也是分床管理的。一名主治医生或资深住院医生,会负责十几张床到几张床不等,哪个病人安排到了哪张床,就归负责医生来管,以确保责任到人。

    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都只处理疾病本身,病人的其他麻烦,就全部分配给主治和资深住院医来日常维护了。

    在吴住院等人的印象里,面前的几张病床都是周医生的。

    周医生自己却很无所谓的道:“他们几个要求凌医生处理伤口。”

    “凌医生是哪位?”这个姓并不常见,吴住院不禁左右打量起来。

    “就那里呢。”周医生指了一下。

    身为地头蛇,他并不愿意给过江龙打广告。

    顺着周医生指点的方向,吴住院一眼看到了坐在隔间里的凌然。

    “他不是实习生吗?”吴住院惊讶的喉咙都敞开了。

    周医生愣了一下,问:“你认识?”

    “他今早跟着实习生们,一起过来的。”

    “那你估计弄错了。”周医生失笑。别的可以作假,医术是做不了假的。

    就凌然的骚技术,缝过的皮铺起来,估计能帮荷兰人再圈一个台湾,怎么可能是实习生。

    吴住院也不是太了解情况,他的心思主要还是在练手上面,打了个哈哈,将此事略过,又道:“我看有好几个病人等着呢,要不然,我们先去帮忙?”

    旁边的李医生也连连点头。

    周医生呵呵的笑了两声,道:“你去问问病人愿不愿意吧。”

    “来看急诊的,还有选医生的?”吴住院莫名其妙。

    周医生瞥他一眼,道:“人家要选,你能怎么样?”

    吴住院被问住了。

    同来的李住院医不信邪,找了个面相和善,胳膊上纹了只独角兽的花臂大哥,笑问:“你的伤口疼不疼?坐过来,我先帮你缝合吧。”

    喜欢独角兽的男孩子,总不会太暴力吧。

    面相和善的花臂大哥却是不屑的看了李住院一眼,道:“我等凌大夫。”

    “你这就是一个简单的缝合,谁做都一样。”李住院医为了能上手,对独角兽大哥比对女朋友还上心。

    独角兽大哥嗤笑一声,道:“别以为我是雏儿,你们云华的急诊室我来的多了,还谁做都一样,看到我胳膊上的雄鹿没?”

    “这是鹿?”李住院医瞪大了眼睛,望着一只角的鹿头陷入了沉思,现在的纹身师都不看动物世界的吗?

    独角兽大哥恨声道:“这个鹿角,就是被一个白痴医生给缝偏了,只能洗成独角兽了,你要是再给我缝偏了,怎么办?”

    “改马头喽。”旁边的花臂大哥大笑三声:哈哈哈哈!

    “容易被认成驴头。”

    “驴头算人家给面子,可以说是屌大。变成骡子就惨了。”

    几个人显然是讨论过这个话题的,一说起来,都笑的东倒西歪。

    “断尾虎,歪脚龙,木罗汉,你们得意什么?”独角兽大哥举起胳膊来,血淋淋的独角兽很是萌萌哒。

    吴医生忍着笑看过去,只见断尾虎大哥的胳膊上,老虎尾巴明显不对了。

    歪脚龙倒是没那么明显,要仔细看才发现,龙肚子底下的云朵是用爪子盖出来的。

    木罗汉却让吴医生有些不明白了。

    做医生的,都喜欢解题。

    吴医生冥思苦想。

    木罗汉的主人在吴医生的眼光下愈发不爽,道:“我以前纹的是十八罗汉。白痴医生。”

    吴医生愣了一下,好悬没笑出声。

    “你们正好伤了纹身,这个也没办法。”吴住院掩饰着笑容,顺便解释道:“你们当初的伤口估计比较大,肌肉组织估计都翻起来了,清除了创面以后再缝合,肯定不能和以前一模一样。”

    “你不会缝就不会缝,还那么多话。”几个人都不耐烦听他的话。

    吴住院正色道:“不是我不会缝合。缝合也是看条件的,不是想缝成什么样就缝成什么样的。”

    “人家整容医生怎么能随便缝的。”独角兽大哥听的更不乐意了。

    他现在也习惯独角兽了,至少女孩子们喜欢,真不想换成马头或者驴头了。

    吴住院被对方的逻辑给打败了,想了几秒钟,不自在的道:“总之,纹身受伤,能不能缝好,不在于技术,在于受伤的情况,是很看运气的,整容医生也只能帮你缝的伤疤小一点。”

    独角兽大哥忽的笑了,道:“差点都被你给唬住了。我看你就是个老混子,明明不能打了,还吹翻天了。你看看人家凌大夫,怎么缝怎么行!你呀,就是水平不够。”

    他这么一说,几位受伤的花臂兄弟纷纷赞同,认可凌大夫,并齐齐嘲笑吴住院“水平不够”。

    吴住院满脸涨红。

    读了十几年书,次次考试年级前列,高考成绩在全省前5000名,入读985医学院,刻苦攻读整五年,保研本校再为导师做牛做马四年时光,终于杀出重围入职全省著名的云华医院,早出晚归,熬夜读书,排队急诊科外争取一切机会,然后……

    竟然被几位花臂大哥讥讽水平不够?

    吴住院轻哼一声,也不想着蹭缝合了,起身就往凌大夫所在的隔间而去。

    吴住院一边走一边还在心里念叨:缝合无非就是缝合罢了,还能缝合出一个花来不成?

    紧接着,他就见到了凌然的操作。

    朴实无华?

    不存在的。

    看那飞针走线的动作,外行人也知道是不简单的。

    有一瞬间,吴住院是很想讽刺一句“浮夸”的。

    但是,望着患者脊背后面,被劈开了脑门的大雕,慢慢的恢复如初。吴住院真的是说不出这个词。

    凌然从进针到打结的每一个动作,已不仅是标准了,更可以说是深思熟虑,否则,正常情况下,患者背后的雕爆头了,是合不拢的。

    只不过,普通医生其实不会为一个纹身考虑这么多。

    医生是治病救人的,又不是你的纹身师。精巧的医术,更愿意被他们用在病人的皮内,而非皮外。

    当然,大部分医生都是不掌握精巧的医术的。

    大部分的医生的精力,更是有限的。

    除了住院医生。

    吴住院想到此处,突然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泪目之情,起码持续了五秒钟。

    接着,吴住院就收拢了情绪,压抑住冲动,踩下尊严,带着住院医的没皮没脸,来到了凌然身后,用美声腔赞美道:“凌医生,您缝的真好。您这个是怎么练出来的!”

    住院医的学习精神就是这么纯粹。

    已经缝到第10个人的凌然,正期待着任务完成以后,经验值的作用,猛然被问到,不留神就道:“新手礼包送的。”

    吴住院愣了一下,哈哈的笑了起来:“凌医生真幽默,咱们之前在休息室见过,你和实习生们一起来的,还以为你也是实习生呢,你是在医学院兼职?”

    “叫我凌然。我是实习生,不幽默。”凌然的语气有点硬。

    他得注意力集中,才能完成包扎工作,大师级缝合可不包括这部分。

    吴住院顾不上凌然的语气,一句“实习生”就震翻他了。

    吴住院眨巴眨巴眼睛,猛的一拍大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实习生本质上仍旧是没毕业的医学生,见到住院医们,经常都是要叫老师的。

    但是!

    但是……

    这家伙是缝的真好啊。

    吴住院莫名的回想起那个桃子熟透了的季节。30岁的他,凭着单身攒下的生活费,在网上订购了心水许久的捷安特ATX,大一刚入学的小学弟,开着爸爸奖励的宝马330,为他送货上门,身边还有女朋友陪着他一起勤工俭学……

    眼睛,莫名的就湿润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