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九章 折翼的天使

第九章 折翼的天使

作品:《大医凌然

    任务完成度变成了1/10,让凌然感觉良好。

    “周医生,你看看怎么样?”

    凌然特意询问了一句。他并不觉得自己缝合的有多快,有多好。

    事实上,他在医学上的判断力,依旧是实习生水平的。

    这种东西,非得见的多了,才能建立正确的认知。

    就像是在山里常年追猎的土人,非得与其他人比赛交流之后,才能知道自己跑的是快是慢。

    周医生疑惑的瞅了凌然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只是逗自己玩,那也不应该在患者面前逗啊。如果不是逗自己玩……何必问这样的问题。

    难道……他是要求自己夸奖?或者,就是在向自己炫耀?

    周医生一瞬间就脑补种种念头。

    正常的外科医生,都会做一些奇怪的事。

    在手术室里放交响乐,放摇滚,放嘻哈,放郭德纲相声的都属于正常的外科医,喜欢说荤笑话和听荤笑话的,更属于外科医的必备属性。

    喜欢骂人的,以及喜欢被人夸的医生——这个主要看医术的。技术好的,自然有资格骂人,也可以尽情的要求手术室众人来夸赞自己……

    周医生莫名的有些不高兴。他猜测眼前的年轻医生,应该是某个地方医院的高手,来云华镀金交流的。

    同样是实习,实习生、规培生和地方医院的交流医是不一样的。

    周医生想,地方医院能有这样的技术,估计是没少在手术室里受人夸赞,秀出了一身毛病也可以理解。

    主动要缝合,估计就是想露一手吧。

    然而,即使你的技术够赞,但我又不是你科室的小弟,难道还得拍你的马屁不成?

    周医生心里哼哼了好几声,再抬起头来,挤出一丝笑容,道:“缝合的很完美了……”

    内心里,周医生又重新哀叹自己的堕落:唉,社会人啊社会人,就会越来越社会,外院的高手也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好。

    踩在世俗的泥潭中,周医生一边怀念着青春梦想与节操的逝去,一边故作镇定的问:“咱们之前没见过,怎么称呼?”

    他猜测着,人家露了一手,自然是想要留名的。就像是某位大侠,费尽心思的碎个大石,倒拔个垂杨柳,打个老虎什么的,不就是为了出名吗?

    周医生看在人家的技术的份上,决定配合一下。

    凌然作为实习生,自然是有一答一,道:“我是凌然,昨天刚分配到急诊科。”

    “凌然啊。”周医生拼命的回忆。

    “凌医生,你的手好修长,特别适合做外科医生。”小护士王佳平日里对实习生不假颜色,却是毫无抵抗的倾倒于凌然的颜值之下,甚至不惜用“医生”来称呼他。

    要知道,刚开始实习的医学生,若是能被患者们称呼一句“医生”,浑身都会飘起来,如在云端。

    若是能被其他医生或护士称呼一句“医生”,医学生们形成的云彩立即就能抖落出雨来。

    凌然也很高兴,给了王佳护士一个大大的笑容。

    小护士王佳浑身酥软。

    “周医生有空吗?三床来了病人。”又有护士跑过来喊人。

    急诊室是永远不缺病人的,胸口中刀的病人着急,嘴里塞着灯泡的病人也着急。

    周医生点点头,跟着护士就走,身后的凌然毫不迟疑的跟上去。

    做实习生,就是要蹭一切能蹭的机会才行。

    王佳也被其他护士叫走了,医生有医生的忙碌,护士同样没得轻松。

    周医生不太乐意让外院高手跟在身边,但也没说什么。

    过来找人的护士更没有意见,只是瞅了凌然一眼,就先介绍起了病人的情况:“三床自述被人砍伤头部,并出血超过一个小时,有喝酒,无昏迷,无恶心呕吐,没有口鼻外耳道流血,没有肢体活动障碍……”

    到了三床,就见一位纹着花臂的年轻人,三角眼,塌鼻子,肌肉发达,双腿盘在床上,一只手将纱布紧紧的按在脑袋左侧,还呲牙咧嘴的与两名年龄相仿的社会哥说笑。

    “哎呀,医生来了。医生,快看看我大哥……”陪床的男人年龄还要大一点,见到白大褂,声音一下子飙了起来:“我大哥被上百人追着砍啊,要不是功夫好,今天就过不来了,你们可得给他缝好了……”

    “你不让开路,我怎么看啊。”周医生也是一阵无语,又道:“病人家属出去等吧,有事会喊你的。”

    “不行,我们得在这里看着。”两名小弟坚决的摇头,眼睛瞪的足有铜铃大。

    “这里地方这么小,你们站着,我怎么操作。”周医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话也说的不温不火。

    医生是不能选病人的,尤其是急诊科的医生,面对的医患关系更是复杂,真真是急不得也燥不得。

    两位小弟摇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大哥跟前没有人不行……”

    “留一个人缴费就行了,另一个人就到外面等着。”周医生声音平和。

    “刚才已经交过钱了!”两名小弟有点慌。

    “伤的这么严重,肯定要补缴的,你们留一个人就行了。”

    周医生说着话,再伸手拨拉一下,两名小弟顺从的让开了位置。

    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但是,周医生期待的清静并没有来临。

    花臂大哥得到了局麻之后,浑身爽利的不要不要的,一边接受清创,一边吹嘘起了自己的作战史。

    他说着话,伤口就会颤动,周医生提醒了两句,却架不住人家忘性大。

    勉强做了清创,周医生已是汗流浃背,放下镊子,再次警告道:“现在要做缝合了,你就不要说话了,否则针刺错了位置怎么办。”

    “针刺错了位置,就是医疗事故,你们就得赔钱。”花臂大哥不为所动,道:“治伤是你们的事,你们得做好了。人家关羽关云长刮骨疗伤还喝酒吃肉,聊天下棋呢,扁鹊也没说不让吧。”

    周医生无语望天:“刮骨疗伤的是华佗。”

    “呸,别的事我不知道,关二哥的事我没有不知道的。亏你还是文化人呢,华佗刮骨疗伤?笑掉大牙了。”

    “华佗是……算了。”周医生头一转,问凌然道:“缝合你来?”

    外院高手要来炫技,那就给他一个难的。

    周医生暗戳戳的想着种种结局。

    凌然毫不迟疑的走上前去。

    在实习生眼里,每一次练习机会,都珍贵的像是新买的充气娃娃。

    “麻烦向侧面转一下。”凌然调整了一下位置,拿起了持针钳。

    花臂大哥早就注意到年轻的凌然了,颇不满意的道:“怎么就换人了?我给你说,我去过的医院多了,今天的口子你们要是缝不好,你们都别想好过……”

    大哥正滔滔不绝间,突然注意到周医生神色不属的,更加不满:“喂,你什么表情!”

    周医生收回险些掉地下的下巴,骇然的望了凌然一眼,再对花臂大哥道:“你的伤口缝好了。”

    头部缝合在外科医生眼里一点都不难,但是,在对方说话的同时,快速完成缝合,这么骚的操作,他真的是头一次见。

    类似的技术,真要用得上的话,得是非常高端的手术了,例如心脏不停跳的心外手术中,血管乃至于二尖瓣的缝合就可能面对不稳定的环境。

    但是,这么高难度的缝合技术,用在一只光秃秃的脑壳上,太浪费了吧。

    刚刚完成了皮下进针,持钳打结,间断缝合的凌然,才不觉得浪费呢。

    他帅气的收起器械,掰着花臂大哥的脑袋转动两下,像是扭动玩具变形金刚的脑袋似的,满意的道:“挺完美的。”

    镜子里,花臂大哥的头部伤口,只余下片片污血,纤细的缝线完美的拉住了伤口,不仔细找的话,根本不能确定位置。

    以凌然的性格,就得缝合成这样,才能心气舒展出来。

    他在学校里最烦的,就是那些将香蕉缝出凸点的女生,一点都不美型。

    “这比砍的时候还快,恩,缝的也好,对的齐……”花臂大哥常年进出医院,也是个识货的,感慨一声,立即道:“医生,给一张名片呗,我们再有事都找你。”

    凌然还真有点心动,一边包扎,一边道:“我没有名片。不过,我就在医院工作。”

    花臂大哥“啪”的一拍大腿,道:“就这么定了,我再去砍几个人,有兄弟受伤了,都给你送过来。”

    他说的开心了,甩着另一条没伤的大胳膊,吆喝起来:“兄弟们,跟我砍回去。”

    “砍回去!砍回去!”急诊室外,不知何时又有花臂小弟来了,声音齐齐整整的像是一家人似的。

    凌然看着2/10的任务完成度,竟然莫名的有点小期待。

    每一位折翼的天使,都是医学实习生的珍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