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99章 黑白花(求月票)

第299章 黑白花(求月票)

作品:《大医凌然

    戴蒙德紧闭的双眼,流出了两行清泪。

    麻醉护士看到了,立即喊道“白郎醒来了。”

    “挺快的嘛,运动员就是恢复快。”麻醉医生笑盈盈的过来了,用英文说“大郎(big-son),感觉怎么样?”

    戴蒙德愣了愣,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儿子?我没有给人说过。”

    说着,戴蒙德就用手去摸自己的腰,紧张的问“你们调查过我吗?你们偷走了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自己就惊慌起来。

    “我说早了,这货可能有术后幻觉,血压心律看着还可以啊……”麻醉医生费劲的听懂他的南非英语,对麻醉护士摊手

    戴蒙德此时已经乱动起来了,而且尝试着自己伸手拔管子。

    “完蛋货,这厮是二郎。”麻醉医生一看就扑了上去,且大声喊“再来个人。”

    细胳膊细腿的麻醉护士也瞬间醒悟过来,赶紧上来帮忙。

    苏醒室里的另一名男护士快速上前,熟练的压住了戴蒙德,问“要不要用药?”

    “先等一下,可能是咪达唑仑的副作用。”麻醉医生看着戴蒙德的狂躁情绪减少,稍微放松了一点,道“最怕这种大郎变二郎的,别人都是三碗不过岗,他就要打老虎,我们长的像老虎吗?也就小曲有这个潜质。”

    小曲是麻醉护士,娇娇小小的,手里却拿着一根粗大的针头,摆来摆去的道“现在还说什么母老虎的,太老土了吧。”

    “嘿,你还嫌弃起来了。”

    “我刚进麻醉科的时候,就听过你这种笑话了,你们男人呀,就开头几分钟有意思,后面就没一点新意了。”小曲毫不示弱,荤笑话张口就来,又道“潘医生,你知道为什么身体健壮的男人到你这里就容易变成二郎吗?”

    “我不姓潘。”

    “上次病人都在那里叫,潘医生潘医生的,笑死我了。”

    “是你们乱传的吧。”不姓潘的麻醉医生脑门子上的青筋直跳。

    “手术做完了?”戴蒙德的身体忽然松弛了,用南非英语小声的询问。

    三个人一下子都轻松下来。

    不姓潘的麻醉医生露出微笑,用音调奇诡的英语道“手术顺利,你再吸点氧气,稍等一会送你回病房。”

    “我的腿好了?我的腿会好吧?”戴蒙德瞪大眼睛,看着麻醉医生。

    后者忽然有些尴尬,道“具体情况,你得问你的主刀医生。”

    “你刚才说手术成功了,成功了,就是腿好了的意思吧?”戴蒙德重复询问。

    不姓潘的麻醉医生恨不得给自己一针药,睡着了算了。

    他看看旁边两名看好戏的护士,无奈的道“手术成功了,你的腿会好起来的。”

    “谢谢,谢谢……”戴蒙德突然就哭了起来,而且是抱着麻醉医生呜呜的哭,口中不断的重复“我要给家里买食物,我要给妹妹买衣服,我要给弟弟买一双鞋,给妈妈看医生,买保险……我的腿不能断的,医生,谢谢你,我的腿不能断的……嘶……”

    “给拿包纸巾吧。”麻醉医生叹口气。

    护士小曲拿了包纸巾过来,好奇的道“他说什么了?”

    “养家糊口的男人能说什么。”不姓潘的麻醉医生长长的吁了口气,自失一笑,道“无非是怕死了都担不起来的责任罢了。”

    护士小曲的还没意识到什么,旁边的男护士一下子呆住了。

    “医生,谢谢你们。”戴蒙德依旧眼中含泪的呢喃着。

    麻醉品对不同的人的作用是不同的,就像是喝了酒的人,有的哭,有的笑,有的想打炮,有的狂躁不安,有的倒头就睡。

    戴蒙德平日里就爱哭,现在哭的更伤心了。

    护士小曲有些嫌烦,就算是“thank-you”听多了也会变成牢骚。倒是男护士,心有所感,主动要过了看护的责任。

    他一直将之照顾到了离开苏醒室为止。

    男护士等到病房的护士接手了戴蒙德,转身就去了手术室,再脱光衣服,将自己塞入淋浴间,痛痛快快的流起泪来。

    ……

    凌然与莫里斯医生约好了时间,来到病房。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给戴蒙德留了个豪华套房,也就是所谓的高干病房,比不上刘威晨要求的总统套,但也是有一个小客厅,有一间卧室的独立房间。小客厅还有落地窗,阳光明媚。

    戴蒙德的病床在大大的卧室的正中间,病床背后有氧气等设备的插口,左右则是全套的急救仪器。

    医院的豪华套房与酒店的豪华套房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这里想死会更难。

    莫里斯医生走到门口,特意揉了揉脸,以保证笑的自然。

    “哈哈哈哈……戴蒙德,恭喜你,手术做的很顺利……”莫里斯推门就先宣布喜讯。

    戴蒙德果然欢喜的转过身来。

    凌然非常确定这一点,因为戴蒙德刚转身就让系统“叮”了起来。

    成就病人的衷心感谢

    成就说明病人的衷心感谢是对医生的最大褒奖

    奖励初级宝箱

    就算是凌然,也不得赞扬一下戴蒙德同志。

    产量太高了!

    如果说普通病人是奶牛的话,戴蒙德就是纯种黑白花奶牛。

    他吃的是啥不知道,挤出的宝箱是真不少。

    三口初级宝箱了,可谓是独一无二了。

    凌然不由想,戴蒙德如果在医院里多呆一段时间的话,不知道能有多高的产量。

    就算按照目前一个手术三个宝箱的量,凌然如果给他做一套断指再植、tang法缝合外加减张缝合的话,至少还得有9个宝箱吧。

    若是再将垂直褥式之类的用起来,推拿再配起来,四舍五入起码是1000个宝箱吧。

    凌然越想越精神,看着戴蒙德的眼神,都是友好而真诚的。

    “凌医生,我的跟腱好了吗?”戴蒙德小声确认“可以参加训练和比赛吗?”

    “现在还看不出来,要等你进行了复健以后,才知道具体情况。不过……”凌然想了想,道“从我的角度看,你的跟腱缝合的挺不错,你好好配合复健,重返赛场,甚至恢复到原有的状态都有可能。”

    叮。

    又是一只“衷心感谢”的宝箱砸在凌然面前。

    凌然忽然有种正在被病人的红包砸的感觉。

    “我给你做个体格检查吧。”凌然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白拿人家的“衷心感谢”吧。

    凌然认认真真的给戴蒙德从头到脚的做了一组体格检查,找到了四处隐疾,方才满面安心的离开。

    有点没那么担心跟腱的戴蒙德,遥望着凌然离开的背影,又是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