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96章 太客气了

第296章 太客气了

作品:《大医凌然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

    谈话室内,阳光明媚。

    敞开的两扇窗户,有清新的风吹进来。

    晨曦的光线柔和,好像美丽女子的薄纱轻抚,让人有抓住它的冲动。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除了戴蒙德垮塌的脸,和夸张的泪水。

    两行清泪这个词,中国人都是常常见到的,但是,真正的两行清泪出现在人脸上,却不是每个人都见过。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医生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是,看着南非白人戴蒙德,不停流下的潺潺泪水,还是让人有些吃惊。

    他面前的茶几,已经汇聚了一小坨的水迹了,像是有人将茶给撒泼了似的。

    “我……抱歉……我真的忍不住……莫里斯医生……呜……嗝……”戴蒙德哭的要抽搐起来了。

    莫里斯医生有些尴尬的劝慰道“戴蒙德,戴蒙德,没有关系的,你不要担心,一切都在控制中的……”

    “我……我知道,我就是忍不住……”戴蒙德抹了一把眼泪,甩了甩,竟然真的有晶莹的泪珠被甩出来,像是水珠似的,落在地上,摔出八瓣来。

    “戴蒙德,只是一个简单的手术……”

    “我知道……呜呜……”

    “这里是世界顶尖的跟腱修补术团队了,你能得到最好的治疗,这是令人高兴的事……”

    “我知道……哇……”

    “戴蒙德,手术治疗是最佳的方案,你是愿意手术治疗的,对吗?”

    “是……我愿意……嘶……”

    在场的中国医生面面相觑,如果说,刚开始看这个身材匀称,肌肉有力的白人运动员哭泣是有些好笑的话,现在就让人有些头痛了。

    他几乎无时无刻的都在哭。

    “戴蒙德,你感觉疼痛吗?”纪天禄问了一句。

    翻译给说了,再转译戴蒙德的话“我不疼,我只是……我不知道……”

    “可以开始了吗?”凌然枯坐了十几分钟,虽然见到了人类学的奇迹,可是依旧……很无聊。

    戴蒙德茫然的抬头,看向凌然,然后又“哇”的哭了起来。

    “这是你的核磁共振片。”凌然有自己的行事方式,对于泪水的免疫力也很高了。有的男人,或许很容易就被女人的泪水所控制,但凌然不会。

    他是亲眼看着老爹凌结粥,如何心甘情愿的被老妈陶萍的泪水给控制的。

    至于男人的泪水,那就更不值钱了。

    凌然用划重点的心情,在发光面板上敲了敲,道“既然要做术前分析,我们就开始吧。”

    国内的病历都有术前讨论、术前分析或术前会诊之类的内容,但照做的医院并不多,尤其是主力术式,往往都是按照标准方案进行操作的,也没有什么再分析和讨论的意义和价值。

    少数需要术前讨论的案例,往往代表着复杂的病情和巨大的风险。

    对于戴蒙德的跟腱修补术的术前分析,则是因为他来自国外。

    凌然左右也没有那么多的手术做,倒也并不反对,只是颇为无聊的催促。

    纪天禄看了戴蒙德一眼,也觉得短时间内要哄好他有些难,于是道“那就开始吧,凌然,你也要注意一下,我们今天不是内部讨论会,更主要的,还要向戴蒙德先生和莫里斯先生介绍情况,说明我们的手术方案,并得到他们的认可。”

    祝同益听的点头,在主座上,像个老太爷似的,道“得到了对方的认可,我们才可以进行手术操作,这是最低要求。”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祝同益对凌然的了解,却是一点都不少。

    他知道,涉及到手术的时候,凌然才会认真起来,才会调动思维去思考,其他时候,他的大脑神经远不够兴奋。

    凌然听到了祝同益说明的重点,摸了摸下巴,道“我一般都是让吕文斌去签知情同意书的。”

    他的目光转向余媛。

    余媛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并用手托了托黑框眼镜。

    “呜呜……”戴蒙德的清泪并未流完,加一点声效之后,再次变成了众人的焦点。

    “戴蒙德!”莫里斯医生露出询问的表情。

    戴蒙德呜咽的道“他刚刚说我的ri……”

    “你的ri没问题。”凌然这次听懂了,直接用英文说了一句,再用中文道“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应该只是细节问题了。”

    “什么问题?”戴蒙德自然而然的询问。

    “首先是缝合方式,要用加强吗?”凌然指着核磁共振片上的断痕,道“采用加强的好处是缝合的牢固,但有可能造成二次伤害,延缓恢复。”

    “牢固,或者影响恢复?”戴蒙德重复着,脸颊上的泪水就变粗了。

    莫里斯医生咳咳两声,道“二次伤害的可能性有多大?恢复时间会延迟多久?”

    众人都看向凌然,这显然是一个关键问题,但是,在场诸人,实际上只有凌然是真的做过方案a的。

    凌然沉吟着,说“不知道。”

    “nooo?”戴蒙德表情夸张的嚎了出来。

    “不知道。”凌然确定道“我的病人还没有因为加强缝合出现过二次伤害的,恢复时间也没有延长,但样本太少了,我不能说概率是0。”

    一群人听着翻译,面面相觑。

    戴蒙德眼泪收了一下,道“那我的手术呢?”

    凌然板正着脸,道“风险依旧是存在的。”

    戴蒙德可怜兮兮的看向莫里斯。

    莫里斯医生轻轻点头,道“我推荐还是采用加强缝合,但选择权在你。”

    戴蒙德擦了把眼泪“那我用加强缝合吧。”

    “好的。但我要提前告知你,如果开始手术,发现你的跟腱条件不适合做加强缝合,我会采用其他缝合方式的。”凌然板正着脸,不像是其他医生那样和颜悦色。

    戴蒙德却是对凌然信心大增,挤着眼睛,又流出几颗泪水,道“只要能治好我的跟腱,怎么样都行。”

    “我知道了,擦擦眼泪吧。”凌然看的难受,递了纸巾给戴蒙德。

    “我天生喜欢流泪。”戴蒙德拿着纸巾,先擦了眼泪,又擤了鼻涕。

    凌然无奈道“你可以之后再看眼科。”

    “好的,谢谢凌医生。”

    戴蒙德话音刚落,就听“叮”的一声脆响。

    一只宝箱出现在了凌然面前,与之相伴的是“衷心感谢”的提示。

    凌然不由的呆了呆。

    这就有“衷心感谢”了?

    这算是……术前的大红包吗?南非人民真的这么……客气吗?

    而且是让人无法拒绝的红包!

    凌然下意识的打开了眼前的初级宝箱,就见一抹璀璨中,一瓶……

    不对,竟是一本技能书浮了出来

    局部解剖经验100次脚部解剖经验获得。

    凌然挥挥手用了局部解剖经验书,并顺势看向雷蒙德的左脚。

    他曾在中级宝箱中开出过“3000次上肢解剖经验”,相比起100次脚步,次数多了30倍,范围更是扩大了好几倍。

    尽管如此,100次的脚部解剖经验,在这个时代也是极其难得的。

    不是研究系的医生,没有大项目组和好平台的支持,一般的医生都很难得到100具尸体的,仅仅是脚部也很困难。

    凌然不由的深深看了戴蒙德一眼,应该说,这是他获得的最容易的“衷心感谢”了,更别说开出来的东西,正好适合本次使用。

    戴蒙德却被凌然两眼给看怕了,刚刚停下来的泪水,又悄无声息的涌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