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95章 收治

第295章 收治

作品:《大医凌然

    戴蒙德坐着轮椅,在空乘大妈的帮助下,登上飞机,从南非约翰内斯堡机场,一路转机来到中国的沪市。

    在接机口看到熟悉的本国医生莫里斯的时候,戴蒙德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我觉得我的脚要坏了,肿的更厉害了。”戴蒙德坐着轮椅,怕的要死。

    “我来看看。”莫里斯医生蹲下来检查了一番,再笑道:“没事,只是正常的肿胀,很快就会消退了。”

    戴蒙德忧心忡忡的道:“我的脚这几天都肿的很厉害,上飞机之前也在肿。”

    “没关系的,做完手术就会好的。”莫里斯医生劝慰着戴蒙德。作为一名私立医院专职运动医学的医生,莫里斯很擅长安慰青少年患者。

    比起成年人,同样的伤情,青少年患者的承受力和忍耐力都要弱的多。对于家庭条件不太好的运动员和准运动员们来说,受伤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压力。

    年仅19岁的戴蒙德,就是一名家庭条件极不好的南非贫苦白人运动员。

    他从中学就开始参加各种级别的英式橄榄球比赛,并借此获得了大学奖学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戴蒙德有望在最近两年加盟职业球队,从而将全家从贫民窟的住所解放出来。

    然而,一场训练赛的冲撞,令戴蒙德的跟腱断裂,近乎梦想破灭。

    跟腱断裂后的缝合,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足够用的,对于职业橄榄球运动员来说,可以说是噩梦。如果是成名已久的运动员,或许还可以凭着经验打球,尚未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年轻人受到这样严重的创伤,再想要继续梦想就只能……

    依靠保险公司了。

    戴蒙德所在的学校有颇为完善的保险,而且极为灵活,虽然不够他去超昂贵医院就诊,但足以支付莫里斯所在的私立医院的费用,以及到中国或印度这样的国家来治疗。

    莫里斯又低声安慰戴蒙德,道:“我帮你找的医生,是中国极有名的医生,他采用的新技术是一名院士发明的,已经给很多人做过治疗了,一些运动员的恢复都很不错。”

    “一些恢复的很不错,另一些呢?”戴蒙德的脑子还是够用的。

    “恢复的也不错,目前没有失败的例子。”莫里斯道:“跟腱修补只是一方面,接下来的康复训练也是非常重要的。做完手术,你有很大的几率,在四个月内进行高强度的训练了。”

    戴蒙德喃喃自语“四个月”,道:“这是我需要的。”

    “是的,你可以来得及参加下一赛季的比赛,甚至赛前的训练。”莫里斯又低声道:“我与你的教练沟通过,他会给你机会的,只要你能通过一个赛季的考验,你就会成为伤愈复出的坚强者,而不是伤者。”

    “如果失败呢?”戴蒙德声音低沉。

    “跟腱修补术失败的话,最严重的后果是行走困难,跟腱再断裂、感染、黏连等等,都有可能造成这样的结果。”莫里斯知道戴蒙德肯定是愿意的,如果不愿意,他也不会坐一天的飞机过来,早前的沟通就会拒绝了。不过,莫里斯还是循循善诱的道:“我亲眼看了凌然医生做手术,他的技术非常好,是世界顶级的技术。你不用太过于担心。”

    戴蒙德沉沉的“恩”了一声,头垂着没什么劲头。

    “我们直接去医院,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开始做检查,然后再与主刀医生见面。”莫里斯不求说服戴蒙德,只要他能理解就可以了。

    莫里斯医生又招招手,就有同来的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住院医上前帮忙推轮椅。

    对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来说,有外国患者来就诊不算稀奇,指名道姓的找某位医生做某种手术,就比较稀罕了。

    外国人到中国的案例其实已经很多了,如靠近俄罗斯的一些城市的医院,常年都有来自前苏联国家的病人。

    中国的医院能够提供标准以上的服务,收费价格又低,就算加上往返的旅费和住宿费用,也能够为外国病人节省不少的开销。

    不过,国内医疗资源紧张,对于这种外国低端客户,既不拒绝也不追求,其与医生们所认为的“飞刀”是有本质区别的。

    飞刀飞的是人,也就是奔着主刀医生而来的。

    只为钱而看普通门诊的外国客户,是算不得飞刀的。

    相比之下,这种带着私立医院的医生,有保险公司支付高额医药费的病人,对骨关节与运动医学公司来说,就很高端了。

    医疗服务一旦高端化,面对的就是全球化的竞争。

    而在全球竞争中获胜,对于任何一家中国医院来说,都是值得称道的事。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用自己久不出动的救护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将戴蒙德送回了医院。

    一众医生更是早早的开始了会诊,连在会议室中装样都不用了。

    “典型的跟腱断裂。”

    “稍微有一点萎缩。”

    “患者身体健康,从数据来看,没有其他疾病。”

    “那回去吗?”凌然望着核磁共振片发了一会呆,稍微有些寂寞的问。

    病人病的太单纯了,虽然挺严重的样子,但是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纪天禄使劲的咳咳两声,道:“祝院士还是很关注这个病例的,我们再装……我们再说一会。”

    凌然只好“哦”的一声,看着几名医生聊的风生水起。

    “谈谈预后吧。”

    “病人的术后康复会回国去诊疗。”

    “在国内呆几天?”

    “最多一周。”

    “那要把石膏之类的固定给弄好。”

    凌然本来是耷拉着眉毛做苦行僧状了,听到此处,猛然竖起了耳朵。

    病人离境了,病床就空出来了啊。

    等于说,这样的病人,根本就不占用病床多久。

    在凌然的脑海中,这样的病人,显然就是五星病人了!

    戴蒙德作为南非的桑勒姆保险公司送过来的首位病人,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本身就是五星级的,但在凌然这里,他刚刚才提升到了五星级。

    “这个病人做完,就会有宣传是吗?”凌然打断了几个人的讨论。

    纪天禄“恩”的一声,问:“你有什么想法?”

    “刘威晨推迟到下周要进行比赛,这个消息有帮助吗?”凌然梳理着自己知道的信息,很认真的样子。

    纪天禄表现的比凌然还要认真一些,正襟危坐道:“他如果不出问题的话,就是有帮助的……会不会出问题?”

    “下周的话,应该不会出问题。”凌然仔细思量着,以运动员的恢复能力,一个星期都可能大变样,

    “太好了,凌然你一定要多呆一段时间。”纪天禄啪的一巴掌拍在腿上,道:“等到刘威晨跑完,咱们的宣传局势就大不同了,到时候肯定有大把的人来就诊。”

    就诊的人多,对凌然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国内的大型三甲医院,都是不缺病人的。

    凌然就看着纪天禄,有些失望的问:“刘威晨吸引不到外国的病人是吗?”

    纪天禄愣了一下,笑道:“不管能不能吸引到吧,国内的病人也不会少啊,而且,咱们可以将目标放在运动员层面,很快也就扩展起来了。”

    一同来会诊的麻醉医生羡慕的道:“收入也不会比诊治国外病人少的。”

    “慢慢的,外国病人也会会增多的。”纪天禄猜得到凌然的心思,又道:“很多外地的运动员,操作模式与国外的病人也差不多,他们都有自己的运动医生,有队医之类的配置,在咱们医院做了手术再回去自己做复健什么的,都很正常。”

    凌然听的缓缓点头,微笑道:“我之后给刘威晨打个电话,再帮他看看片,确定一下伤情。”

    “刘威晨一定会很高兴的。”纪天禄嘴角抽动两下,再问:“那咱们现在会诊的这个南非运动员……戴蒙德的手术方案……”

    “正常做就行了。”凌然一点负担都没有的道:“没有什么特殊性可言。”

    纪天禄点点头,看着凌然离开,竟然感觉莫名的放心。